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5月22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黑车司机眼中的黑车管理

  • 发布时间:2014-09-02 08:57:01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近期,花季少女遭黑车司机伤害甚至杀害的恶性案件频频见诸报端,在引起社会公愤的同时,也把“黑车治理”这一全国性的老大难问题推向了风口浪尖。一方面,黑车的存在因需求而有其合理性,另一方面,其安全隐患又让其“非法性”凸显。日前,记者走近北京黑车司机,探寻黑车真实面目。

  “打车难”滋生黑车

  记者在北京采访期间有一个很深的体会,想要招停一辆出租车真的很难,但坐上一辆黑车则不用费太多时间。

  “据估计,北京的黑车数量高达10万辆。”北京市租赁行业协会副会长范永耀说。目前,北京市的出租车数量约6.5万辆。据北京市“十二五”交通规划,出租车总量继续控制在6.66万辆以内。

  “除了火车站、郊区,市区的黑车数量最多。”记者在采访一位黑车司机时了解到,尽管监管部门对黑车的打击很严,但具体到执法方面,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光靠出租车、公交、地铁系统,北京早就乱了套了。”在北京大兴区驻点的黑车司机小袁告诉记者,而且,北京的出租车与黑车有一定默契。“乘客坐出租车到郊区,出租车大部分将乘客载到五环外的一个点,在那里有很多黑车在等着,再将乘客送到郊区。”出租车司机不想跑郊区,原因是回程很可能是空载,不划算。

  小袁认为,黑车有自身存在的“必要”,比如现在北京的人口多,外地车进京受限,买车摇号、开车限号,出租车数量不足,而且像大兴这样的郊区,出租车根本不愿意进出等等。此外,相对于摩的、电动车,黑车的安全性要高得多。所以,用滴滴、快的叫车的,大兴等郊区是没有出租车愿去的,黑车就填补了这一块的空白。

  黑车司机多愿“洗白”

  小袁家在离北京1100公里外的河南南阳,三四年前,他放弃了每个月3000多块钱的装修工一职,专心开起了黑车。

  现在,他每天早上六点多出车,晚上八九点回家,平均一天能接100多块钱的活,扣除油钱每个月也能挣3000多,跟当装修工的收入差不多,但是没有那么辛苦,自由的时间也多了一些。

  小袁的孩子、媳妇都在北京,每个月两三千块钱根本不够花。现在他们在大兴的农村租了一间简陋的平房,一个月200多的租金租。“出租车不让外地人开,要是让的话,我早就去开出租车了。”小袁有点无奈地说,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比他们要高得多,一般出租车司机一个月能挣五六千,高的有七八千。但是,在北京开出租车必须要有北京户口。

  “说真的,我也不想开黑车,谁也不想整天提心吊胆的。说不定哪天北京真下决心整治黑车,那时我们就赔不起了。”他说,要是被抓住的话,最起码要交一万多块钱,才能把车给捞出来。要是交通委能给他们发个牌照,只要每个月的“份子钱”不太苛刻,他愿意出人、出车,也愿意接受监管。

  用互联网约租平台管理黑车

  尽管黑车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不容忽视的是安全隐患。与正规营运车辆相比,“黑车”主要存在四大潜在危害:一是严重影响道路交通秩序和安全;二是车辆安全性能得不到保障;三是乘客人身安全难以得到保障;四是乘客合法权益没有保障等。

  在“合理性”和“非法性”的矛盾面前,互联网约租车模式的推广,或是解决治理“黑车”顽疾的新思路。

  今年“两会”的媒体沟通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李书福称自己是打“黑车”参会的,也抱怨起了北京的“打车难”。他在“两会”提案中建议,放开出租车数量管控,建立市场准入标准,允许符合标准的“黑车”司机加入出租车运营,让出租车企业在市场的竞争中逐渐优胜劣汰。

  而业内人士呼吁,除此之外,允许符合标准的“黑车”司机加入“约租车”运营,将黑车和黑司机在合法租赁公司和劳务公司备案,并用互联网约租车平台进行统筹管理,不失为一种新的思路。该人士建议,效仿美国纽约出租车和约租车服务并行的模式,通过备案的“黑车”约租车作为补充,让市场需求得到满足,消除黑车市场监管空白。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