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天

财经 > 财智 > 经理人 > 正文

字号:  

40年硅谷天使投资人林富元:中国迎最好创业环境

  • 发布时间:2014-08-09 07:14: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陈妍妍  责任编辑:姚慧婷

  “您拥有近40年的天使投资经验,能讲讲什么是天使吗?”

  “著名作家许地山有一篇文章叫《竹子》,讲的是有一棵竹子长在深山里面,天天看的是星星、月亮、太阳,听的是小鸟的歌声、野兽的咆哮、流水的声音,历经雨打风吹,四时更替,十几二十载过去了,它从幼苗一天一天长大,但它还是竹子。”

  林富元对记者娓娓道来,“有一天乐器匠来了,把这根竹子切了一半,挖了几个洞,交给乐器师,乐器师一吹,星星、月亮、太阳,云的颜色、风的感觉都通过音符流淌出来。这个乐器匠就好比天使,把竹子蕴藏的特殊才能充分挖掘出来。”

  林富元1951年生于中国台湾,70年代去了美国,是硅谷第一代华人天使投资人,著名的硅谷橡子园孵化器联合创始人。最近,林富元集合40年创业投资经验心得的新书《天使投资》出版,得到了赛富基金创始人阎炎、启明创投、汉能投资等重要机构创始人在内的中美投资界多位大佬的鼎力推荐。

  几十年来,林富元直接投资的初创企业达60多个,其中获得上市或并购、倍增效果明显的项目就有20多个,还有橡子园孵化器间接投资的天使案例有100多个。

  过去几十年硅谷经历的创新创业,林富元总结就是“创造新价值”,概括起来有五大主轴:Timing,第一个做;Intelligence,变智能;Integration,集成整合;Packaging,包装新概念;Scalability,大幅度降低成本。但现在的创新创业主轴已经发生了变化,他总结市场认定的最高价值,都与生命(life)、生活(living)、生趣(fun)紧紧捆绑。

  总结过往的天使投资经历,展望未来,林富元认为未来十年的投资趋势主要是,跨行业大结合,创造新价值;传统产业加速大翻身以及混合型文化与颠覆性文化带来的新思维和新商机。

  天使投资是一种文化

  在林富元看来,天使投资是一种文化,不是制度,它在硅谷非常普及,很多人包括牙医都是天使投资人。以他自己为例,其本职工作是一名工程师, 1976年在一个哥哥的介绍下,误打误撞做了天使投资。

  “纯正的天使投资通常就是这样开始,例如有一天你好好地坐在家里或者你跟朋友吃饭时,朋友就会说某某人现在在做一个什么事,你有没有兴趣投资。”

  第一次做天使,林富元就把学生时代玩音乐积攒的钱全部投了出去,结果却遭到了“当头棒喝”,他总结为自己当时是乳臭未干时的盲目投资。“很多人问我第一桶金怎么赚的,我往往会说跌跌撞撞遍体鳞伤之后才赚的。”

  如今,林富元已是身经百战。几十年的投资生涯,使得投资于他而言,已经是一种生活的状态。

  “好的天使投资人一定不是专才,必须是个通才。”林富元介绍说,自己就是一个多元的人,工程师出身,自己办过企业,业余时间还喜欢玩音乐、写诗。

  “我有一个个性越老越明显,那就是我习惯性地喜欢多元,看到人家在干什么,我就也想去玩玩,听一听学一学,这个也懂一点那个也懂一点,累积了几十年每一个领域我都会懂一点。我很享受这种状态,因为时代在不断变化,我的这种性格使得我永远不会落伍,而且我的人生因此而丰富多彩。”

  如果说“多元”是对天使投资人的一种要求,那好奇心就是天使投资人必须具备的一种状态。“我觉得我一直拥有无尽的好奇心。好奇心每个人都有,但绝大部分人是压抑了。而做天使投资最大的享受就是我涉猎广泛,每天都要接触新的事物。我投资过餐厅、医疗、服务业等等,每一次投资都让我学到很多。”

  风险,总是与投资形影不离。在经历过被自己帮助过的人反咬一口等诸多案例后,林富元积累了不少规避风险的金律,但之所以能做到快乐投资,林富元认为正是因为风险让投资变得“好玩”。

  他坚持,真正的天使投资应该是100%拿自己的钱投资,“我所有的项目都是拿自己的钱投,拿自己的钱投和拿基金的钱投感觉不一样,自己投才好玩,才有挑战感、创新感,才能保持年轻,即使失败也值得交学费,因为和聪明的创业者在一起有很多乐趣。”

  在硅谷,天使投资更是形成了独特的文化。“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硅谷已经形成几乎人人皆是天使的文化。例如我去牙科洗牙,牙医就会跟我谈他昨天刚刚看到一个case,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投资,甚至餐厅里的厨师也有可能是个天使投资人。风险是永远存在的,但如果你周围都是这样喜欢风险的投资人,你就不觉得他是一种风险了。”

  林富元认为,国内的大部分投资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风险投资。“我的成功率很高其实与我无关,但跟被我投资人完全有关,只是我在一生中碰到了很多这样的人。但别人也会碰到很多这样的人,只是他们没有在这个游戏里面,永远站在墙外看人家玩游戏。”

  如何做好的天使投资

  每一次投资,林富元都会参与其中,他参与的方式就是去帮助他所投资的企业。他认为投资人的钱分为两种,一种是有价值的钱,人家需要你,这是聪明的钱;另一种是没有价值,就是笨钱,在企业长期发展过程中,迟早会甩掉你。

  那么,如何让投入的钱变成聪明的钱去帮助创业者呢?

