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财经 > 新闻 > 地方经济 > 正文

字号:  

新疆征地拆迁腐败窝案:官员遥控车门收钱

  • 发布时间:2014-10-25 13:07:00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孙业文

  一名原本前途光明的少数民族干部,却随着职位的不断升迁而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充分”运用手中的权力,在十余年间,为他人在承揽工程、亲属就业、职务任免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60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价值人民币871万余元,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今年6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以受贿罪依法判处时任新疆和田地区行署副专员、库尔勒市原市长艾山江·尕依提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

  2013年5月,根据群众举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立案查处了库尔勒市原市长艾山江·尕依提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在案件查处过程中,发现库尔勒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主任买合木提·买买提,市委原常委张玉江、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交通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艾沙·木沙,库尔勒市铁克其乡原人大主席阿布力孜·克热木,市房屋拆迁征收与补偿管理办公室原副主任乔建平、市政府办公室原副主任白都力·阿布拉等多名国家公职人员,在城市拆迁、征地补偿中,利用职务便利,大肆骗取国家征地补偿资金,帮助他人套取补偿款,自己从中收受贿赂的腐败窝案。

  2014年6月,时任和田地区副专员、库尔勒市原市长艾山江·尕依提站在了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人席上。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这起腐败窝案背后的隐情。

  收受钱物不分时间地点

  近年来,库尔勒市城市建设速度突飞猛进,政府每年投入土地征迁安置资金达上亿元,很多近郊村民因此暴富。

  作为一市之长、拆迁办直接领导的艾山江,在金钱的诱惑下,渐渐把手中的权力当作敛财的工具,在征地拆迁和补偿问题上,大肆收受他人钱物,为所谓的“朋友”大开方便之门。

  在库尔勒市14家拆迁公司中,阿某注册了两家。

  2004年,阿某通过熟人,结识了时任库尔勒市副市长的艾山江。为得到艾山江的“照顾”,每逢过年过节,阿某都会到其家中“表示”一番。阿某的投入获得了巨大“效益”。此后,艾山江多次给时任库尔勒市拆迁办主任的白都力·阿布拉和相关负责人打招呼,让他们给阿某的公司开“绿灯”。

  背靠艾山江这棵大树,阿某的拆迁公司在当地不经过招投标,便可拿到很多拆迁工程项目。2010年,在艾山江的授意下,阿某连续拿到了两个较大的拆迁项目,为表谢意,他给艾山江送去了8万元。

  看到一个个普通的拆迁户,一夜间成了百万甚至千万富翁,艾山江的心理失衡了。当这样的机会降临到自己头上时,他拼命地抓住不放。

  艾山江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财政局家属院有一套92平方米的住房。2005年,某房地产公司开发该家属院,艾山江的住房也在拆迁安置范围内。

  根据拆迁补偿协议,房产公司只需给艾山江3万多元补偿款和等同面积的住房即可,而艾山江却相中了该房产公司的一套153平方米的住房。按照市场价,艾山江应给房产公司补交房款9万元,但他一直没交这笔钱。

  “这钱我不要了!”该房产公司老板张某为能得到艾山江的帮助,豪爽地对艾山江说。张某的“投资”眼光很准,2007年,艾山江任库尔勒市市长。之后,张某多次给艾山江送钱,其中最大的一笔是送给对方自己开发的某小区一处284平方米的门面,当时评估价值248万元。

  张某的慷慨换来了丰厚的回报。此后,在他开发的多个小区建设项目中,艾山江在划拨土地、拆迁等问题上多次给其特殊关照。

  2009年,艾山江帮某房地产公司老板颜某拿到了库尔勒市孔雀公园中117亩土地的开发权,并不遗余力地在拆迁、土地转让等问题上替颜某说话。第二年,颜某给艾山江送去30万元现金,可被拒绝了。颜某明白,此时的艾山江胃口已经很大,完全不像当初自己认识他时,送点钱便能满足。

  2011年5月,颜某萌生了在乌鲁木齐给艾山江送套房子的想法,于是选了几个楼盘的广告带给艾山江。艾山江看了很高兴,很快让妻子阿某跟颜某到乌鲁木齐,阿某在黄金地段看上了一套房子后,便打电话让颜某来付款。

