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15日 星期六

财经 > 基金 > 基金要闻 > 正文

字号:  

影视股难入基金重仓行列 互联网改造或是行业趋势

  • 发布时间:2014-10-27 15:25:51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田燕

  影视板块在基金投资上从喧嚣走向沉寂的现实意味着行业正逐步回归理性。随着影视公司瑕疵在A股市场放大,红极一时的影视股在基金经理眼中已经逐步成为冷门,至少基金经理已经不大可能再如从前一样非理性的追逐影视类标的,而一些影视股登陆资本市场的搁浅现象也预示着这一行业面临的种种问题。

  影视公司问题逐渐暴露

  在10月24日晚间,证监会网站公布 创业板 发审委2014年第24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公告显示,北京能量影视传播股份有限公司(首发)未通过。而在一个星期前,10月17日, 中南重工 公告接中国证监会通知,因参与本次重组的有关方面涉嫌违法被稽查立案,公司并购重组申请被暂停审核,这意味着大唐辉煌影视公司谋求曲线上市在短期内已经无法完成了。

  此外,泰亚股份熊猫烟花 两家公司也都在9月份宣布终止重组,泰亚股份在7月份抛出重组预案,总资产仅为8.45亿元的泰亚股份拟以蛇吞象的方式收购估值27.38亿元的欢瑞世纪。熊猫烟花9月25日公告称,公司终止收购影视公司华海时代,今年3月14日,熊猫烟花公布重组方案,拟购买华海时代100%股权,评估值约为5.5亿元。

  上述影视收购或上市停摆的现象至少说明了基金经理此前一直担忧的问题:影视业务类型单一、持续性较差。而在最近, 华谊兄弟 刚刚披露了2014年第三季度报告,华谊实现净利润为4.55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0.42%,具体到单项业务,作为核心主业的电影业务收入同比下降高达75%。

  虽然上市公司方面可能声称,公司的去电影化策略是谋求业务多元化,但在基金行业的分析人士看来谋求多元化不等同可以允许核心主业的电影业务出现如此之大的严重下滑情况。实际上华谊兄弟的问题可能仅仅是业绩持续性的问题,而这正是此前一些基金经理最为担忧的问题。曾经担任 南方基金投资总监的邱国鹭很早之前就认为,拍电影并不是一门好生意,至少是一个持续性很差、业绩难以稳定的生意。邱国鹭指出,电影的定价权掌握在导演和演员手里,观众买票到电影院是看范冰冰 、徐峥和冯小刚的,不是去看电影公司的,所以名导演和名演员的薪酬总能涨到电影制片方不怎么赚钱的水平。

  华夏基金所持有的 乐视网 收购了花儿影视,但从今年前三季度的乐视网业绩表现看,花儿影视对乐视网的业绩贡献也并不明显,乐视网披露的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净利润2.18亿,同比增幅仅为18%。

  而邱国鹭所说的名导演和名演员薪酬涨价可能即是花儿影视业绩贡献不明显的一个原因,乐视网此前披露的报告承认《红高粱》是花儿影视2014年业绩的核心剧。而导演和演员影响业绩的情况似乎已经出现了,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副会长王鹏举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透露,电视剧《红高粱》的制片方买莫言的改编版权花了1000万元,赵冬苓编剧费1000万元,郑晓龙导演费也在1000万元以上,而周迅的片酬是3000万元,一个原著、一个编剧、一个导演、一个主演,就已经6000多万的成本了。

  基金研究影视股难度大

  显而易见的是,影视行业低门槛、不确定性大、高度竞争的特点是基金经理对这一行业投资逐步看淡,并回归现实的主要因素。 基金公司的研究员很难用传统的研究套路去分析影视公司的票房能力,这增加了影视公司的投资难度。

  “有时候你还须考虑同档期其他电影作品对整个票房的瓜分能力,这使得研究的难度变得更大。”深圳一位基金公司研究人士曾抱怨电影行业研究的尴尬,研究的效果往往与最终情况有较大出入,因为很可能一个并没有任何印象的作品瓜分了原本属于标的公司的票房。

  而基金研究在电影行业上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基金经理发现电影票房能力与电影公司的强弱并没有足够的正相关,这意味着任何有资金实力的行外机构都可以随时进入电影行业,并且取得投资上的成功,并且原来被认为具有知名度的导演可能在票房上并无足够的号召力,而新导演和新演员却往往成为黑马。

