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6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洛阳:重回千年

  • 发布时间:2014-10-14 09:29:38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日前,备受关注的河南洛阳古城保护与整治项目传来消息:经过3年的酝酿和规划,该项目已进入实质性实施阶段。据项目相关负责人介绍,该项目共投资85亿元。官方期望,不久的将来,这个纯粹仿古的建筑群落将洛阳古城打造成集文化展示、文化创意、文化商业于一体的文化示范区。

  重建是好是坏

  据了解,洛阳古城是指以老城区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为主体的古城区域,洛阳古城于公元1217年(金朝兴定元年)在隋唐城遗址上兴建而成,沿用至今已800余年。现区域内尚存众多文物古迹,不可移动文物点64处,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7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6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8处,新发现未定级文物点33处,是迄今为止洛阳地表上唯一尚存的古代城池,也是洛阳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组成部分。

  西北大学一位不愿具名的古城规划李姓教授在接受中华工商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但就洛阳提出目标来看,还是对城市功能进行了较大的调整,那么于城市整体规划的匹配性就是需要首先考虑的问题——以洛阳城市的经济实力、产业类型规模、外向程度等来确定它的发展定位。该人士认为,这个街区首先必须能够服务于市民,进而才能导入旅游服务业,这样才不至于使目标成为一句虚妄的口号。

  “重建未必是坏事,某种意义上这是地方重视文化的一个反映。”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建设部副部长周干峙曾表示,“但我们希望是保护遗产,而不是一味恢复历史面貌。”他认为,恢复一座古城既非易事,亦无必要。

  周干峙说,在全世界900多处世界遗产中,中国只有43个。“900多个里有一半以上在欧洲,就此而言,我们还交代不过去。”但对于怎么保、保什么,仍是目前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而此次洛阳古城规划建设计划分期建设,实施范围为金业路以东,新街以西,中州东路以南,护城河以北,总占地面积1360亩,居住人口9000余户2万多居民。河南省政府门户网站2014年9月26日显示,洛阳老城区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这个堪称洛阳最大的“棚户区”,将全力打造成为千年古都的“现实之城”。目前,《洛阳市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已通过相关评审,项目已进入实质性推进阶段。

  与此同时,就在2014年9月26日同一天,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鲁建平等353人诉老城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纠纷案一审宣判。法院确认老城区人民政府2013年8月7日做出的《关于洛阳古城(老城区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整治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违法;责令洛阳市老城区人民政府针对资金不到位及没有经过相关部门审批的问题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

  法院经审理认为,老城区人民政府在做出被诉房屋征收决定前补偿安置资金没有足额到位;拆除历史建筑以外的建筑物、构筑物,没有洛阳市城乡规划局会同洛阳市文物主管部门的批准文件。上述行为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因此,被诉征收决定违法,应予撤销。

  拆迁古城或不止一个

  中国还有不少洛阳这样有着悠久历史的城市,也许借此来讨论一下那些历史文化街区的沦落更有意义。在李教授看来:“我们到了为错误的城市管理方式检讨的时候了,其中首要的就是城市房屋产权属性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不限于城市管理),有没有可能将历史建筑的产权归还于原有的物业主人(或其后代)?这可能对解决历史街区、历史建筑保护乃至复兴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2013年1月,因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不力,山东聊城、河北邯郸、湖北随州、安徽六安市寿县、河南鹤壁市浚县、湖南岳阳、广西柳州、云南大理8县市被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联合通报批评。

  山东聊城古城重建作为负面典型之一。在2012年6月召开的“纪念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设立30周年论坛”上,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痛批“拆真名城、建假古董”的行为,直接点名聊城,“成片历史街区被拆掉,统一建仿古建筑,一个设计图纸、一个时间建出来的”。

  “发展与保护”难题摆在面前

  “发展与保护”、“新与古”的冲突是各历史文化名城长期以来普遍面对的难题。随着城市发展,很多历史名城的新伤和旧痕都暴露了出来。

  古城作为生活区、工作区和景区三区合一的区域,老百姓的生活需求与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或多或少存在持续的矛盾,比如出于生活需要私自搭建水箱、违规建设、摆摊经营等,破坏了古城风貌。

  如何实现古城保护与改善民生共赢?在洛阳古城,2万多名居民搬离了世代生活的古城区。

  湖南民俗专家姜宗福认为,保护文化古城不是拆除重建,而是修旧如旧。老建筑、老居民、老风情是古城的文化“胎记”,缺一不可。同时,保护文化古城不是把古城迁空,而是要保留老居民。一些地方在古城开发中大量迁出居民,出现“人去城空”的问题。

  李教授坦言,回到洛阳古城项目本身,在技术和程序上有一些需要特别关心的问题。首先,洛阳这个老城区是否编制过《保护规划》呢?本次项目是否给予了《保护规划》充分的尊重呢?其次,洛阳市政府可否将该项目酝酿、动议、形成期间的历次会议纪要,规划编制阶段性成果,土地建设招投标过程等无保留地组织公示出来?算是开国内先河,也是对政府行政能力的一个展示——这要比对于方案成果的科学性讨论更有意义;第三,政府在未来如何更多地利用市场手段而不是行政措施来推动项目的进程?而不是简单地成立一个城投公司进行土地批租来兑现土地价值。

  “曲江模式”在洛阳行得通?

  尽管据洛阳官方的说法称,洛阳投巨资保护整治古城改善古城内的民生状况。可以看一下“曲江模式”。所谓“曲江模式”,得名于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投资模式。即以景区古迹为核心,在外围开发酒店、商业、文化、地产等相关产业,让景区带动其他收益的模式,简化总结便是“文化+旅游+城市”,这成了中国许多城市发展旅游经济的范本。

  “曲江模式”早已饱受诟病。2010年9月,有媒体曾刊文批评“曲江模式”,并发出警示:“在发展文化产业园区的大旗下,又一轮大规模破坏历史文化遗产的浪潮在推进,在这股愈演愈烈的浪潮背后,是终将祸及百姓的地产图谋。”

  某银行的信贷人士看来,这些包装着各种产业光鲜外衣的公司,本质作用不过是地方发展投融资平台另辟蹊径的分身。“虽然口号上都打着和谐发展,但操作上却多是急功近利,‘旅游搭台,经济唱戏’,这种模式下,旅游、文化产业难免就会沦为挂着羊头卖狗肉,成为商品经济与土地财政的附庸。”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