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01日 星期三

财经 > 产经 > 科技 > 正文

字号:  

iPhone6的中国式商机:诸多意外让贩苹果风险重重

  • 发布时间:2014-10-13 09:38:14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陈晶

  

  

  苹果每次的新品发布会后,都会迎来火爆的销售场景。伴随着火爆,寄生在这个产业链上的一个群体——黄牛引起业界广泛关注。

  不过,今年“黄牛”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国行将至让苹果“水货”大大跌价,曾被炒到过万元,到如今5000多元即可拿下。这对于活跃在中国香港和内地的“黄牛”来说,的确“伤”得不轻

  点上一根烟,泡上一壶茶,面对记者的采访,在上海百脑汇经营手机店的老板杨建东终于有了一些“喘息”的时间。

  刚过去的9月,是他一年中最为忙碌的时候。究竟有多忙?“一天只能睡3个小时,电话从早上打到第二天凌晨,每天只有吃早饭的时间。”说起这个问题,杨建东能举出无数个细节来证明。

  这一切忙碌,皆源于苹果公司发布的两款新iPhone产品——iPhone6和iPhone6 Plus。作为混迹手机市场多年的老手,他对于“贩卖”苹果已经驾轻就熟。但今年市场的诸多“意外”,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杨建东所说的“意外”,主要是指对苹果手机在不在中国内地首发、什么时候在中国内地发售的预测失误。

  国庆节前和国庆节期间,《国际金融报》记者与上海、江苏和深圳的多位黄牛或手机店老板交流时,“意外”出现,一方面是因为在美国苹果公司召开新品发布会前,中国三大运营商对iPhone6的空前营销给了市场“中国内地必在首发之列”的错觉,直到发布会召开,大多数人才得知中国内地并非首发地区,这让众多黄牛及手机商家重新燃起了贩卖iPhone6的激情。

  但另一方面,就当众人认为iPhone6内地上市遥遥无期之时,工信部却突然松口,放开对iPhone6产品入网许可等方面的限制,紧接着,三大运营商几乎同时宣布,将于10月17日开售苹果的新产品。这无疑给囤货谋差价的黄牛们泼了一盆冷水。

  分析人士认为,内地市场对iPhone的需求强劲,但却频频缺席首发之列,这一矛盾给了黄牛党获取高收益的可趁之机。不过,今年多变的市场以及国行的快速开售反而给国内iPhone6混乱的市场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同时也能够为疯狂的“贩苹果”运动敲上一记警钟。

  “贩苹果”

  几乎每年,苹果都会出一次新品。同样地,每次新品一出,就有商家主动变身黄牛,寻觅差价,赚取苹果还未正式到中国内地前的“第一桶金”。

  记者了解到,未发售前,iPhone6和iPhone6 Plus已经被炒至天价,前者的价格达到8000元起售,后者的价格达到15000元起售。

  “这就是利用了果粉的急切心理。”倒腾过iPhone4、iPhone5s和iPhone6的深圳“背包客”李明9月底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渐渐地,国内市场形成了倒腾苹果一整条完整、但又处处充满风险的产业链。”

  据李明介绍,他作为“背包客”,是倒腾苹果的第一个层级。“香港一共有3家苹果官方店,内地的水货基本是从那里流出来的。每年的这个时候,很多香港人也会在电脑上刷预约,购买成功后,一出店门,就会有人围过去争相出价收购。这些人中有些是来自本地的商铺,也有一些来自外地的黄牛党。通过转售,每台就能挣一两千元。而收集转售机型的香港本地商家和黄牛,每台至少赚500元。”

  李明就属于“来自外地的黄牛党”,主要就是在香港收集水货手机然后运回内地。

  “我主要会从香港地区那边直接大量购买。少数时候,也会添点资金,集中收购其他背包客的苹果产品。然后,再将我的产品每台加价数百元不等,卖给内地的大黄牛。”李明说,到达深圳市场之后,iPhone再经深圳商家之手,进入北、上、广、成都等大城市,商家再增一份利。

  对此,杨建东证实,货源主要来自香港,但也会有来自日本和美国等地的产品。“看消费者需求。一般而言,香港的产品最受欢迎。”他说,“对于背包客,我们会在原价基础上加价收购。具体价格要看行情,比如,前几天行情好,每台加价800元的都有。但行情不好的时候,甚至会低价甩卖。”

  在上海百脑汇拥有实体门店的杨建东就是李明口中的“大黄牛”。iPhone6和iPhone6 Plus刚出来的那几天,杨建东每天的生意非常好,出货非常快。“最多的一天,背包客送来多少,我就卖掉多少。”他说,每天至少要囤100台现货。

  苹果开发布会之后、iPhone6中国内地市场发售之前的这段时间,杨建东就已安排了人手在深圳华北强水货市场待命。华北强是全球手机采购心脏地带,是国内最大的手机交易市场之一。每年苹果发新品之际,都是华北强人气最旺的时候,届时,来自全国各地的手机店经营者们都会带着大量现金聚集于此,回收黄牛们从香港运回的新一代iPhone手机。