  让颜某没有料到的是,自己本想给艾山江送一套80平方米、价格60万元左右的房子,可阿某看上的那套户型面积近170平方米。事已至此,颜某只好硬着头皮刷了160余万元房款。

  行贿者为了既得利益和将来利益,更是想尽办法拉拢腐蚀,老板们有的直接送人民币、美元、购物卡,有的则送空调、家具、金条、相机,甚至送汽车、商品房。抛出的一个个诱饵让艾山江迷失了正确的人生观。

  给艾山江送钱送物的既有私营企业老板、医药代表,也有库尔勒市相关部门领导、基层乡村干部甚至驾驶员。他们大都为了寻求在职务任免、顺利开展工作或亲友就业、调动工作,所在单位承揽工程、顺利开展业务等方面获得艾山江的支持、帮助。

  对这些人艾山江的原则是来者不拒。他收钱从不考虑时间、地点。家里、办公室、出差住的宾馆、在外地开会甚至在外地党校培训期间,他都照收不误。

  “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在收受钱物后,艾山江在人事安排上多次给相关部门负责人打招呼,并在人事报告上签字,给其关系人的子女、亲友就业、工作调动等大开绿灯。

  多次以权谋地圆庄园梦

  农民家庭出生的艾山江,心中一直有个梦想——退休后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庄园。

  2004年5月的一天,时任库尔勒市副市长的艾山江,到该市阿瓦提乡某村党支部书记艾某家吃饭。

  “村里有没有好点的地?”艾山江问道。艾某觉得这是巴结领导的好机会,便说自己有12亩梨园。

  艾山江一听非常感兴趣,便和艾某一起来到梨园。

  站在梨园里,闻着梨花的香味,艾山江心里一阵激动:“我觉得这个园子很好。”简单的一句话,梨园便归其所有了。

  2010年,商人托某取得了库尔勒市包头湖农场5000亩土地和草场使用权,其找到艾山江,表示自己想建一个牛羊育肥养殖基地,请他在办理土地使用手续上通融一下。

  意识到这是扩大自己庄园的绝好机会,艾山江爽快地答应了。在他的“协调”下,托某的事办得异常顺利。

  当托某给其送去8万元感谢费时,艾山江摆了摆手,不是他不想收钱,而是看中了托某手里的地。

  艾山江明白,包头湖农场是库尔勒的优质高产棉区,要是能在这里弄块地,他退休后的农场主生活会更滋润。于是,在艾山江的授意下,托某在获批的土地中,拿出200亩好地给了艾山江。

  艾山江是市长,妻子是国家干部,家里条件优越,可他却被贪欲蒙蔽了双眼。在库尔勒市担任领导职务期间,艾山江通过索要、收受和低价买入等方式,非法获得土地、果园300多亩。为掩人耳目,他大多用别人的名字办理土地使用证。

  贪欲将他们拖入罪恶泥潭

  近年来,为推进城市拆迁进程,库尔勒市将相关拆迁工作分由多名领导负责,赋予拆迁办非常大的权力。

  艾沙·木沙、白都力·阿布拉和乔建平3人先后担任过库尔勒市房屋征收与补偿管理办公室领导。

  2006年,白都力被任命为库尔勒市拆迁办主任,负责全市征地拆迁工作。作为拆迁办主任,他能够提前获取市政府拆迁信息,而他的一个电话就可以让其关系人多赚很多钱,因此找他办事、送钱的人络绎不绝,某拆迁公司老板阿某便是其中之一。

  2007年,阿某从当地农民手里低价买了一块20亩的果园后准备转手。

  “果园先不要卖了,政府已把果园列入拆迁范围。”白都力给阿某打电话说。没多久,果园被拆迁了,阿某赚了60万元。为表感谢,并在以后的拆迁工程上得到照顾,阿某送给白都力30万元。后来,白都力又得知孔雀河二期拆迁工程旁的一块50亩果园将要拆迁,他让阿某把这个果园买下来。没过多久,白都力如法炮制,给分管拆迁工作的副市长张玉江积极建议,把这块果园及附近一共400多亩地一起纳入拆迁范围。阿某因此轻松赚了70余万元。同样,他又给白都力送了30万元。

