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0月04日 星期二

财经 > 新闻 > 正文

字号:  

四川生猪价格指数保险:风险分担打破猪周期

  • 发布时间:2014-10-11 14:24:00  来源:中国农业信息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孙业文

  8月13日,四川成都彭州市的生猪养殖大户徐少华一年前投保的生猪价格指数保险到期中止。一年算下来,其获得的理赔款超过7万元。在今年生猪价格持续低迷,养殖户普遍亏损的严峻形势下,徐少华称这真是雪中送炭。

  近年来,猪肉价格坐上“过山车”,肉贱杀猪、猪少价高的恶性循环成为养殖户的噩梦。作为育肥猪调出大县,彭州1700多户生猪规模养殖场也深受其害。为了增强养殖户对抗市场风险的能力,保障养殖业平稳发展,彭州在全省率先开展生猪价格指数保险的试点工作。半年后,成都市龙泉驿区也跟进试点。这项针对育肥猪价格的创新保险产品,运营情况究竟如何?记者进行了调查。

  生猪市场持续低迷,养殖户最高获赔70余万元

  去年8月13日,彭州市志飞养殖场、华红养殖场的老板徐少华、唐书华两人分别与中航安盟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下称“中航安盟”)正式签订育肥猪价格指数保险合同,各自为1200头育肥猪投了保。按照试点政策,84元的保费,彭州市政府承担70%,养殖户自缴30%。

  “自己缴了3万多元的保费,不知道是不是白给保险公司了哦。”徐少华说,一开始自己也有这样的顾虑。7个多月后,他收到了中航安盟保险公司发来的理赔信息,获得投保以来的第一笔理赔款,共计5250元。谁也没想到,这仅仅是理赔的开始。

  2014年1月以来,育肥猪价格持续下跌,4月份达到最低谷,一直徘徊在11.2元/公斤,猪粮比也历史罕见地跌到4.5左右。按照老徐的经验,随着市场消费需求增加,五六月份将进入价格上涨周期,市场行情将逐步向好。

  从一头母猪起家,养了20多年猪的老徐没有判断错:5月中旬,育肥猪价格迅速回调,一度接近14元/公斤。但上涨势头很快疲软,5月底以来,育肥猪价格持续小幅下跌,到6月底,生猪价格仅13元/公斤左右,猪粮比快要跌破5。这个月,老徐收到的第二笔理赔款也成倍增长,达1.65万元。

  “生猪的保本售价大概在7.2元/斤,今年最低时跌到5.6元/斤,每斤亏损1.6元,按每头育肥猪重200斤算,卖一头猪亏损最高达320元。”

  老徐估计,今年的亏损在30万元左右。

  在龙泉驿区,张斌、汪钴两位养殖业主也是生猪价格指数保险的受益人。今年1月底,人保财险公司与张斌、汪钴签订了生猪价格指数保险,共承保育肥猪数量达1万头。如今保险合同期限才过半,根据人保公司方面的数据,截至7月末,已分别对两家养殖户赔偿306612.5元和741217.5元。

  猪粮比是关键,技术性问题逐步解决

  “根据保成本的保险原则,反映盈亏平衡点的猪粮比是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设计中的关键因素。”冯朝兴是中航安盟公司彭州生猪价格指数保险项目的负责人。他介绍,作为以育肥猪价格为保险标的的保险产品,育肥猪价格指数保险要求,在保险期间内,若猪粮比低于保险责任约定的猪粮比时,视为保险事故发生,保险人按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

  但目前我国并没有统一的育肥猪交易平台,没有统一的销售地点、场所,也就无法确定每个参保养殖户育肥猪出售的价格。那么,又如何根据当下的猪粮比来判断保险事故是否发生呢?

