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1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马拉拉:日记记录塔利班统治下的生活

  • 发布时间:2014-10-15 08:56:02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如果一代人没有拿过笔,就会接受恐怖分子递来的枪支。”

  这句话出自一名年仅17岁的巴基斯坦少女马拉拉。2014年10月10日,她摘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桂冠,成为这个奖的最年轻得主。该奖项表彰其在维护妇女和儿童的教育权利上做出的卓越贡献。

  在1997年马拉拉出生之时,她的父亲、当地的社会活动家齐亚丁开办了几所学校,收留了超过1000名学生。对开办学校的原因,齐亚丁解释:“伊斯兰教教导我们,接受教育对男女来说都是必须的,这也是先知的教义。教育是光明,无知是黑暗,我们必须从黑暗走向光明。”父亲的坚定信念影响了马拉拉整个成长历程。她在学习的环境里长大,继承了父亲重视教育的理念。

  在父亲的鼓励下,马拉拉迅速因倡导女性受教权而成名。她组织成立马拉拉教育基金会,帮助斯瓦特地区的穷困女孩上学。父亲的勇气同样给马拉拉树立了榜样。塔利班组织在斯瓦特地区禁止女孩接受教育,攻击了上百所学校。身为斯瓦特国家和平委员会主席的齐亚丁,曾冒着死亡的威胁对抗塔利班,拒绝取消学校正常的教学。

  2009年,不到13岁的马拉拉开始为英国广播公司(BBC)乌尔都语网站撰写博客,以亲身经历记录塔利班统治下的生活,包括禁止女孩上学的政策以及恐怖活动等。那一年正是塔利班的势力横扫斯瓦特地区之时。马拉拉给这一系列日记起了一个笔名叫Gul Makai,普什图语中意指矢车菊,同时还是当地很多民间传说中女英雄的名字。

  由于公然反抗塔利班的政策,2012年10月,马拉拉在校车上遭塔利班武装分子枪击,头部中弹。幸运的是,在英国接受治疗后,马拉拉恢复良好。

  英国前首相布朗曾评价,马拉拉遇袭促成了一场巴基斯坦儿童运动,他们穿着印有“我是马拉拉”的T恤大胆主张他们的权利。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许多巴基斯坦年轻人已经看透了塔利班组织,这些人剥夺了数百万年轻男女受教育的权利。虽然马拉拉受重伤暂时沉默了,但还有上千个马拉拉不会甘于沉默”。

  2013年4月,马拉拉登上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并被选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100人;当年7月,联合国宣布将她的生日定为“马拉拉日”;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夫妇在白宫会见了马拉拉。

  马拉拉日记

  在2009年BBC的“Diary of a Pakistani schoolgirl”(巴基斯坦女学生的日记)专栏中,马拉拉在生活的点滴记录中,流露出一名12岁少女超越同龄人的、关于战争与和平的思考。

  1月3日 我感到害怕

  我昨晚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见军事直升机和塔利班。自从斯瓦特地区被军事控制之后,我一直在做这样的噩梦。吃完妈妈准备的早餐后,我出门去学校。

  塔利班颁布了法令禁止女孩上学,这让我很害怕。一路上,我听到一个男人在喊“我要杀了你”,惶恐着加快了步伐。有惊无险的是,他只是在讲电话,也许是在威胁电话那头的人。

  1月5日 禁止彩色

  我正准备穿着校服去上学,却突然想起校长告诉我们可以穿“正常的衣服”,于是我决定穿我最爱的粉红色连衣裙。那天,学校里的其他女孩也穿了彩色的衣服。然而在早晨集会的时候,我们被告知塔利班已经下令,禁止学生穿彩色衣服上学。

  1月14日 再也不能去上学了

  今天去学校的时候,我心情很不好。从明天开始就放寒假了,但校长只告诉了我们放假的消息,却没有告诉我们什么时候开学,以前都未有过这样的情况。我猜想,是塔利班已经下达命令,从明天开始禁止女孩上学。

  朋友们都不是很开心,因为她们也知道,如果塔利班真的下令取消女孩上学的权利,他们就再也不能到学校来了。我很乐观地相信,新学期一定会再开始的。但当我离开学校时,我回望了一下校园里的建筑,好像我不能再见到它似的。

  2月11日 恐怖直播

  今天一整天我都很惶恐,也很焦虑。我们出了一趟远门,家里就发生了盗窃,电视机被偷走了。这些事情在早些时候根本不会发生,但随着明戈拉(斯瓦特最大城市)的局势急剧恶化,盗窃也变得十分猖獗。

  Maulana Fazlullah(塔利班领袖)昨晚透过他的电台频道发表讲话,宣称最近有人袭击明戈拉的警察站,就像一个高压锅爆炸一样。他进一步称下次袭击可能会像大气锅爆炸,紧接着就会发生一场像邮轮爆炸般的袭击。

  深夜,我的父亲跟我们谈论了目前斯瓦特的局势。这些天我们不断使用诸如“军队”“塔利班”“火箭”“炮弹”“直升机”“死亡和伤亡”等词汇。

  2月16日 会重开吗?

  今天我很开心,因为政府和军方达成了一项和平的协议。今天的直升机也飞得很低,我的堂妹说,随着整体和平环境的到来,直升机终有一天也会完全降落的。

  下午,人们开始在街上散步。我的朋友看见我,跑过来拥抱我。她说她多么渴望能走出房间,因为她已经被关在房里好几个月了。我们满怀希望,好像女子学校也重新开学一样。

  3月4日 你还在听广播吗?

  今天我们老师问班里有多少女孩听广播,大部分人回答以前听但现在不听了。只有少数几个女孩说她们还会听广播。女孩们的观点是只有当广播传输终止了,斯瓦特才能恢复和平。那些直升机在我们学校低空盘旋着,女孩们向战士们大声召唤,他们也会挥手致意,但战士们现在似乎厌烦这一举动了。

  (本报综合)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