  不过,交流中,《国际金融报》记者得知,忙不过来的时候,杨建东就会选择“分销”,比如,加价再卖给下一级黄牛。

  “如果交情好,可以少加一点。但总体来说,仍是看市场的稀缺程度。当很稀缺的时候,有些人就会乱开价。”杨建东说,这就是为什么9月中旬的时候一台iPhone6 Plus会卖到1.5万元。

  在杨建东手里拿货去三四线城市卖的王月就是杨建东口中的“下一级黄牛”。“我们本身的货源就是从大黄牛处购买。当然,我自己也可以发展再下一级黄牛。”她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但多发展几个层级,意味着利润的减少,加价空间的缩水。”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本万利的买卖,我都是接到单子再去拿货。有时候,只要在微信朋友圈里吆喝一下,立马就有生意了。”短短20天,王月赚足了5台iPhone6的钱。

  “每次苹果新机上市,都会引发国内黄牛抢购潮,甚至在全球范围内,都可以看到中国黄牛全球扫货的壮观景象,究其根本还是供需不平衡导致,一旦国行上市,水货市场就会开始萎靡。”杨建东说。

  “时间差”

  看似一本万利的买卖在今年变得风险重重。

  有微博网友曝光了两张朋友圈的截图,称“由于iPhone 6产能过剩,供大于求,深圳、香港的黄牛全部哭了,要破产。”截图显示,有黄牛24台亏了12万元,还有3天亏了50万元的。此外,还有媒体报道称,有黄牛因囤iPhone6巨亏跳楼轻生。

  交流中,就连杨建东和王月都承认,今年没亏算是“很幸运了”。

  “关键的信息总是来得很突然。”杨建东说。

  先是中国内地不首发出人意料。早在苹果召开发布会之前,国内三大运营商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就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角逐,除了规模空前的营销之外,甚至还在网上营业厅开设了支持iPhone 6预约的页面。此外,苹果公司CEO库克也曾多次来华,再加上苹果的发布会也首次启用了中文同声传译,这些信息均让人产生了“中国内地必在首发之列”的错觉。

  “但在发布会上,大家才知道,中国内地不在首发之列,何时才能发售不得而知。”杨建东说,于是黄牛们都立刻行动起来,水货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

  据了解,中国缺席了头两轮苹果的销售,主要原因在于没有获得中国工信部的入网许可。在审查入网申请期间,有媒体报道苹果iOS系统的3个后台服务程序存在泄露个人隐私风险,有被恶意利用的可能性。工信部对此高度重视,委托国内信息安全权威检测机构对iOS系统进行了严格的安全性检测,检测表明3个后台服务程序存在被利用的可能性。对此,工信部约谈了苹果公司,提出了相关安全管理要求。而这拖慢了苹果在中国内地开售的进程。

  尽管上市时间没有确定,关于各种小道消息却时不时地出现。“消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比如,一有消息说,中国内地快有iPhone6新品发售了。那么,第二天的价格就会大幅下跌。但官方辟谣了之后,第二天价格又会回涨。”杨建东表示。

  与此同时,就连一些在杨建东和小李等看来无关紧要的技术问题,也可能影响到市场购买苹果产品的心态,进而影响价格。

  比如,《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稍早前,在一些论坛,有人发帖称,iPhone 5S发表时,德国柏林安全研究实验室便透过假指纹膜通过iPhone 5S的解锁功能。如今,该实验室再度在iPhone 6上如法炮制,“结果发现假指纹膜依旧可以通过苹果解锁功能”。据了解,苹果自iPhone 5S以来,为手机增加了TouchID指纹解锁功能。

  “目前TouchID API已开放,并表示第三方应用程式也将能取用TouchID来进行验证,再加上10月份即将在美国地区起跑的Apply Pay业务,以上可透过假指纹解锁TouchID的测试,令使用者担心。”分析称。

  此外,在苹果新品发售后,社交媒体上流传了大量用户改变iPhone 6 Plus形状的视频,有关iPhone 6 Plus弯曲的消息也让一些消费者产生顾虑。

  “这些因素都或多或少影响了果粉们购买苹果新品的心态。”李明坦言。

  当然,黄牛们最不想听到、影响最大的还是国行上市的消息。但这只靴子终究还是来了,其速度之快让人措手不及。

  10月1日,工信部电信管理局罕见地在官网上专门发表了为iPhone 6发放进网许可的公告。而此前,iPhone 6已经获得3C认证、无线电核准证,三证具备意味着iPhone 6及iPhone 6 Plus可以在中国大陆合法销售。

  随后,苹果公司也宣布,iPhone 6及iPhone 6 Plus将于10月17日在中国内地正式上市,其中iPhone 6售价分别5288元、6088元、6888元,iPhone 6 Plus售价分别为6088元、6888元、7788元。

