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18日 星期一

财经 > 新闻 > 财经评论 > 正文

字号:  

专车江湖的济南样本:出租车输在哪?

  • 发布时间:2015-03-30 07:17: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王斌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有争斗的地方就有恩怨。在亟待改革的出租车行业也不例外——自1997年起,济南出租车行业的“江湖”,已平静了17年之久。不过,自去年9月起,因为新成员的加入,这种平静在骤然间被打破。记者调查获悉,作为滴滴打车的一款新产品,滴滴专车自从2014年9月份下旬进入济南,目前已有至少1000多辆的规模。在一位出租公司管理层看来,济南市场新扩容的500辆出租车都尚未消化,滴滴专车的进入将会掀起风浪,冲击行业中神经最为敏感的领域,甚至牵扯到整个行业的未来。

  就此,记者展开调查,尝试以山东省会济南作为样本,以解开当前出租车江湖的种种疑问。

  《《《

  一场官司

  全国专车第一案:私家车司机被罚状告客管中心

  让陈超万万没想到的是,去年7月才买车的他,在饱受争议的专车问题上,第一个和交通管理部门杠上了。

  1月7日,在济南西客站送客的陈超,被执法人员认定为非法运营,罚款2万元。50天后,开出罚单的济南市城市公共客运管理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济南客管中心),被陈超起诉至济南市中区人民法院。

  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济南市中区人民法院已正式受理全国首例因提供专车服务受到行政处罚的案件,将公开审理该案,开庭时间定于4月15日。

  在济南某出租车公司人士看来,对交管部门、出租车行业来说,如果陈超胜诉即意味着专车的合法化,私家车对营运市场的冲击可能会因此愈加猛烈。

  司机状告济南客管中心

  济南客管中心曾于1月6日亮明态度:即日起,济南的专车业务将按黑车查处,一经查实,处以5000元至3万元不等的罚款。

  在第二日的行动中,4辆专车撞到了枪口上,陈超的东风标致508就在其中。陈超回忆说,当日11点左右,他开车拉乘两人,从济南八一银座到济南西站。到达目的地后,他被稽查人员围住,并询问其是否在利用打车软件进行营运。

  3月18日,陈超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起初并没有承认,乘车人也说是朋友。”不过,在进一步调查后,陈超和乘车人口头承认使用打车软件。随后,他收到一张车辆暂扣单,车子则被稽查人员开走。“只是送朋友,没有拉客。”陈超告诉记者,当时没有现金交易。不过,他也并不否认,自己的确干过滴滴专车,自己的车也是私家车。

  陈超成为专车驾驶员仅1个月。据他回忆,他于2014年12月1日办理挂靠手续,并在滴滴专车方面进行培训,大约一个星期后,他开始接单拉客。陈超表示,在被查处前他共接过100多单,每单金额多在20多元,都是通过手机转账,收入共计3000多元。

  在车辆被查扣后,陈超申请召开听证会。2月11日,听证会在济南客管中心举行。几天之后,他收到了正式的处罚决定书。为了不影响生活,他交了2万元罚款,在春节前将车提了出来。

  然而,“我觉得他们的处罚依据不充分。”执拗的陈超把客管中心诉讼至济南市中区法院。

  判决结果真的很重要

  记者从济南市中区人民法院获悉,该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将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开庭时间定于2015年4月15日上午。

  陈超一再向记者强调,自己并不代表专车,对济南客管中心的起诉,仅以个人名义起诉,并希望能胜诉拿回被罚的2万块钱。陈超提起诉讼的理由是,济南客管中心对其查处的证据不充分。但陈超认为,“我是觉得专车方便快捷,有很好的用户体验,而济南客管中心的处罚,会让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失去获得这项服务的可能。”记者调查获悉,在进入专车行业时,陈超与滴滴专车并未有直接关系,而是在滴滴专车的推荐下,挂靠到济南本地一家汽车租赁公司。

  济南市交通运输局人士向记者强调,按照目前的法规来说,只能将其按照非法营运进行处置,济南将继续执行“严厉禁止私家车进入营运市场”。

  但上述出租公司人士认为,这个判决结果真的很重要,因为将直接影响到交管部门以后对专车的态度。“不说别的,除了陈超,当时还抓了3个专车,如果陈超赢了,其他3个怎么办?其他专车肯定也能告。”

