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财经 > 新闻 > 财经评论 > 正文

字号:  

是否再调消费税 日本左右为难

  • 发布时间:2014-10-27 05:52:45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王斌

  今年第一季度日本经济强劲反弹,但进入8月份以后,消费税上调的负收入效应取代了增税前提前消费的替代效应。消费税增税未能帮助安倍政府实现重建财政、拉动内需、实现经济复苏的目标,反而加剧经济的进一步下滑。而如果停止消费税的提高步伐,则意味着“安倍经济学”以失败告终

  日本从今年4月1日开始由原来5%的消费税率上调到8%,并根据宏观经济状况拟于2015年10月再次调高到10%,其目的是改善日本严重的财政赤字,增加社会保障收入,帮助日本经济摆脱长期萧条。然而,经过4至7月的消费旺盛、物价上涨等刺激宏观经济的短期效应后,从8月份开始消费税上调的负面影响逐步显现,亦成为下半年日本经济下滑的主要因素。日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甚至暗示暂缓明年10月消费税的提高。

  通常来讲,消费税增税的效果直接体现在经济发展和税收方面,并通过价格变化体现出收入效应和替代效应:因增税导致价格上涨,降低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抑制国内消费,降低经济增长,即收入效应;由于消费税增税引发增税前的提前消费和增税后减少消费的“不同时间点的消费”,即替代效应。因此,考察消费税增税对景气的影响,要综合考虑收入效应和替代效应相互关系及结果。

  从现实来看,今年日本消费税上调前的第一季度日本经济强劲反弹,实现了同比5.9%的快速增长,其中在外需依然疲软的形势下占日本GDP约60%的私人消费较前一季度增长2.1%,而受到消费税增税提前消费的影响,4至6月,松下、三菱重工、日立、马自达等日本著名上市公司和西武等大型百货店企业效益显著上升。然而,二季度日本经济明显放慢,其GDP同比下滑7.1%,创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以来最大跌幅。主要原因为进入7月份以来日本消费反弹式下滑,其消费者支出均为负增长。虽然,“安倍经济学”实施后一些日本企业的工资水平有所上涨,但工资的上涨幅度远远赶不上消费税增税和日元贬值带动的国内物价水平的上升,导致消费者对收入和雇佣环境的信心指数下降,居民的实际平均收入下跌0.6%。可见,进入8月份以后,消费税上调的负收入效应取代了增税前提前消费的替代效应,动摇了安倍政府以消费拉动日本经济的信心。

  为克服消费税上调的负面影响,一方面很多汽车、机电等大型制造业和中坚中小企业均表示大幅提高基础工资水平,帮助员工来应对消费水平的下降;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又增加了5.5万亿日元的补助预算,为企业降低成本,激发企业的创新力,促进经济的良性循环创造环境。但制造业、非制造业中很多零售业、批发业的BSI指数(2014年4-6月)在相隔6个季度后转为-12.0。尤其是在“安倍经济学”下日元汇率的不断贬值,进口能源等价格的暴涨使占日本企业九成以上比重的非制造业大企业、内需型企业和中小企业面临进口能源、原材料成本上涨和工资上升的双重压力,而消费税率上调下消费的低迷进一步恶化了大部分企业经营环境和效率。

  健全财政和社会保障体系,乃是日本上调消费税率的主要目标。然而,提高3个百分点的消费税率难以解决1000多万亿日元的政府债务,而为了克服经济下滑政府所增加的各种补助预算和减免税措施又增加了新的财政赤字,加上因价格上涨而收入未增加引发的新一轮的消费低迷,进一步牵制明年的经济发展。面对上调消费税率拉低日本经济潜力和财政健全化的迟缓,2015年10月能否如期实施第二轮消费税改革,也将成为日本各政党之间进行政治博弈的焦点。

  显然,消费税增税未能帮助安倍政府实现重建财政、拉动内需、经济复苏的目标,反而加剧经济的进一步下滑。而如果停止消费税的提高步伐,则意味着“安倍经济学”以失败告终。日本安倍政府面临左右为难的抉择。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