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24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浅议崔子范的写意花鸟画

  • 发布时间:2014-09-01 14:34:08  来源:山东商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在当今中国画坛,崔子范先生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写意绘画大家。他的花鸟画有深厚的传统功力,有热烈、饱满的感情,有动人的生活情趣,有强烈的时代气息,有鲜明的个性面貌。他的作品气势大而有精神内涵,语言简练而含意深刻。他在立足于生活、扎根于传统、关注现实的基础上追求的雅俗共赏的审美趣味,在当今中国画坛表现出特立独行的品格。

  崔子范(1915-2011),山东省莱阳县(现山东省莱西市)人,学名崔尚治,读中学时更名崔子范。1935年20岁时,他有幸结识兖州一家乡村师范美术教师小写意花鸟画家张子莲先生,这位毕业于上海美专、又曾受过吴昌硕教诲的画家,可以说是崔子范的启蒙老师。正是从他那里,崔子范最早领略到传统花鸟画的奥妙。但崔子范走上艺途的道路并不一帆风顺,1937年在国家危难的关头,他奔赴延安参加革命,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和延安高级党校学习,开始了他漫长的革命生涯和担负行政工作的经历。其间,曾先后担任山东省胶东区南海专员公署副专员、北京医院政委、国务院城市建设部勘察测量局局长等职务。在战争年代和担负繁重的行政工作期间,他虽无暇动笔作画,但仍心仪丹青,他或抽闲观摩古画,或在心中作画。此外,战争生涯和革命工作经历,使他广泛接触了社会和群众,积累了丰富的人生经验,这对他认识历史和社会、体验人生、理解艺术的真谛均有莫大的帮助。进入北京后,崔子范稍有宽裕时间就兼顾绘画和接触画界人士。

  1951年秋,他经知名裱画师傅刘金涛先生介绍,拜见了年届87岁的齐白石老先生。这次与齐白石的见面,是他一生艺术路程中的重要事件,促使他决心献身绘画事业,并坚持自己的创作个性。因为在崔子范的写意风格尚未成熟、对自己未来的艺术道路尚缺乏足够的信心时,白石老人叮嘱他说:“你的画不错,是真大写意,一定要画下去。”白石大师对他的绘画作品的指点和鼓励,使崔子范终身难忘。每当他的绘画作风受到别人非议时,白石老人的话便在他耳边响起,从而满怀信心地继续自己的探索之路。

  1956年,崔子范被任命为北京中国画院(今北京画院)副院长,他感受到“归队”的喜悦。虽然仍担负院里的行政工作,但毕竟可以开始认真钻研他心爱的花鸟画创作了。崔子范的创作开始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是在文革之后。为庆贺祸国殃民的“四人帮”垮台,他用淡墨画了一大竹篓,下方用浓墨涂抹出四只横行的螃蟹,题诗为“小园花色尽堪夸,今岁端阳得在家。却笑老夫无处躲,人皆寻我画蛤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1977年,美术界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迎春画展。他创作的《枯木逢春》和《松柏长青》参加展出,用自己的画笔写出当时中国人民从劫难中获得新生的喜悦之情,表达他对祖国光辉前程的衷心祝福。美术界的有识之士在崔子范的作品中,看到了一位在笔墨、章法、立意和境界上均有杰出表现的艺术革新家。大概也正是这些不凡的表现,使一些习惯于墨守成规的人们产生疑问:大写意花鸟能有这样的画法?面对赞扬和批评,崔子范心态平和,从容对待。他对自己的审美理想和艺术追求毫不动摇,这当中既有齐白石老人对他艺术语言肯定的影响,更与他从艺术创作中获得的经验和体悟密切相关。崔子范在艰苦艺术实践的同时,深入研究画法、画理,思考和领悟绘画规律和大写意花鸟画的创作原理。他认识到,绘画创作有法可循,“法”是前人经验的总结,掌握了“法”方能入门,但前人之法只能给后人以启发,不是终极目标。只有从有法步入无法,在无法中创造符合艺术规律的新法,才是真正的艺术创新之路。崔子范的花鸟画艺术,从齐白石、朱屺瞻直追八大、青藤,广泛学习各家之长,但绝不重复前人。他牢记齐白石“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的名言。由于有这样的认识,他把批评变成激励自己前进的动力。他写下这样的诗句以自勉:“蹉跎岁月六十年,虚度时光汗满颜。肖今仍有凌云志,不攀高峰心不甘。”