  陈超还表示:“输了我会继续上诉,前提是不占用太多精力和时间。我不是法律专业的,不是很懂。如果法院调解,客管中心撤销处罚我就能接受。”

  在上述出租公司人士看来,法院也不好判,调解的可能性很大,但就算是调解,减少罚款数额,客管中心也会输,因为这意味着私家车进入专车行业得到默许。

  《《《

  一种变化

  出租车司机“转会”开专车 私家车“漂白”上路

  由“滴滴专车”掀起的一股潮流,让闫福海在内的出租车行业从业者都没有想到,昔日的“司机之友”,如今成了竞争对手,而在行业规范没有出台前,这种竞争恐将愈演愈烈。

  闫福海的身份是济南市旅游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他向记者表示,网络专车引入了社会上的非营运车辆,而且大部分专车来自非营运车辆。

  就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对于私家车能否进入专车运营的提问,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的回答简短有力:永远不允许。不过,与杨传堂表态几乎同时,记者在以租赁公司负责人身份与滴滴专车济南方面人士交流中,该人士坦承,“现在的专车基本都是私家车”。

  在济南市交通业内人士看来,租赁公司俨然成了私家车进入专车行业的“漂白”工具。记者曾向滴滴专车方面发送采访提纲,询问互联网租车相关问题,但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从“朋友”到对手

  “现在无缘无故退车的,有十来个,但我们公司本身车少。”春节刚过,一些出租司机的举动,给闫福海来了一个措手不及。在出租行业有着30年阅历的他,感觉此次离职潮可能远比以往严重,“大的出租公司走的人还要多,但更多的司机是在观望。”

  在一位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看来,当前济南从事网络专车的司机,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出租车系统,原因则在于收入的巨大差异。济南另外一家出租车公司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出租司机一月收入也就4000元左右,但开专车的话,一月能挣到1万多甚至两万。

  不过,进入2014年下半年,快的打车、滴滴打车等互联网叫车平台先后推出专车服务,提供包括奥迪、奔驰等中型以上的车,还为乘客提供矿泉水、手机充电等服务,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

  闫福海突然意识到,“他们开始抢我们生意了。”

  上述出租车公司人士发现,其所在公司600余辆出租车的空驶率,如今上升到了36%,在机场、车站的载客量也急剧下降。根据济南市交通局近年来的数据,在2014年增加500辆出租车后,主城区出租车数量为8543辆。在上述出租车公司人士看来,目前济南的出租车市场,对这500辆出租车尚未完成消化,1000余辆专车又将直接抢走两三成份额。

  在闫福海的印象中,在未开展专车业务之前,不少出租司机使用打车软件拉活,二者一度被视作解决打车难的天作之合。但如今,昔日的“朋友”转眼成了对手。

  私家车“漂白”上路

  陈超告诉记者,在将车辆挂靠到租赁公司后,他才成为专车司机。

  相关数据显示,滴滴专车在全国16个一线城市开通服务;快的专车已覆盖全国56个城市,和全国150多家汽车租赁公司合作——它们都绕过了出租车公司。

  “租赁公司实际就是一个形式,车辆是挂靠到租赁公司,但行驶证全都是私人的。经过租赁公司的漂白,(私家车)就开始上路营运。”闫福海认为,现在的焦点,在于非营运车辆在冲击营运市场。

  作为某租赁公司老板,老陈向记者坦言,租赁公司主要采取私家车挂靠模式,其在2008年入行时只有一辆车,但在风光之时,他能调控的汽车上千辆。去年5月前后,滴滴专车欲进入济南市场时,老陈拒绝了来自滴滴方面的合作邀请。在半年之后,他发现零租市场已被滴滴蚕食,自己只能争取有限的客户。

  据老陈回忆,在他7年前入行时,济南市同类汽车租赁公司才20多家,而现在保守估计在300多家。据《生活日报》报道,山东博弈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何杨介绍,在这300家租车公司中,真正有实力的不超过20家。

