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5月27日 星期一

财经 > 收藏 > 业界聚焦 > 正文

字号:  

安迪·沃霍尔猫王作品拍出8千余万美元

  • 发布时间:2014-11-17 11:20:23  来源:人民网  作者:李洪雷  责任编辑:郭伟莹

\

  本周,佳士得“战后与现代艺术夜间拍卖会”总成交额达52亿,成史上最贵拍卖;普利策获奖作家力证梵高被小混混偶然射杀;村上隆最新展“在死亡之地,踏上彩虹的尾巴”在高古轩开幕;8.62克拉宝石拍得860万美元打破红宝石拍卖纪录;卡塔尔世界级艺术收藏家谢赫·沙特·艾尔塔尼逝世;毕加索之子展出百张亲密家庭照及影像等等。

  1.佳士得史上最贵拍卖:沃霍尔两件作品超9亿元 总成交额达52亿

\

  安迪·沃霍尔,《猫王三重影》(TRIPLE ELVIS),成交价8192.5万美元

  当地时间11月12日晚,纽约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夜间拍卖会”在洛克菲勒中心举行,本场拍卖共涵盖82件拍品,其中安迪·沃霍尔的作品就达到11件。除此之外, 塞·托姆布雷(CY TWOMBLY)、威廉·德·库宁、罗伊·利希滕斯坦、埃德·鲁查(ED RUSCHA)、格哈德·里希特等名家的作品也悉数亮相。整场拍卖会成交额达到了惊人的8.52887(约52.24亿人民币)亿美元,同时也成为了佳士得史上最贵的拍卖。

  在拍前就备受关注的安迪·沃霍尔的两幅巨星肖像作品:《猫王三重影》和《马龙四重影》分别以8192.5万美元和6960.5万美元成交,仅两件拍品的总成交额就高达1.515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2823亿元)。另外塞·托姆布雷的1970年作品《无题》以6960.5万美元成交,弗朗西斯·培根的1960作品《坐像》(SEATED FIGURE)以4496.5万美元成交,格哈德·里希特的1987年作品《ABSTRAKTES BILD (648-3)》以3152.5万美元成交,杰夫·昆斯作品《Balloon Monkey (Orange)》以2592.5万美元成交。整场拍卖会中千万美元以上的作品达到了23件。

  在刚刚过去的“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拍”中,佳士得共斩获1.6563亿美元。相较于苏富比的“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拍”,无论是从单件作品的最高价格还是从整场拍会的总体情况而言,佳士得都逊色不少。不过,在一直的强项“战后与当代艺术夜间拍卖会”上,除了市场的持续发力外,佳士得还是展现了其不凡的实力。

  2.村上隆最新展:在死亡之地,踏上彩虹的尾巴

\

  村上隆最新展览“在死亡之地,踏上彩虹的尾巴”(In the Land of the Dead, Stepping on the Tail of a Rainbow)

  在当代艺术界,日本艺术家村上隆是一位有争议的人物。一些人称赞其作品的高度融合和通俗风格,而另一些人则痛骂他圆滑的商业行为和沉溺于媒体的聚光灯。11月10日,他最新的展览在纽约高古轩画廊开幕,这可能不会赢得所有贬低者的心,但是它将进一步让怀疑者相信表面上愚笨的村上隆实际上是一位严肃的艺术家。

  村上隆的这次展览“在死亡之地,踏上彩虹的尾巴”(In the Land of the Dead, Stepping on the Tail of a Rainbow)表现了他一种强烈的转移,从一位不采取批判态度的艺术家和市场共谋者转向了一种黑暗的和阴晦的主题。以一种间接的,但是热情而愤懑的方式回应了2011年3月的日本东北大地震,以及福岛核电站的泄露。

  在最大的展厅中里放着一件巨大的山门,或者说是一件神圣的门,村上隆受黑泽明的电影《罗生门》启发,根据日本平安时期的(公元794~1185)的门仿制而成。 这件作品中包含了他经常使用的吸毒者图案、发呆的眼睛,同样在另外几件画作中,巨大的眼球看起来像原子弹爆炸的中心。三幅巨幅的全景画,水平的叙事像传统的卷轴画,包含了愤懑的神、痛苦的鱼和龙,还有多重的海啸。

  另外,小幅的画作聚集了村上隆熟悉的动漫人物,如Dob。在一件作品中,他们看起来像是被从核冷却塔中逸出的臭气弄崩溃了。在另一件画作中,背景完全由黑色颅骨构成,Mr Pointy与一个思维泡泡一同出现,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读出这样的语言:“我们感觉到了战争的悲伤和无益,然而却不能为这个不可避免的人类行为赎罪”。

  1990年代,村上隆因他的卡通画作和雕塑在国际上声名渐起,这些作品有的过度可爱,有的色情甚至堕落,以他的的话来说就是一种“超扁平”的风格。他还沾染日本的亚文化“otaku”(御宅族),沉迷于性感、活泼的人物,在他的雕塑中,一个拥有巨大乳房的女孩使用奶索作为跳绳,一个金发男人舞动看起来就像是套索的精绳。

  他浮华的风格与动漫的叠合,朝向了朦胧的历史的严苛(他曾在东京艺术大学获得传统日本绘画的博士学位),以及政治的信仰。年轻的时候,村上隆是一个反核的积极分子,在他的写作和展览中,他经常强调1945年原子弹爆炸的影响,以及日本的和平宪法,以此作为他艺术中那些受到创伤的小可爱的前件。

  但是在2002年,当村上隆受邀与路易威登合作时,风格发生了急转,用他的卡通人物、露齿微笑的花和瞪视的眼睛装点了这个奢侈品牌的皮货。这是一次艺术与奢侈品的混搭,在这个财富极端不均的时代,这已经成为了无所不在的现象——翠西·艾敏的珑骧(Longchamp)钱包,达明安·赫斯特在亚历山大·麦昆 (Alexander McQueen)上的颅骨和蝴蝶,还有前赴后继的跟随者。村上隆的市场化甚至超过了百货公司:他将LV的字母放入他的画作中,在他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中附加了路易威登的精品店,与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和法瑞尔·威廉姆斯 (Pharrell Williams)的合作进更是一步巩固了这样的看法——村上隆已经抛弃了任何敌对的眼光。

  这些新作品标志着其回归到了一个更不屈的和更令人不安的风格。在一些作品中,微笑的花依然存在,但是在颅骨、黑暗、污染的河流构成的背景下,它们显然已做了调整。一件大型雕塑中的卡通人物似乎正在融化,还有核灾难和其它灾难的受害者。在展览的开幕式上,村上隆说道:“即使是使用娇小可爱的人物形象,我也试图描绘一个天启的世界。但是现在,他们有可能融进了一些更加黑暗和更加凶险的东西”。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