  与此同时,一些村民为了能多拿拆迁补偿款,想尽办法与白都力、乔建平等人“勾肩搭背”。被金钱俘虏的白都力等人,不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为关系人主动支招,大肆收受拆迁户的好处。最后甚至形成“潜规则”:拆迁户想要虚增多少面积、分到什么样的楼层、支付多少好处费,都明码标价。

  2011年,库尔勒市铁克其乡村民田某听说自己的房子要拆迁,看到别人都加盖了两层楼,为了多拿些补偿款,他通过朋友认识了时任库尔勒市拆迁办副主任的乔建平。在一次饭局中,田某对乔建平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并请乔建平高抬贵手。得到乔的默许后,田某将自家楼房加盖了一层。第二年,他如愿以偿地拿到政府补偿的5套楼房、5间门面及43万元现金。“知恩图报”的田某带着12万元和烟酒,敲开了乔建平的家门。

  一窝拆迁“蛀虫”现出原形

  在这起案件中,包括艾山江·尕依提在内的库尔勒市多名主管、分管拆迁及具体负责拆迁工作的领导干部,帮助房地产开发商、工程承包商谋取利益,大搞权钱交易,谋取不正当利益。在他们眼里,拆迁工作犹如唐僧肉,不管是管拆迁的领导,还是具体办事的拆迁办工作人员,都想吃块肉、喝口汤。

  2004年至2013年,张玉江在担任库尔勒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市委常委、分管工程建设副市长期间,为相关公司经营用地审批及办理土地证过程中提供便利,先后收受多家私营企业老板、下属的贿赂。

  2007年,某房产公司开发的小区遇到拆迁和道路开口方面的问题。该公司老总罗某找到张玉江求助。在他的关照下,库尔勒市拆迁办在很短时间内完成了待开发小区原有建筑的拆迁工作,张玉江安排市政工程局在罗某开发的小区门口开辟道路,并让园林局在这条路两边进行了绿化,使该小区销售非常火爆。当然,按照“游戏规则”,罗某及时给张玉江送去了感谢费。

  阿布力孜·克热木长期在库尔勒市铁克其乡工作。作为铁克其乡拆迁工作负责人,他默许自己的“关系户”通过临时加盖、虚增面积等方式套取国家补偿安置资金,甚至与他们合谋,主动给请托人出主意。其中一名安置户找阿布力孜帮忙,希望分到一套楼层好的安置房,送其3万元现金,没想到阿布力孜嫌少,直接将钱扔了出去。

  阿布力孜还曾多次站在家中二楼的阳台上遥控车门,让请他办事的人直接把钱放在自己车上。

  在这起窝案中,艾山江不仅带头贪腐,还充当了贪污腐败的“保护伞”:白都力·阿布拉、张玉江、买合木提、艾沙·木沙、乔建平、阿布力孜·克热木等人多次给艾山江行贿。对库尔勒市拆迁工作中的腐败问题,当地各族群众多次信访、举报。

  2009年,白都力被库尔勒市纪检部门调查,艾山江极力“协调”,最终只给了白都力严重警告处分,将其从拆迁办主任的岗位上调到市政府办公室任副主任。在艾山江的庇护下,白都力的贪欲丝毫没有收敛,在受到严重警告处分的几年内,他还收受他人现金100多万元。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相关负责人说,在查处过程中,涉案人员相互勾结、违纪事实相互关联,贪污、行贿、受贿等违纪违法行为相互交织,案情非常复杂。艾山江、艾沙·木沙在被“双规”前,就已做好对抗调查的心理准备,将部分受贿款退还给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买合木提、艾沙等通过装病、拒不承认等方式对抗调查。

  为迅速查清案情,使相关人员受到法律严惩,新疆自治区纪委在对艾山江·尕依提进行立案审查的同时,坚持查案下延一级,集中力量对涉案的买合木提·买买提等多名县处和乡科级干部进行了严肃查处,很快,一窝“蛀虫”现出原形。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