  创业者贵在创新,没有参照标准可言。“我常常用盖一栋大楼来比喻创业,盖一栋大楼有两个最重要的先决条件,第一个就是要有一块很好的地,希望这块地不会地震,底下不是流沙,旁边不是乱葬岗等等。这就是创业家面对的市场,你总不会选一个风雨飘摇的市场吧?”对投资人而言亦是如此,“我们必须看市场和潜力,同时我们要选择合适的切入时间点。”

  第二点就是打好地基,这个地基就是指创始人和他的团队。“好的团队可以帮你渡过死亡之谷,可以熬过最烂的市场慢慢步入康庄大道。不对的人有再好的idea、再多的钱,两三年就可以把你的钱花光。”

  所谓投资见人性,几十年来,林富元认为无论是在硅谷还是大陆,都遇到过骗子,他也练就了识别骗子的功力。“你坐下来跟他聊5分钟,就大概知道这个人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个人是忽悠的,这个人是包装的还是有真才实料,这个人是诚恳的还是应付的。”

  谈起自己与创业者的关系,林富元认为是一种“良师益友”的关系。“通常一个年轻创业者他有技术的本领,他有产品的本领,但他还需要快速学习其它东西,如果没有人教,他就会跌跌撞撞。我不能教会他所有的东西,但是我能够教到他不要犯和我相同的错误。所以我会让他在最短的时间里用有限的资源去实现无限的理想。”

  当然,投资人不能一直伴随着企业成长。“老师跟学生的关系有的时候还挺微妙,因为学生会成长,到一个程度可能我能够教的就不够了,这时候就需要换人。投资亦是如此,天使投资是初级阶段,后面就需要换人。”

  除了天使投资,林富元也做过一些中早期项目,但他坦言,最喜欢的还是天使阶段的投资。“我常常在创业者只是有一个想法的时候就投了,风险是无限大的。但同时,如果要做到几百倍几千倍的投资回报,只有可能是天使投资项目。不同的时段有不同的风险,一个投资人如果总是在等到企业成型了之后投资,价值也就低了。”

  林富元希望给予创业者的是沙漠行走中的第一杯水,“其他人是在创业者走出沙漠并开始快跑了,再给他一杯加速的水,没有好坏之分,只是不同时期的不同需求。”

  作为初创企业的第一杯水,林富元认为可以收获三大成就感。第一是更好玩,他觉得“越早开始越好玩,如果很多事情很多人觉得好玩,这个东西就不会特别有机会成功,如果很多人都觉得不好玩,那我就想试一试,如果我觉得好玩我就会投资。”

  其次,越早进入风险虽然越大,但同时如果你的风险管控做的好,等你回收时回报也就高。第三,在这个过程中你获得的不只是尊重,而是一种感恩。“好比你母亲在你晚上睡觉看到你没有盖被子,帮你把被子盖上,你对母亲是一种感恩。”

  中国将迎来最好的创业环境

  跳出硅谷,林富元认为中国未来的投资机会巨大。

  投资需要具备人才、技术、资本和市场这四大支柱,中国跟美国一样,都具备这四个因素。将来中国一定会有更多机会是顺着自己的市场的独特性而出来的,其中包括传统产业的大翻身。

  “别的国家跟地区要200年做完的事情,中国20年做完了。机会的出现也是这样,别人200年才出现的机会,可能中国在二三十年内全部会集中出现。所以机会一定是有的,只是面对机会,会有三种不同的人,一种是看不到机会,一种是你看到机会却视而不见,另一种是把握机会。”

  另外就是很多新行业。“古语说的是三百六十行,现在绝对不止。同理,现在三千六百行,将来就会有三万六千行。例如现在很多综艺节目,唱歌的平台、跳舞的平台、杂耍的平台等等,这都是新机会。第三点是混合文化和颠覆文化。例如餐厅厨师这个工作,“我小时候如果跟爸爸妈妈说我要当厨师,我爸爸妈妈是不以为然的,但现在很多父母亲一听说小孩要当厨师会很高兴,这是一种颠覆,时代在改变,颠覆是天天在发生的。”

  至于自己倾向于投什么样的行业,林富元坦言,对投资者而言,不局限于哪个行业,但一定会投方兴未艾的行业。

  “如果有一个人有项目,基于我自己的知识和基础,有的时候第一次讲我听不懂,第三次我就会懂一半,到第五六次我就懂的差不多。当我听懂差不多的时候,大部分案子我都是无动于衷,但有的案子会让我一听就有一种马上要跌倒的感觉,这种案子我一定会投。”

  遇到好的项目,对投资人而言是一种“拍案惊奇”的感觉。而林富元喜欢用“太兴奋了”来形容那种决定要投资的瞬间。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