  “虽然有心理预期,但真的没想到那么快。”杨建东说,不少黄牛为了赶在正式发布前将囤积的水货兜售出去,开始降价促销。

  “国行宣布上市后,水货价格就一直在以每天300元至500元不等的速度下跌。现在,我们的水货价格正接近底价。”王月说。

  记者了解到,目前,iPhone 6的起售价已经跌至5000元左右,而iPhone 6 Plus则从高价时的1.5万元直降至6300元左右,降幅近六成。

  “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能盈利,秘诀只能是快进快出,迅速处理掉手中的货源。”王月说,“但一旦你决定囤货,那么,大幅亏损,只能由你自己来承担了。”

   谁最得利

  “国行开售对于目前国内iPhone6混乱的市场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易观国际分析师徐昊认为,“首先,黄牛党们势必在最后一轮销售机会中选择降价处理,使得价格进一步回归到正常水平。但要强调的是,这不代表水货数量的减少,因为某些地区的苹果裸机售价仍有可能低于内地市场。”

  对此,杨建东证实,“暂时我这边不会再进货源。但就长期看,由于汇率等因素的存在,中国香港地区和美国的产品还是比中国内地便宜些,等过几天价格稳定了,我可能还会再进一些货源。与之前不同,这就属于薄利多销一类的了。”

  李明也表示,不会再那么大批量地采购或售卖iPhone6了。“不是因为价格问题,更因为风险。万一海关查扣下来,等于血本无归。”李明坦言,“在热卖期间,他的一位朋友就被查扣,结果只能自己承担责任。”

  国行iPhone6得以发售,苦了黄牛,乐坏了运营商。

  据悉,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已宣布将于10月17日在全国正式发售iPhone6和iPhone6 Plus,目前正在开展相关准备工作。不止是三大运营商,目前,一些拿到号段的虚拟运营商同样在借助苹果,大打广告牌,并意图从苹果的产业链中“分羹”。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除了通过官网以及三大运营商网站预订新款iPhone外,目前,在京东商城、苏宁互联、蜗牛移动等互联网平台也能预订苹果的新产品。相较于传统的运营商,为了更多地吸引客户,他们开出的优惠条件还不少。

  比如,10月9日,首个开启iPhone6预订的虚拟运营商蜗牛移动,对外宣布了iPhone6合约计划,“包括适用于常规通信用户的合约计划,及为游戏用户量身打造的购机方案”。据蜗牛移动介绍,“两类合约计划均不绑定套餐。”

  此外,蜗牛移动还用“在蜗牛移动渠道上购买iPhone6的用户,预存2000元蜗牛移动游戏点券,即可获赠一部蜗牛游戏手机”的优惠来吸引用户。

  徐昊认为,基于电信运营商此前已与苹果有了相关合作,iPhone6行货上市对运营商将形成利好,“有助于他们进一步推行自己的业务,特别是中国移动利用自己的4G优势,有望在iPhone6上市初期快速提升自身的市场份额”。

  “国行上市,获利最大的还是苹果公司本身。”徐昊表示。从全球市场来看,iPhone6在中国内地开售对于苹果的业绩将有很好的增色效果。因为中国内地地区一直是苹果产品的主要销售地,特别是手机产品。

  水货的畅销也从反面证明了内地市场强大的需求量。一位海外机构的研究院此前甚至预计,中国政府批准iPhone 6在内地销售前,将有500万部iPhone 6以“走私的方式”进入中国。事实上,9月10日至9月24日,深圳海关罚没了2000多部走私的iPhone 6;9月25日,上海浦东边检一天就查获了453台iPhone 6。

  中金公司预计,新品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后,销售动能短期将快速上升。

  平安证券研究推断,未来全球其他20多个国家和地区以及中国大陆市场的正式发售将会为iPhone6的销量提供持续的增长动力,尤其是下半年西方的圣诞节和中国的春节都是传统的消费电子产品的销售旺季,有望迎来另一个iPhone6的销售高潮,将使得相关厂商获得更多的订单,从而直接使得厂商业绩受益。

  “不得不感慨,苹果文化改变了中国人的手机消费习惯。同时,这也催生了一整套完整的黄牛产业链。”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感叹, 但不管黄牛怎么倒腾,消费者怎么期待,最终的受益者实际上还是苹果。“简而言之,苹果公司既赚了钱,又制造了眼球,吸引了话题,增加了曝光率”。

  上述人士认为,相比安卓手机里弹广告、内置恶意软件和病毒扣费等各种乱象,苹果iOS系统的优势正在进一步彰显,这使得高端市场更认可苹果的品牌。“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虽然iPhone 6在工艺设计被吐槽,但目前iPhone 6依然被大众热捧,而这些也是驱使中国黄牛厮杀海外商业市场的因素。”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