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绿色标准+绿色金融”护航绿色发展

  • 发布时间:2014-08-01 15:32:13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报记者 胡晓晶

  人物简介

  刘世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博士生导师。1982年2月毕业于西北大学经济系,获经济学学士学位。1982年3月至1986年10月,在西北大学经济系(后为经济管理学院)工作,任讲师、教研室主任,并在职读硕士学位。1989年11月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经济学博士学位。

  人物背景

  刘世锦,1994年4月至今都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曾任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宏观调节研究部副部长、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等职务。如今还兼任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常务理事及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家产业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国防科工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改革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理事等。其研究领域主要在经济理论和政策问题研究,主要涉及企业改革、经济制度变迁、宏观经济政策、产业发展与政策、企业与改革等领域,是政府的重要的经济智囊成员之一,多次为中央领导集体讲解中国经济形势。

  “当高投资落到位以后,中国经济7%-8%的增长是维持不住的;6%-7%之间有可能会争取,但是难度很大,所以将来很可能稳定在6%左右。”在日前由环境商会与循环经济协会联合主办的2014环保产业高峰论坛上,来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发改委、环保部等行业主管部门的负责人,以及有关专家学者、金融机构代表及近百家环保行业上市公司和行业龙头企业老总近500人,一起为“经济新常态下环保产业”出谋划策,就改革再出发、资源循环利用产业等议题深入讨论。其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的论坛观点引热议:“在房地产这只‘靴子’还没落地前,经济下行的压力始终存在,所以我们不做过于乐观的判断。”

  我国经济从高增到中高增

  目前的中国经济,处于什么“态”?刘世锦说,中国经济经历了30多年的高增长,其间也经历了一些变化:2008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政府提出的目标是保增长,到2009年增速回升,2010年二季度达到一个高点,之后基本是持续下降。今年上半年虽然总体平稳,但可以感觉到有较大下行压力。“经济下一步的态势到底怎么看,有一些看法非常乐观,说中国经济今后还有20年的8%左右高增长,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可能持另外一种看法。”

  实际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早在4年前就做过一项研究,分析了二战以后全世界经济发展的过程,大概有几十个国家先后进入了工业化进程,但是只有13个经济体进入了所谓高收入社会,大部分经济体是不太成功的,甚至是失败的,落入了各种各样的中等收入陷阱。即使在这些成功的经济体当中,也表现出一个规律,即像日本、韩国当其人均GDP达到11000国际元(国际元是购买力评价的指标)时,几乎无一例外地都出现增长速度较大的回落,高达一半甚至一半多,其中日本发生这样的变化是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而韩国则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刘世锦说,当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分六种类型计算了包括钢铁、汽车和发电量等在内的一些重要工业指标,但最终结论的一致性让他们大吃一惊,中国经济大体上到2013-2015年也会出现一个增长回落点,将由10%左右的高增长逐步转向8%以下的中速或中高速增长。

  “当时这个研究结果出来,很多领导同志还不相信,现在看来这并不仅是一个理论上的推论,而是在中国已经实际发生的过程。”刘世锦举例说,2013年按购买力评价计算,我国人均GDP已经达到了10000国际元,特别是东南沿海地区已经超过这个点,像广东、浙江、江苏,特别是苏南地区其实两三年以前整个增长速度已经开始逐步放缓了。

  消费超过投资态势已确立

  “中国经济以前大家说有问题,说以投资为主、以工业为主,更多的依靠外需,依靠要素的投入。但是在过去两三年里,这个模式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刘世锦指出,国民消费占GDP的比重在前年就已超过投资,去年又反过来了,今年上半年投资比重又开始回升,但是消费超过投资的态势已经确立。此外,最近几年的出口已由过去动辄20%多的增长速度,回落到了今年的7%,伴随国内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环境成本,以及整个要素成本的上升和人民币汇率的上升,我国出口产业的竞争力势必有所下降。中国经济正在逐步地转化成一个更多地依靠消费、服务业、内需,依靠提高要素生产率来推动经济增长的新增长模式。

