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财经 > 外汇 > 外汇资讯 > 正文

字号:  

巩胜利:美元回归强势?

  • 发布时间:2014-09-29 07:35: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郭伟莹

  按照美国退出QE的步骤,美元已开始将加息纳入正常化视野,而欧元继续在通缩危机下加速货币投放、采取更大更多的货币宽松举措,日元则在消费税增税后出现经济放缓,新一轮货币宽松也面临着升温。美元“一枝独秀”的局面日趋鲜明,美国经济开始表现日渐增强的态势——这是美国周期性经济危机后 “螺旋式”成长的必然。

  欧元区和中东石油由于美国页岩油的成功致趋势性下跌、美元资金正在由已长期化负利率的欧元区流向美国。日本的机构投资者也意识到日美利率差的扩大,正在增加美国国债投资。

  这种资金流入对美国国债行情构成支撑。结果是在美元升息预期背景下,美国长期利率上升也开始日趋缓慢,有助于美国市场的稳定。而对美国以外国家的美元外汇市场,由于美联储会议认为调利率预期,那么“加息已经临近”,买入美元的操作出现膨胀。各市场只注重有利于自己的一面,都在按自己需要解释信息。可以说这种来自美国的乐观情绪正在扩大至美国以外,带来了全球性的美元及股市坚挺。

  进入2014下半年后,新兴经济体国家也表现稳定。而去年,围绕美国退出QE货币宽松的预期加强之际,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和股价出现了整体明显下跌和通货膨胀。而到今年9月份,多数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对美元汇率表现疲软,但资本流出并未受到特别担忧。美联储主席耶伦将关注美国的经济指标,同时逐步致力于货币政策退出QE来使美元正常化。

  此轮美元资金集中流向美国,还表明世界经济依然十分倚重美国。不仅是欧洲、日本依赖美国,全球新兴经济体国家的经济发展放缓也十分明显。这就告诉人们,不可否认正是因为全球多半地区都出现实体经济停滞或缓慢进展的现象,全球资金剩余才出现增多。

  在国际商品市场,原油和黄金的市场最明显的行情呈持续下滑倾向。原因是美元升值导致以美元计价的原油和黄金给人越来越昂贵的感觉,关于全球原油市场,美国减少进口,自己生产页岩油对国际市场影响很大,还因为欧洲通缩依然没有止住、再加上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8月份工业增速降至近六年低点,投资亦回落明显,消费低于预期,都暗示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重,三季度GDP增速可能降至接近7%的水平。

  再看第三大经济体日本,股票与实体经济的差距也日益明显。这是因为收益扩大的全球企业和停滞的内需型及转包型中小企业存在鲜明对比,这意味着扩大收益的全球企业正对日本国内的设备投资和加薪犹豫不决、订单减少、经济出现萎缩。

  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又如何呢?有研究分析肯定地认为:“QE退出后的美国经济真的就没有问题吗?目前还看不到任何答案”。即便是美国眼下经济真正在复苏,对美国“长期停滞说”的担忧依然无法消除,尽管美国200多年来每次经济危机之后都面临新一轮的“螺旋性”反弹,但这全球第一次金融危机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前车之鉴。

  如果金融危机破坏的是市场先行于实体经济,那么资产泡沫的风险也会相应的提高。国际货币基金9月17日警告称:“投资者对投资风险的评估过小,在金融正常化时需要注意”,美联储退出QE、美元重回正常化之路,要怎么走、走多久、何时正常上路?这都是未知数。估计还要对市场稳定背后隐藏的因素多加注意,全球金融市场的变量依然存在。

  值得特别研究分析的是:9月份前后一个多月以来美元对一揽子国际货币强势程度的有效汇率涨幅达到1.9%,而人民币兑美元却一直保持在6.145:1左右 (近期变动不足0.10%),这就说明:人民币不是国际货币,没有义务随着国际市场行情浮动,不会生成日元与美元那种有4.5%的汇率差,不像其他国际货币那样有明显大的汇率之差别;美元对一揽子国际货币升值1.9%,若按全球金融“市场机制”自由浮动,那么人民币至少贬值在3%以上;人民币不是“国际货币”,没有自我平衡调节的全球性货币机理功能——就存在其他一揽子“国际货币”在贸易支付上融合、交易、兑换它币等存在当然无法调和的“代沟”,也不需要按市场经济地位的“国际货币”那样浮动自由汇率、自由兑换,人民币也还没有建立起与国际货币接轨的“自由汇率”变化机制,中国人民银行像以往那样正有效掌控着人民币与一揽子国际货币的汇率变化。这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人民币与所有“国际货币”的根本差别,也是中国走国际化、走向国际货币、走向市场化改革的必由之路。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