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9月25日 星期天

财经 > 贵金属 > 黄金资讯 > 正文

字号:  

泛亚所风控不足陷兑付危机 转移平台迎关门风险?

  • 发布时间:2015-07-20 06:51: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明江

(图片来源:资料图)

  近日,多家媒体对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简称泛亚所)陷入兑付危机,牵涉全国20个省份、22万名投资者,总金额达400亿元一事进行了曝光。泛亚所声明称,“一些外国势力纠结国内一些机构恶意做空中国稀有金属市场,导致其‘日金宝’产品资金赎回困难。”

  分析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由于我国没有稀有金属定价权,日金宝产品风险控制存在潜在风险,导致出现兑付危机,不能简单解释为恶意做空。另外,泛亚所没有发行理财产品的资格,涉非法集资。”

  一位接近泛亚所代理商的知情人士透露,“泛亚所实标控制人善某已经收购江西省煤炭交易中心51%的股份,未来或主营新平台,泛亚所下级代理商也从3月份开始逐渐将资源转向江西省煤炭交易中心,未来泛亚所后续资金很难跟上,有关门风险。”

  中国经济网记者致电泛亚所,电话始终忙线中。

  泛亚所跨界玩P2P 日金宝风控不足

  近日,号称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也是中国客户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现货交易所的泛亚所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据投资者表示,“在此前用作客户资金抵押品的稀土金属价格暴跌之后,泛亚所逐渐拒绝兑付曾许诺12%至14的回报率的日金宝产品。”

  目前,来自投资者的反馈是,泛亚对外并未提及资金链断裂等问题,只是通知投资者们“可以将资金转入互联网金融平台泛融网,通过100%货物资产质押,在供应链直接融资市场实现结构化”。目前,有超过50%的客户已平稳的转移到泛融业务平台。此外,生产企业与投资者签署50亿元的回购协议,定期回购客户部分货物资产。

  中国经济网记者在日金宝宣传广告中看到,“这款产品购买门槛仅千元,年化收益率高达12%-14%,而且没有封闭期和手续费,收益每日到账。这款产品实质是有色金属货物的购买者(委托方)让资金受托方垫付货款,委托方按日给资金受托方(投资者)支付一定的利息。”

  对于日金宝出现无法赎回的原因,泛亚所表示,“受宏观经济因素和政策层面的多重影响,泛亚所委托受托交易商近日出现了资金赎回困难。”

  另外,该所强调,“今年以来,一些外国势力纠结国内一些机构恶意做空中国稀有金属市场,甚至在一些贴吧,微博恶意中伤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非法集资、庞氏骗局、资金链断裂的行为,企图在投资者中造成恐慌从而打倒泛亚,让泛亚四年来替国家收储的稀有金属低价流向市场,以白菜价收购中国稀有金属,低价洗劫中国稀有金属。”

  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实际上,自去年下半年来,整个稀有金属景气度不断下降,其中铟品种价格持续暴跌,今年以来跌幅近50%,而本身中国并没有稀有金属定价权,应对极端的单边行情的手段匮乏,日金宝出现兑付危机并不偶然。”

  “日金宝其实算得上一款带有互联网金融属性的‘宝宝’产品。”该人士说。

  “泛亚所其实并没有发行理财产品的资质,日金宝业务可以说涉嫌非法集资,主营电子盘业务的泛亚所跨界玩起P2P,可以说是摸着石头过河,风险把控是一大难关,也是造成这次兑付危机的主要导火索,不能简单归结于境外势力做空。”业内人士说。

  “泛亚所以高收益率能够吸引客户,对稀有金属下游企业生存压力评估不足,导致产品风险控制方面存巨大漏洞,而出现问题后把责任推给境外机构,有转移视线,推卸责任的嫌疑,毕竟发行理财产品不是泛亚所的本行,也缺少相关的人才。”该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

  T+5致交易量大缩水 证监局:泛亚所风险巨大

  在此次兑付危机爆发之前已有苗头。早在2014年11月,昆明泛亚就曾因存违规行为遭到云南证监局的点名批评,称“泛亚所风险巨大”。

  2014年11月24日,泛亚再所发布公告称,接云南省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领导小组函,函件要求:“目前,我省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进入收尾阶段,为加快推进整顿验收,经省清整办和昆明市清整办、云南证监局共同研究,请你公司按照T+5和实名制的要求进行整改。”

  当年12月8日,泛亚所通过系统升级,将T+1整改为T+5,成为全国第一一个采用T+5模式的现货交易所,但这却直接影响了市场交易。据泛亚所透露,T+5之后,交易额大幅下降,有的品种交易量不及原来的1/10。

  此外,按照整改要求,泛亚所于2015年1月正式取消了卖出申报的交易模式。原本400多亿元客户资产中,50%是具有180天封闭期的结构化资产,另外50%为流动资产,其中还有20%以上的风险处置金,风险体系比较完备。泛亚所认为,“卖出申报取消后,400多亿元客户资产变为100%可流动资产,流动性风险难以管理。”

  在2014年底改变交易模式后,同期的A股市场开启了“疯牛”之路,一时间大量资金涌入股市,这轮吸金潮对泛亚所可谓雪上加霜。泛亚所公开发声称,“今年4月以后,股市火爆,投资者跑步进入股市,触发了踩踏。”

  机构纷纷撤离 实际控制人已转移平台?

  未来经营的不确定性,让多家机构投资者对泛亚所失去了信心。

  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发现,2014年11月28日金叶珠宝发布公告称,经全面风险评估后,公司认为目前继续推进投资设立“云南泛亚普惠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决定终止对云南泛亚公司的投资。

  2015年1月4日,硅谷天堂发布声明,称经过一年多的时间,由于昆明泛亚一直未通过相关政府机构的验收事项,决定不再参与昆明泛亚的股权投资。

  一位接近泛亚所代理商的知情人士透露,“泛亚所实标控制人善某已经收购江西省煤炭交易中心51%的股份,日金宝兑付危机爆发以来泛亚所下级代理商也从3月份开始逐渐将资源转向江西省煤炭交易中心,由于经营重心转移,未来泛亚所后续资金很难跟上,有关门风险。”

  此外,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可见,昆明泛亚在今年7月1日已被昆明是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泛亚所资金链断裂恐难修复,投资者兑付请求可能会被一直拖延下去,除非有更大的平台对泛亚所进行收购,并吸纳巨额负债,但其体量过大,很难找到愿意接盘的平台,未来或面临关门的风险。”知情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