  从那时起,崔子范确实在一步一步地攀登艺术高峰。他开始自觉地关注绘画形式语言的美感,深知缺乏笔墨和意境的国画,是没有任何艺术感染力的。这期间,他更精心钻研中国画的用笔用墨,体悟文人画的写意精神。他努力在自己的艺术语言中传达社会意义和人文情怀。他对疮痍满目旧中国的回忆,他们一家人在旧社会的悲惨遭遇,革命年代难忘的艰苦生活,新中国成立后国家蓬勃发展的景象,文革期间的灾难,改革开放新时期欣欣向荣的新气象……在他心中交织成一幅幅人生图画,成为他宝贵的精神财富,激起他作为艺术家的高度社会责任感和崇高使命感。他的许多作品都是从这些生活经历的体会中引发和提炼而成的:其中有为纪念他敬重的革命领袖毛泽东和周恩来而创作的《松柏长青》;有以一排排挺拔的红高梁象征革命时期人民用来掩护自己的“青纱帐”的《艰苦岁月》;有为纪念抗日战争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五十周年而创作的《芦塘枪声》。在《芦塘枪声》画面上被枪声惊起的野鸭,表现了画家对战争年代家中八口亲人被反动派杀害的控诉;而《六合同春》中相互盼顾、齐头并进的仙鹤,则表达了他对社会和谐、人民团结的赞美。这些作品中含蓄而富有激情的艺术语言,在美术界引起广泛反响。1986年,他在中国画研究院举办了大型个展,吴作人、李可染、叶浅予、何海霞、张仃等有很高造诣的大艺术家对他的探索成果给予高度评价。他们十分赞赏崔子范对生活真挚的爱和对艺术的真诚,感佩他的创新胆识和勇气。

  崔子范善于继承传统花鸟画的写意精神,大胆从民间艺术中吸收夸张的造型和亮丽的色彩,从生活中发掘和提炼美感,在表现手法上敢于突破程式,用粗犷有力的线和大的块面,组合成有构成意味的画面。艺术语言单纯、整体,释放出强烈的视觉感染力,是崔子范花鸟画的显著特色。他认为,我们生活在快节奏的时代,画风、笔墨、色彩应该强烈些,才能表现时代的精神和适应人们的审美需求。他用粗实有力的笔线和浓墨浓彩突出他表现的物象,予人以鲜明的视觉效果。他颇有创意地解决墨与色的有机融合,有时以墨为主,辅以鲜艳的色彩;有时色彩占主要位置,用墨色相衬。在色彩关系上,他敢于用对比色,由于处理得当,画面显得生动活泼、富有生气和装饰感。1994年他将自己的精品122件捐赠中国美术馆,受到国家文化部的嘉奖。同年,崔子范艺术馆在山东省青岛市落成,这里成为永久陈列他的主要作品和他所收藏的历代名家珍品的场所。

  对自己的艺术成就,崔子范始终保持着平常的心态。正当他的名声享誉画坛之际,他逐渐远离喧闹的北京,避开各种繁杂的应酬,长期居住在他热爱的故乡莱西,潜心进行艺术创作。2004年,他回顾这段生活时写道:“重返故乡二十年,狠抓创作未偷闲。而今仍恨无高艺,还需师学朱屺瞻。”这段期间,崔子范的艺术出现了新的面貌,在题材内容上他多取故乡的花鸟草木,寄托他深厚的乡情。在绘画语言上,他更加自由随意、粗犷质朴、天真稚拙,更舒畅淋漓地写自己的心性和理想,这见于他的作品《鱼乐人更乐》、《稻谷年丰鱼鸭贱》、《春来冬去渡时光》、《北国初春》、《三秋佳色》、《山乡秋收忙》、《枫林晚》等。与此同时,他仍十分关心国家的伟大变革进程,他的作品如《满堂红》、《和平盛世民富国强》、《寥廓江天万里霜》、《大千世界》等,都是他有感于国家大事,抒发内心激情和乐观主义胸怀的佳作。

  崔子范的大写意花鸟画丰富了我国现代中国画艺术的宝库,他的探索和革新精神对同时代和未来艺术家们都有启示意义。邵大箴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