  官方发布的统计数据成为解题关键。人保和中航安盟都采用成都市农业信息网实时公布的育肥猪价格和玉米价格计算当下“猪粮比”,以此作为比对数据。“一种比较简单的赔偿金额计算方法是:猪粮比之差乘以玉米价格再乘以育肥猪重量。”人保财险成都分公司农险事业部负责人李波告诉记者,要计算赔偿金额,就面临更多的技术难题。

  “一是育肥猪出栏数数量如何确定?”李波表示,生猪出栏周期一般为4个月,养殖户根据市场情况灵活决定是否出栏和出栏多少,出栏时间不同往往市场价格也不同,这就意味着不同的保险责任。由于试点规模小,投保养殖户仅两家,人保公司采用了现场核算的方法,即养殖户育肥猪出栏时派专人到现场确定出栏数量。但可以想象,在大规模推广的情况下,这将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

  “二是超前出栏的和短期饲养后出售的生猪是否纳入承保范围?”李波认为,生猪价格指数保险的初衷是要保障辛勤付出劳作,为生猪市场供应作出贡献的养殖户,超前出栏和短期饲养后出售的行为并不符合这一精神,是否纳入承保范围值得探讨。

  中航安盟保险公司则选择将技术问题简单化处理。“以徐少华投保的1200头猪为例,我们假设每月出栏100头,单猪平均重量约定为100公斤/头,直接以此作为赔付依据。”冯朝兴认为,技术问题通过试点将逐步找到解决方案。

  大规模推广,需破解三大难题

  目前,不管是彭州市还是龙泉驿区的试点规模都不大,投保养殖户各2家,保险育肥猪数量分别为2400头和1万头。要大规模推广,仍然有三大难题待解:

  一是亟待找到盈亏平衡点。截至7月末,人保公司已决赔付款超过100万元,远超过其75万元的保费收入,而此时一年的保险周期才刚好过半。对于承保规模远小于人保公司的中航安盟来说,形势同样不乐观。虽然谨慎小心地将约定猪粮比定为5.6∶1(人保公司约定的猪粮比为6∶1,这意味着其设定的生猪保本价格比中航安盟高),但赔付率也可能超过80%,除去运营成本,勉强保本。

  “明年你们肯定就赚钱了。”老徐半开玩笑地劝倒苦水的冯朝兴。老徐分析说,今年的低迷行情使一些实力不够的养殖户退出市场,生猪供应量缩减,未来行情上涨希望很大。

  “‘大年’与‘小年’之间的盈亏要如何平衡,如何在保险公司和养殖户的博弈中找到双赢的平衡点,是这项针对生猪价格的保险创新产品能否成功的关键。”李波表示。

  二是如何让养殖户意识到生猪价格指数保险对市场风险的保障作用。“养殖户保险意识相对较弱也是制约生猪价格指数保险大面积推广的重要因素。”李波举例说,在龙泉驿开展试点时,一家养殖业主保费都已经交了,但思前想后,仍然觉得不划算,坚持要求退回保费,解除合同。此外,与保生产的育肥猪保险、能繁母猪保险相比,生猪价格指数保险的赔付计算比较复杂,也妨碍了养殖户对其保险机制的理解和认同。

  三是保费相对较高,推广考验政府财力。彭州市畜牧局副局长何瑞祥认为,与保生产的商品猪保险相比,育肥猪价格指数保险的保费太高。“商品猪保险的保费为20元,养殖户承担其中15%,仅需缴纳3元/头,而彭州试点的育肥猪价格指数保险的保费为84元,若按彭州试点养殖户承担30%,则需缴纳25.2元/头。”何瑞祥认为,农户承担的保费在10元/头左右比较合适。但这就意味着,政府承担的比例需要进一步提高,这对各地政府财力将是考验。

  何瑞祥分析,彭州市每年生猪出栏量超过50万头,若其中25%投保生猪价格保险,就有10万头的承保规模,按试点时的缴纳水平,政府需要补贴588万元。四川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已经会同有关部门在研究生猪价格指数保险的开展问题。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