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5月23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又到秋收秋种时

  • 发布时间:2014-09-25 17:26:22  来源:中国财经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眼下,又是北方的秋忙季节,收秋虽没有初夏麦收时龙口夺食时那样的紧张,却是农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环,因为没有深秋时的播种,就没有来年的麦收。虽然随着现代化农业时代的到来,农民们的体力耕作已大大减轻,但少年时代紧张的秋忙时节,仍然让人怀念。

  农历八月十五前后,随着玉米、花生、黄豆、芝麻等秋作物的相继成熟,秋收也渐渐拉开了序幕,家乡的秋作物主要是玉米,掰玉米对于我来说,不像割麦子那样弯腰躬背受着太阳毒辣的炙烤和针尖一样的麦芒刺疼,穿行在青纱帐中,“喀嚓”一声脆响,一只老玉米,就溜入手中,痛快淋漓,还可以从玉米秆中找出糖分高的当甘蔗吃,我们美其名曰“甜甜秆”,吃得不亦乐乎。偶尔发现嫩玉米,到家里或煮或烤就成了美味佳肴。晚上在剥玉米皮时,还可以煮上一锅新鲜的大枣或刚从蔓上摘下带壳的花生,听着收音机里的长篇连载小说,别有一番情趣。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剥玉米皮可是一个技术活,最外边一层是老皮要剥掉,紧挨的皮要撕下两个保存下来,蒸馒头时垫在竹蒸笼底层,馒头底部不受水蚀,既实用又环保,内边的皮还要留下两到三个竖起来,拧玉米串时扭结用,拧玉米串,这可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水平高的拧的又长又紧,放在木架上,慢慢晾晒。遗憾的是,拧串的技术我始终没能掌握。

  秋收的战线拉得很长,一个月的时间常常还显紧张,各种作物要及时收割,淅淅沥沥的秋雨,还不时添乱,下起来没完没了。各种秋作物中玉米最是麻烦,先要集中时间掰下玉米穗,然后再用镰刀割下玉米秆,最后再用镢头砍掉玉米根,玉米除了主根外,还有很多须根,在地里扎得很深,如果不清除干净的话,耕地就难以进行,用有耧播种麦子时也受影响。砍玉米根是大力气活,镢头老高地抡下,有时遇到长得粗点的玉米根要转着圈好几下才能砍掉,然后还要几镢头下去把根上的土块敲下来,在这期间,要向地里不断地拉粪,穿插收割其他的农作物,等玉米秆、玉米根都晒干了,还要把这些东西拉回家去,玉米秆闲时要用铡刀铡碎拌上土一块沤肥,玉米根则当柴火烧饭。

  国庆节前后,是农民最忙的时候。经过近半个月的收获,地逐渐腾干净了,就拉粪。我们全家六亩地,用架子车大约要拉五六十车,因为地远,且全靠人力,一晌时间连装卸和路途时间只能拉三趟,这又要用去10多天的时间,都准备好了,就着手耕作。

  用人工来耕地,我最不愿意干的,总觉得早在2000多年前的汉代,国人就开始用牛耕地,现代社会里还用这种原始的耕作方式,这让我有些不屑于这类农活。但父亲自有他的主张,通过深耕,土壤的肥力能较好地吸收,能高产。那时最羡慕的是别人能用牛或拖拉机耕作,但条件是要花钱。

  为了节省开支,父亲动员全家齐上阵,六亩地全部用铁锨挖,我们一家六口人每人一张锨,总是伴着星星月亮去干活,半夜里我从酣梦中被母亲叫醒,迷糊中跟着大人一块去下地。当我们到地里时,父亲已提前一两个小时,匀好粪,撒好肥料,我们只管挖就行。哥哥力气大,一锨能挖半尺厚,我则挖10公分还觉得吃力。天刚亮,在别人开始出晌时,我们半块地(约一亩),已经挖完了,父亲则骑着自行车到邻村的早餐市场为我们买油条,这是我干活唯一的快乐。简单的早餐后,我们继续挖地,父亲则开始用耙子整地、打畦,这一又是一项技术活,做不好的,浇地时水会窜到别人地里,自己的地却很难浇到头。

  近10天的时间,我家的几张锨被土壤蹭得锃明瓦亮的,像出鞘的剑,也成了邻居们最爱借的家具。地耕作好后,在墒情好的时候,几家合耟着用耧把麦子种了,整个秋忙就算结束了。

  后来,能用上舅父家的牛犁地,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劳动强度,再后来,我们家也开始养牛,但一头小牛养到能犁地时,往往要两三年,而训牛的过程,却相当的不易,牛犊子性子野,有时脱缰后,半天都追不回,好几次,母亲在训牛的过程都遇到险情,幸好没有发生大事。

  现在,我们村的农民长期外出务工,农忙时赶回来,机械化耕作,连种带收,不到一周全部完成,省力又高效,日子过得让我们上班一族很是羡慕。如今,母亲已过早辞世,我也脱离这种繁重劳动20多年,但回想有父母呵护的一家人虽苦却甜,其乐融融的那段经历,仍让人回味与怀念。

  (作者单位:河南省灵宝市财政局)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