  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所做的全国性调查显示,目前我国结构性变化存在地域差异,大体上可分五类地区:第一类目前下行压力特别大,像一季度GDP增长,黑龙江4.1%、河北4.6%、山西5.5%、宁夏6.7%,这是因为重化工业高峰期已经过去,以重化工业为主的上述地区在财政收入、企业效益、债务问题等方面都比较突出;第二类是广东、浙江、福建、江苏、山东等几个沿海大省,这些地方增长速度在7%-8%之间,企业效益和财政状况总体还可以,但也有一些特殊问题,比如浙江的金融问题相对突出;第三类是包括安徽、江西、湖南、湖北、贵州、四川、陕西、甘肃等在内的中部地区,增长速度平均在8%-9%,但企业效益和财政状况良莠不齐;第四类是两个特殊地区,重庆前几年IT产业特别是笔记本电脑产业转移幅度比较大,天津按其自己的说法就是“沿海地区发展快的时候我们很慢,沿海地区发展不快的时候我们就快”;第五类就是北京和上海,增长率平均在7%左右,已经是以服务业为主了,企业效益和财政状况总体还不错。

  房地产靴子一两年内落地

  “现在经济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转换过程还没有完成,这个底还没有探明。在这个底没有找到以前,下行压力始终存在。”刘世锦指出,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找到高速增长的底,争取在一两年时间内实现增长速度的转换,进入一个新的比较稳定的增长状态。

  在谈及如何“探底”时,刘世锦认为,这关键在于房地产的“靴子”能否落地。过去,中国的高增长主要靠什么带动的呢?主要有三块组成的高投资。其中包括基础设施占20%-25%、房地产占25%,制造业投资占30%以上。中国的高投资要下来,就要三只“靴子”落地。从三只“靴子”现状看,两只已经落了下来,现在就差房地产了。刘世锦认为,基础设施投资高峰期是2000年左右,最近几年实际比重在逐步降低。“现在期待第三只‘靴子’即房地产的‘靴子’落地后,中国经济中高速增长的底基本上也就找到了。”

  “而房地产‘靴子’落地估计就在一两年内”,刘世锦分析称,构成中国房地产70%以上住宅的需求峰值是1200万-1300万套住房,这个峰值预计在今年就能达到,达到以后基本上就是走平甚至逐步回调,可能几年以后房地产投资要增长5%难度都相当大,这次是一个历史性的拐点。就像不久前他去过呼和浩特,看呼和浩特最近的新闻说是全国第一个政府公开取消限购规定的城市,但实地走访发现当地相当多的楼都是有一个架子,门窗还没有搞上去,看起来已经荒凉许久了,因为没有人在那里活动。

  对此,刘世锦建议还可在房产之外的其他方面寻找新的刺激点。比如“几桶油”的竞争空间还很大,那么在上海自贸区能否搞一个石油交易中心?比如期货和现货都可以做,让石油成品油和原油放开,解决所谓定价权的问题,改善中国用油量大却在国际上没有话语权的现状。

  公共资源支持绿色发展

  中国经济的转型,其实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也就是事关环境。刘世锦说:“我们现在的环境确实不可持续,最直接的就是PM2.5,现在北京很多人特别是女孩子一出门,都要戴口罩,有时候晚饭后想出去散个步,也要查查PM2.5是多少,如果重度污染就要犹豫到底出去还是不出去。这说明现在的环境问题已经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了,说明过去的增长是灰色的甚至是黑色的,那么我们下一步就要把它变成绿色的。”

  刘世锦认为,这需要“绿色标准+绿色金融”的双重支持。首先,绿色发展不只是一个概念,应该是有标准的。比如:进一步地确立建筑、交通、生产、环境等各方面的绿色标准,系列化以后就按照这个标准实施。

  其次,说到对“绿色金融”的理解,刘世锦建议政府可以用一些公共资源来支持绿色发展,可以对按照绿色标准进行建设和发展的项目,对这部分金融资源给予一些特殊的支持。比如:英国已经有绿色银行、绿色证券等等,像绿色证券就是可以免税的,这也是金融创新相当重要的一个方面。此外,对于像内蒙古、贵州等山清水秀的贫困地区,能否加大碳排放权的交易?目前,国内的碳排放权交易由于缺少强制性,现在面临的问题买方太少,交易不活跃。未来,能不能在一些特定的地区先建一个区域性的绿色发展基金,让排污大户们通过保护生态环境、创造了碳汇来进行碳排放交易。那么谁来买单和怎么买单呢?建议可由这个绿色发展基金首先来进行买,也就是说第一步开始的时候相当于政府的补贴,但是这种补贴是一个市场化的机制,未来等市场有了以后就会有其他买家陆续“为绿”进场。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