  选择和滴滴合作的租赁公司,则得到了一定的实惠。上述滴滴专车人士表示:“已经合作的公司,一月拿一两万元抽成不是问题”。

  济南交通局人士向记者解释称,济南有一个特殊情况,汽车租赁公司的审批权,如今已不在交管部门,只要在工商部门合法登记,就可以从事租赁业务。一位工商部门人士介绍,汽车租赁公司不涉及出租车,只是物体租赁,不需要前置审批或后置审批,和成立其他公司没有任何差别。

  《《《

  一个声音

  出租车公司老总:这种竞争不公平

  刚过蜜月期,滴滴和快的就迫不及待地宣布:从3月21日零点开始,用户使用滴滴专车和快的一号专车可享受免起步价优惠,预计总投入将达10亿元。事实上,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专车以此促销的方式已屡见不鲜。

  济南一位出租车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出租车行业欢迎竞争,但相比于滴滴专车等互联网平台,他们更欢迎以投资为前提的专车竞争。

  在谈到专车准入机制时,济南市交通运输局人士做了一个比喻:“自家的菜,请朋友、亲戚来吃,这个没问题,一旦拿到市场上,就得符合市场的规范。”

  成本差异明显

  “作为一个企业高管,员工(每月)拿两三千,我就拿四五千。”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济南市旅游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闫福海向记者说。

  济南交通运输局信息显示,自1997年7月1日至2014年8月,济南市曾连续17年保持市区出租汽车总量8043辆不变。去年8月份,在经过多方论证后,济南城区新增了500辆出租车。

  一个月之后,滴滴等互联网专车进驻,本就有限的济南营运市场,再增分食者。不同的是,对于沉寂已久的济南出租行业而言,专车的来势颇为凶猛。3月上旬,记者从滴滴专车济南方面获悉,进入济南市场的专车已有1000余辆,等待验车的也有四五百辆。

  在多位济南市出租车公司人士看来,他们自有苦衷,出租车公司与驾驶员之间,仅是承租关系,公司也仅仅是一个管理机构。

  在闫福海看来,出租公司对“份子钱”的收取,其时就是一种投资回报,“车是我买的,保险是我拿的,除去各种费用,包括车的折旧,都在每月4000块左右的份子钱里”。

  与此同时,提供信息平台的滴滴公司,要从司机流水中抽20%。闫福海说,“他们收的才叫份子钱,我们是一种投资回报”。

  闫福海所在公司有100余辆出租车,在济南规模并不算大,“一辆车利润也就是每月200~300块钱,这些钱用来支撑管理人员的工资。”

  不过,在和滴滴专车接触后,闫福海明显感觉到,专车以私家车为主,与出租车6年强制退出相比,私家车有15年的使用年限,“这种竞争不公平”。

  如何公平竞争

  据了解,在引入专车时,软件平台先将私家车挂靠在租赁公司,再通过一家劳务派遣公司聘用车主,从而签订一份由软件平台、汽车租赁公司、劳务派遣公司、司机共同签订“四方协议”。按照正常流程,应该是顾客先租车,之后再招募司机。

  一位出租车业内人士认为,对私家车而言,司机正好是汽车的车主,这样就绕开了汽车租赁不得配备驾驶人员的管理规定,进而规避风险。

  在闫福海看来,四方协议的风险在于,“我不是合作人,你享用(信息),我给你提供这个平台,你用了车,出了事自己负责。”

  闫福海多次向记者重申,私家车不具备运营资质。不过,在谈到同样在搞专车业务的神州租车,闫福海却换了另外一种态度:他们具有运营资质,也符合市场经济准入条件。“在一个地方,神州也不会投太多车,现在的意思,基本上就是先把份额占下。”在闫福海看来,从稳定市场的角度,起码这是一种公平竞争。

  事实上,在交通运输部“鼓励专车,但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的表态下,由租车领域延伸的神州专车,的确是一个特别的存在。1月28日,神州租车高调宣布,将携超过6万自有车辆进军网络专车市场。

  济南交通运输局人士认为,对于专车的竞争,还需国家制定一个大的框架进行界定、规范,毕竟专车是一个新兴事物。

  闫福海向记者表示,改革即是引入竞争,但竞争就需要公平,起码得在公平的起点,才能形成良好的竞争氛围。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