  典型的现象是今年票房最高的国产电影《心花路放》,该电影取得的票房高达7亿,但这部电影却不属于A股的任何一家影视公司。但与心花路放票房利益相关的却是A股的一家旅游公司。北京旅游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下属子公司北京摩天轮 文化传媒 有限公司参与《心花路放》的发行,负责该电影的宣传,总投资金额不超过1.25亿元;另一发行方是中影股份北京电影发行分公司,制片方都是《心花路放》导演宁浩实际控制的两家公司,而这说明了两点:一:行业外企业进入电影行业门槛低,二,优秀主创倾向于通过自己设立的公司制作和投资电影,而不是给大型的电影公司打工。

  此外,基金投资本身具有的个人色彩在电影行业的研究和投资上可能也存在印象落差的问题,大多数基金经理和研究员都不得不承认其投资研究风格具有较强的主观性,但是在电影行业,研究员这种主观性也可能给研究效果带来较大的落差。

  事实上,让基金经理或研究员放下个人高端的情操的确是一件非常的困难的事情。一些传媒行业研究员坦言,无法想象《小时代》系列电影能够取得如此成功的票房,并给投资方带来了丰厚的票房分成。但深圳一位私募基金人士在闲聊时曾经笑言“没有一个有着正常情操的观众能够坚持看完电影《小时代》”。

  经历过高等教育的基金经理、研究员面对娱乐化的投资时就面临这样的不适应。虽然在今年国庆档上映的《黄金时代》到处透露出的文艺范可能迎合了基金经理和研究员的知识背景,且黄金时代的主演也大多为基金经理和研究员所熟知,但最终令不少基金经理感到惊讶的现实是《黄金时代》的票房遭遇惨败。

  值得一提的是, 汇添富基金重仓股 互动娱乐 今年8月底公告,斥资1.6亿元增资参股《黄金时代》的出品方西安曲江春天融和影视公司,持有后者20%的股权。西安曲江春天融合2014年1-6月净利润1244.79万元,原股东承诺,曲江春天融和2014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0万元,而《黄金时代》票房不利的因素对该公司的业绩承诺可能带来较大的压力。

  产业链融合成影视股救命稻草?

  正是因为影视行业面临的问题复杂而多样,因此影视公司很难以单一的业务来持续推动业绩增长,这使得影视公司往往谋求产业链聚合策略来实现业务的协同效应。因此,影视公司寻求与游戏、互联网等相关行业的投资、合作、并购成为一种普遍现象,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会激发基金经理重新关注影视公司的发展。

  而在最近,基金重仓股 华策影视 公布了非公开发行方案,这家公司通过发行新股的方式募集20亿元资金,参与认购的公司包括鼎鹿中原、泰康资本、朱雀投资、建投华文等,其中,鼎鹿中原的背后即是百度,百度曲线斥资10亿元,成为华策影视非公开 增发中最大的一家投资方。

  华策影视联姻百度实际上反映了当前影视公司产业链运作的思维,与互联网供公司的合作能够使得影视公司最大化接近用户终端。在此之前,乐视网的商业模式已经体现了影视与互联网相互融合带来了极大的市场竞争力,而华谊兄弟联姻腾讯、 阿里巴巴此前对文化中国的投资可能也极大地刺激了百度与华策影视的联盟,在三年前,腾讯宣布对华谊兄弟进行战略投资,其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 大宗交易平台完成,涉及金额人民币近4.5亿元,最终腾讯持有华谊兄弟4.6%的股权。在今年3月,阿里宣布斥资62.4亿港元入股文化中国60%的股权。而到了今年8月份, 嘉实基金持有的 顺网科技 也宣布联姻影视公司。顺网科技公告称,与慈文传媒签署了协议。顺网科技拟出资1.08亿元向慈文传媒增资扩股,增资后占慈文传媒4.5%的股权。

  基金公司人士此前分析认为,影视公司与互联网公司的结盟能够最大程度地发挥产业链协同效应,通过大数据、精准营销、定制化等策略来推动影视公司的业务持续性,同时互联网公司也得以借助影视公司最终获取内容优势,尤其在优质内容授权上,可以为互联网公司补充内容缺口,同时也能帮助互联网公司实现流量的货币化。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