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8日 星期天

财经 > 外汇 > 外汇资讯 > 正文

字号:  

美元指数连创新低 人民币适时“减压”

  • 发布时间:2016-04-13 07:00:04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唐子湉  责任编辑:胡爱善

  最新公布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录得新低,首度跌破98关口,较去年年末下跌约3.38%。记者梳理人民币对CFETS篮子中的主要货币汇率发现,今年以来人民币对各货币涨跌幅度不一,对日元下跌最为明显,跌幅近11%;对美元和港元中间价基本稳定,轻微上涨约0.5%。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人民币对不同货币汇率涨跌幅度不同主要取决于双方货币政策的差异,是正常现象。业内人士提醒,如果企业面临外汇结算需求,用处于升值区间的货币进行贸易结算更有利于扩大利润。

  人民币对日元跌幅明显

  11日公布的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数据显示,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8日更新为97.64,较此前一周下跌0.38%,较2014年底下跌2.36%,该指数自公布以来首次跌破98关口,创历史新低。2015年12月31日CFETS人民币指数报100.94,今年下跌约3.38%。

  中信银行广州分行金融同业部负责人梅治信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以往人民币外汇的参考对象基本只是美元,但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引入了CFETS指数,外汇参考对象不止是美元,还有其他一篮子货币。“人民币汇率指数跌破98关口,主要是因为其他货币对美元的涨幅相对比较大,因此尽管人民币对美元是上涨的,但其他货币对美元的涨幅可能会更高些,所以综合反映起来,CFETS指数是总体下降的。”梅治信说。

  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参考的货币篮子包括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挂牌的各人民币对外汇交易币种,样本货币权重采用考虑转口贸易因素的贸易权重法计算而得。其中,美元占最大权重,约26.40%,欧元、日元分别占21.39%、14.68%跟随其后。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今年以来,人民币对CFETS篮子中的各主要货币价格波动幅度不一,总体趋势上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释放贬值压力。其中,人民币对美元和港币中间价波动较为稳定,出现小幅上涨。4月12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4616,相比去年12月31日6.4936升值约0.49%。港币采取对美元挂钩的联系汇率制度,因此港币走势与美元接近,12日人民币对港币中间价则报0.8328,较去年年末小幅升值0.54%。

  在其他货币方面,人民币对日元的贬值幅度较大,4月12日人民币对日元中间价报5.9795,较去年年末5.3875贬值约10.99%;中间价对欧元亦贬值3.88%,对澳元则贬值3.72%。梅治信表示,人民币汇率对不同货币波动幅度不一,涨和跌主要取决于双方货币政策的差异,是正常现象。

  以升值货币结算利于盈利

  自去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对各国货币的汇率更接近市场化的自由波动,而今年内国际经济环境变幻莫测,海外影响汇率波动的因素增加,对需使用外币结售汇的企业提出了更高的外汇管理要求。

  梅治信表示,CFETS提供了一个更客观、更全面的角度来看人民币。2016年世界各主流货币均出现较大波动,而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外汇的对象不仅仅局限于使用美元的地区,因此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有丰富的参考意义。人民币对美元出现小幅升值,主要是因为今年以来美联储加息的预期降温,美元对各主要非美货币出现大面积贬值。此外,人民币对日元贬值明显,主要是因为日元受到国际上的避险情绪推动而大幅走高,今年内日元对美元汇率已上涨逾10%。

  有外汇交易员认为,近期美元指数连连下跌,12日更是跌破94关口刷新8个月以来新低;但人民币升幅明显,导致一篮子货币代表的人民币汇率指数继续下行,监管层或借此释放贬值动能,并维持汇率相对稳定及人民币双向波动。

  随着人民币汇率改革的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对各国货币的波动将会成为常态。外汇业内人士提醒,如果企业面临外汇结算需求,用处于升值区间的货币进行贸易结算更有利于扩大利润。例如,中国企业在与日本企业进行贸易结算时,考虑到日元正处在升值区间,相比起美元,使用日元结算可能为我国企业带来更大的利润。

  “目前,中国大多数外贸公司以美元支付。对于需要用欧元、日元支付的企业而言,人民币对这些货币的贬值有益于出口企业。对于进口企业而言,可以用一些管理工具,包括一些远期结售汇的交易来锁定汇率成本。企业可以通过使用一些金融工具和外汇交易工具来规避风险。”梅治信说。

  ■相关

  美专家:

  人民币不存在 大幅贬值基础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11日表示,尽管中国经济和出口增长面临增速放缓压力,但人民币不存在大幅贬值基础。

  拉迪当天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举行的全球经济研讨会上说,那种认为人民币“已明显高估”从而需要贬值来刺激出口和经济增长的观点并不成立。他指出,当前人民币汇率处于均衡水平附近,并不存在明显高估,近年来人民币汇率也未损害中国的整体出口竞争力。

  拉迪说,尽管中国在一些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市场份额减少,但中国已向产业价值链上游移动。整体来看,过去几年中国占全球出口的比重在上升。他指出,去年中国经常账户盈余约3000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一,说明中国并不需要依靠货币贬值来刺激出口和经济增长。

  拉迪也驳斥了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下降必然导致人民币大幅贬值的观点。他说,去年中国外汇储备下降约5130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一由非美元资产估值变化造成,并非实际的资本流出,另外很大一部分由中国企业偿还美元外债和套息交易反转造成。由于美元对欧元、英镑、日元等货币一度升值,中国外汇储备中的非美元资产按美元计价时出现估值下降。

  拉迪认为,资本外流主要反映企业和投资者对汇率和利差预期的变化,并非出于对中国经济的担忧而将资金转移到海外。中国外汇储备充足,决策层拥有充足的政策工具来管控资本外流。

  中国央行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底中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21万亿美元,较上月增加102.6亿美元。相关数据显示在美联储加息节奏放缓、中国经济企稳等因素影响下,中国资本外流状况已有好转。新华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