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2月28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安倍经济学”难以拯救

  • 发布时间:2014-08-18 09:50:00  来源:国际商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8月13日,日本内阁府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日本经通胀调整后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相较上一季度萎缩1.7%,折算成年率萎缩6.8%,时隔9个季度以来再次出现负增长。日本经济遭遇自2011年3月11日大地震以来的最大降幅。

  与此同时,日本的出口也陷入颓势。今年1~6月,日本商品贸易逆差额达到7.5984万亿日元(约合683亿美元),为该国半年期贸易逆差额之最。6月成为日本持续贸易逆差的第24个月。

  自2011年沦为贸易逆差国以后,日本贸易逆差额就节节攀升。2011年贸易逆差为4.4万亿日元;2012年增长了近1倍,达8.1万亿日元;2013年猛增至13.7万亿日元。有预测认为今年或可达14万亿日元以上。

  一系列数据似乎揭示着“安倍经济学”所发出的第三支箭正带来连锁的负面效果,曾画出“大饼”的安倍经济学已难充饥。

  贸易逆差难改

  造成日本贸易逆差的原因有多种,其中出口下滑是一方面。

  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商务部研究院亚洲非洲研究部主任、研究员徐长文指出,不少日本企业在海外投资建厂,削弱了日元贬值带来的效果。而日本的大部分原料和零部件都需要进口,这令日本的中小企业压力沉重,减弱了其生产意愿。

  据计算,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台前的5年中,日元升值34%。为了削减成本和工资,制造业纷纷转移至海外,导致国内需求不振,通胀水平持续下降。彼时,日本国内通缩已维持了超过10年。

  目前,安倍仍在极力将汽车、电子等日企推向海外,这些汽车厂商等企业也已在海外构筑起从生产到销售的营利模式,而这部分并不算在日本的海外出口统计中。

  日本财务省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出口同比下降2.0%,而预期为增长1%。在过去的7个月中,日本的出口6次不及预期。

  另一方面,则非高额的能源进口莫属了。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助理张季风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日本的能源、资源进口额约占日本进口额的3成,而能源进口增多所带来的赤字占日本贸易赤字的1/3。

  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导致核电站停运以来,日本超过90%的能源需求依靠进口。受此影响,今年上半年日本进口额同比大幅增长10%,至42.6万亿日元。其中,液化天然气进口额同比大增11.6%,原油进口额同比增长5.1%。

  安倍经济学失灵

  安倍上台之时面临的最严峻的课题就是如何解决通缩和日元升值问题,为此,他提出“安倍经济学”,即通过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为经济注入活力,然后逐步让企业带动经济增长。

  在推行之初,“安倍经济学”确实令日本经济颇有起色,但却并未如预期般促进出口。货币贬值和消费税上调导致食品、能源、电力等成本大增,在挤压了家庭收入的同时也抑制了消费能力,安倍经济学正陷入困境。

  徐长文认为,安倍经济学要想继续推进有难度。早在去年年底,日元贬值所带来的效用就已经遇顶。通过进口并不能从根本上降低成本,进而也不能改善企业的生产业绩、提高工资并带动消费。徐长文指出,解决提高消费税所带来的负面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提高薪水,安倍也呼吁日本企业加薪。但实际上,不仅企业不买账,即使提高薪酬,人们的购买意愿也在下降。

  张季风指出,缩小贸易逆差,需要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是减少能源进口,对于日本来说就是重启核电站,但这还需要征求当地政府和人民的意见,即使启动也是在秋季”。另一方面就是扩大出口,“现在看来,这个机会不大。毕竟现在整个世界经济仍表现低迷”。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核能安全监管机构于今年7月公布了一项审查书草案,认定九州电力公司川内核电站的安全措施符合核电站安全新标准,这意味着在履行其余审查手续,征得地方政府同意,并对其设备进行检查后,今年10月以后有望重启。

  消费税魔咒难解

  日本第二季度消费税表现“脱轨”似乎并不太出人意料,究其原因就是4月份开始的提高消费税导致的。

  人们通常都会将日本这次上调消费税和1997年的那次做对比。彼时,消费税率从3%上调到5%,导致的后果就是国内生产总值年化率萎缩3.6%。

  这次则直接导致日本的消费支出和投资双双下滑,甚至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的骤降。原本为了解决背负的沉重债务而实施的上调消费税,实际上也只是让数字稍稍好看一点,而对于日本高额的债务来说可谓杯水车薪。

  早在今年年初,日本财务省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政府2013年底未偿债务余额达1017万亿日元,创下纪录高位。

  在7月25日举行的经济财政咨询会议上,日本政府发布的估算数据显示,2020年度中央和地方政府财政赤字将达到11万亿日元。日本共同社报道称,虽然税收增加等因素使得赤字规模比2014年1月估算时减少约9000亿日元,但仍难以达成2020年度摆脱赤字的目标。

  在当天的内阁会议上,日本政府提出了2015年度使财政赤字减至2010年度的一半及2020年度摆脱赤字的目标。但同期提出的中长期财政估算数据显示,即便2015年10月消费税率升至10%,2020年度也会出现巨额赤字。

  别忘了安倍还有消费税上调的第二步:如果进行顺利,日本将在2015年10月前完成消费税上调到10%的目标。

  但是这一目标能否实现仍未可知。支持率不断下滑表明安倍政府或许正在失去选民的信任,再次实施消费税上调的关键在于:他能否安然挺过2015年春天举行的地方大选和同年9月举行的自民党新任总裁选举。

  然而,如果不如期上调消费税,日本则会使全球投资者失去信心,因为如果提高消费税计划被搁置,可能会促使国债利率提升,削弱日本的偿债能力。

  尽管全球都在为日本经济着急,但日本政府和央行仍很“乐观”。他们认为,在一季度经济年化水平大增6.7%后,二季度的临时性萎缩早在意料之中。

  这或许正是安倍身陷两难境地,却仍不急不躁地推行其遏华战略的原因之一。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