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内涝,为何成城市之痛?

  • 发布时间:2014-08-05 06:34:55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报记者 熊筱伟

  “欢迎来四川‘看海’!”7月8日,网友康桥柔波的帖子一发出来,就得到大量跟帖。

  入夏以来,达州、广汉、眉山、内江……大小城市防洪排涝窘境立显。

  内涝,全国性的城市问题。渠县年年防洪抗涝,却始终面对洪水肆虐、江水倒灌和暴雨引发城市内涝的压力。记者近日走进渠县县城,调查其内涝之痛,从中探寻城市内涝“病因”。

  A

  年年内涝 改造排水管网不能根治

  7月1日上午10点,渠县营渠路397号。看得出来,李强有些烦躁。和记者短短10分钟的交谈中,他先后3次侧身,瞄着门外。

  让这位副食店伙计坐立不安的,正是外面哗啦作响的雨声。“天气预报说今天小到中雨,但看这个样子,可能要下大(雨)喔!”李强说,如果转成暴雨,他就得在40分钟以内,搬走满屋的东西。这样的沿江临街铺面,积水很快会汹涌而入。

  积水会淹多高?“一年几次,至少要漫过(门口)两阶楼梯!”李强想了想,手抬起来,指着天花板,“2011年,水淹到了2楼。”

  根据渠县市政工程建设管理所记录,至少从2008年以后,旧城区年年局部内涝。2010年、2011年、2012年,连续因洪水漫过江堤倒灌淹城。

  在排水防涝体系未完全建立前,仅靠建设改造排水管网,并不能根治内涝。今年4月,该县住建局按照全省统一部署,组织编制了《渠县城市排水(雨水)防涝综合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根据该规划说明书,目前旧城区面积约1050公顷,其中约15.6%,即165公顷属内涝中、高风险区。“在暴雨时,内涝风险区极易出现交通阻断、小车无法通行等情况。”该规划编制项目负责人、国家注册规划师邓文川解释。

  B

  标准偏低 设计依据没有及时更新

  北高南低,从北大街向南,都是下坡。走到头,就是城内最繁华、同时内涝最严重的街道之一——后溪路。“就像碗底,四周雨水都往这儿流。”渠县市政工程建设管理所副所长奉志达坦言。

  城市排水管网改造后,为何依旧内涝频发?该所副所长宋渠波认为,除规划原因外,这和建设资金不足,导致地下排水管网为“低配版”密不可分。“设计就(防)一年一遇(的暴雨),遇到特大暴雨,怎么会不堵?”

  《规划》显示,排水管网49.1%的设计暴雨重现期小于“一年一遇”。

  管网“低配”,并非个案。我国2006年城镇排水设施建设标准《室外排水设计规范》要求,城市一般地区排水设施的设计暴雨重现期为0.5年至3年,重要地区为3至5年。“在政策许可范围内,按标准下限建设,这是西部地区的普遍做法。”业内专家坦言。

  “低配”的排水管网,却要面对更多的极端暴雨天气。渠县气象局业务股股长陈永泉介绍,“近10年来,渠县无论年降雨量,还是极端降水强度,都呈增大趋势。”

  省气象局气候中心的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3年,我省出现日降水100毫米以上大暴雨的年平均次数,较此前20年增加了61%。

  管网设计依据,并未完全与时俱进。暴雨强度公式是反映降水规律、指导管网设计的重要依据。邓文川坦言,渠县所采用的,仍是上世纪90年代重庆市的暴雨强度公式——原因很简单,渠县自己没有。“毫无疑问,这会让管网设计偏离当地实际需求。”

  暴雨强度公式过时、甚至空缺,在我省乃至全国各市县普遍存在。《规划》指出,“主观原因是对这些工作重视不够,客观原因是缺乏相关气候等统计数据。”

  幸而,如今对排涝管网建设标准、暴雨强度公式,国内已有更高要求。2013年新修订的《室外排水设计规范》提出,中等城市和小城市中心城区的设计暴雨重现期,也要达到2至3年。目前,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和省气象局已联合发文,就全省城市暴雨强度公式编制(修订)工作作出了安排。

  C

  管网淤堵 清淤疏浚缺资金

  马路积水,李强有自己的看法:去年他曾看过揭开盖板的排水口,“那些管线里头,全是黑黢黢的烂泥巴,管口堵得只有这点儿大。”李强用手比划了个柚子大小的圆,“咋个不堵嘛。”

  李强所说的,正是排水管网的“软肋”——淤堵。进城车辆扬土、临街店铺油污,都可能在管网中沉积,降低排水性能。每年4月春雨前进行系统清淤,方可保持其畅通——然而其花费不菲,每次在120万元以上。宋渠波坦言,目前每年清淤花费仅约20万元,只能“哪儿堵死,就清理哪儿”。

  7月1日,淅淅沥沥的小雨,在渠县城北的北大街上,汇成一条条“小河”,顺着路面径直朝城南低洼地流淌。“老城区北边,就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排水管网。”宋渠波介绍,当地低矮民房密集、路面狭窄,管网改造难度较大,对1949年以前的排水明沟又缺乏维修和疏浚。目前,渠县县城雨水管渠覆盖率仅约60%。

  渠县《规划》提出,到2020年,实现城区管网全覆盖,需改造和建设资金约3.7亿元。“地方财政很难承担这样一笔投入。”渠县住建局副局长熊伟表示。

  D

  江水倒灌 成沿江城市内涝主因

  住在渠江边的熊江,对内涝更有满肚子苦水。“从2002年起,硬是年年‘跑洪水’!”这位渠县人民市场“熊茶叶核桃经营部”老板坦言。在他店里墙上,尽是发黄的斑驳水渍。市场内约800家店,每年都被渠江涨水淹没。

  离熊江店铺不远的渠江路一段,一个硕大的雨水排放口伫立江边,距水面约2米——这儿正是店铺被淹的源头之一。宋渠波介绍,和常年水位相比,渠江涨水超过14米,就会淹没县内所有5个雨水排放口,使江水倒灌入市。而渠县水务局的数据显示,近10年中,仅有3年渠江涨水未超过14米。

  根据省住建厅在我省18个地级市和14个县级市的摸底调查,以上城市逾80%都设在江河边。汛期江水倒灌,就成为这些沿江城市的内涝主因之一。

  防止江水倒灌,根本在防洪。渠县水务局总工程师杨志全介绍,渠江上游已规划建设8座大型水库用于调峰;达州、巴中、广安探索跨区域联合调度抗洪,“但这些都不是短期能完成的”。

  宋渠波认为,对雨水排放口进行改造,不失为防止倒灌的“速效”之策。《规划》亦提出,县城雨水排放口将按50年一遇防洪标准校核,同时设置逆止阀,防止江水倒灌。

  新闻链接

  什么是城市内涝?

  城市内涝可分为两种:一是降雨超过城市排水能力致使城市内产生积水灾害;二是沿江城市由于洪水灾害导致江水倒灌进入城市形成积水。

  根据省住建厅近期调查结果,全省183个市、县(区)共有1556条旧城老街在暴雨中易形成内涝。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