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4月13日 星期六

财经 > 收藏 > 业界聚焦 > 正文

字号:  

八仙过海:画廊如何在拍卖季讨生活

  • 发布时间:2014-09-03 09:27:54  来源:人民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毕晓娟

  每到拍卖季,大家谈论最多的莫过于拍卖场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拍卖事件:不是谁家征了一件好拍品,就是哪家拍卖公司又攒出了一个怎样的专场,或者哪件拍品高价成交了,抑或谁谁谁的作品流拍了……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但是不是在每一个拍卖季里,忙碌的只有拍卖公司以及那些依托拍卖而生活的各色群体?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作为一年当中仅有的两次集中拍卖季,不管是春季拍卖还是秋季拍卖,因市场的集中交易所带来的便利自然不会因称谓而决定其享有者,画廊同样在拍卖季里忙碌着。

  拍卖季画廊生存手段大揭秘

  拍卖季之所以受人关注,与其自身的交易形式有着密切的关系。拍卖作为诸多市场交易方式当中发展最为顶尖的一种,能为某一领域当中的拍品实现利益的最大化,价格呈现也相对更为直接以及客观。以艺术品交易市场当中的价格呈现为例,拍卖场中产生的价格比起一级市场当中的任何交易方式都要更加透明与可见,同时,更高的价格往往更能刺激艺术品的交易与消费。试想,一件艺术品在一级市场当中不论以怎样的价格成交都不会引起足够的关注,而一旦将高价的成交送至拍卖场后,一个天价成交记录的诞生无疑能够引发更为广泛的关注和议论。这对于艺术家以及买卖双方而言,都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

  拍卖在国内艺术品交易市场当中的主导地位已经不可撼动,那么,在以“拍卖”命名的拍卖季中,画廊作为被动参与者,又有哪些生存的手段抑或有别于其他时间段的经营方式呢?下文将会着重选取几点加以分析。

  展览——被动迎接

  作为画廊诸多职能当中最为基本也是维持画廊正常运作基础的展览,自然要在拍卖季为画廊的生存提供更多的支持。或许有人会质疑,画廊的展览更迭是非常频繁的,无论是拍卖季还是非拍卖季,画廊的展览频率与展览规模并未有太大变化,这怎么能作为揭秘性的生存参考呢?

  诚然,对于任何一家经营相对稳定且正常的画廊而言,拍卖季与否并不会对其展览活动带来太大的影响,尤其是那些经营时间长且品牌号召力十足的画廊,一年的展览计划或许早在拍卖季到来之前就已经敲定。至于那些志在以出租场地为生存目标的画廊,拍卖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下一个展览谁来买单。对于上述两种画廊而言,或许拍卖季的到来真的没有太大的意义,但试问,如此性质的画廊在国内有多少?相信答案不会超过两手之数。既然如此,更广泛存在的众多平凡而又普通的画廊选择在拍卖季推出一些充满特色甚至是迎合当前拍卖市场需求的展览又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呢?

  拍卖季的到来,为市场积聚了人气,尤其是对于当前国内拍卖公司最为集中也是画廊数量最为庞大的北京而言,在短短不足两个月的时间内,数十家拍卖公司先后举办大型拍卖会所聚拢的交易氛围是非拍卖季所难以企及的。面对如此难得的交易场面,如果说画廊心甘情愿地置之不理,估计没有哪个人会选择相信。

  买卖双方的集中在为拍卖市场聚得人气的同时,也为整个京城的艺术品市场带来了足够的买气。同样属于交易市场当中的一环,画廊固然有着属于自己的固定藏家群体,但如果有新的购买群体出现,相信没有哪家画廊不举双手欢迎。那么,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迎接这些新的买家群体?是把画廊的藏品送到拍卖会上试试运气还是策划一场别出心裁且质量过硬的展览以谋求主动?相信理智的画廊都不会在这一道选择题面前失分。因为这不是一道单选题,双选乃至多选才是画廊在拍卖季生存的王道。

宋昱霖《十八拍——永不停歇的镐》

  宋昱霖《十八拍——永不停歇的镐》

  艺博会——主动出击

  在画廊的年度计划当中,参加艺博会是一个必不可少的选项。这当中,实力雄厚的画廊有选择艺博会的主动权,而实力差一些的,却要面对艺博会的删选。作为画廊的第二大收益来源,参加艺博会或许能够带来收益,但不参加则一定不会有收益。

  大多数艺博会在时间设定上多少都与拍卖季有着交集,比如上半年国内多数画廊都想参与的两个艺博会——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和艺术北京艺术博览会。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在每年的4月份举办,这恰好是香港几家拍卖公司春拍举槌的时间:香港苏富比春拍从4月3日开始到4月8日结束;保利香港春拍的时 间则为4月4日至4月7日;中国嘉德(香港)春拍为4月的6至9日。而在这三场春拍之后不久,也就是4月14日,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如期而至。

  作为今年上半年国内画廊参与度最高的内地艺术博览会,艺术北京的举办时间虽稍晚于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但比之内地春拍的密集期还是要早上几日。4月30日,就在各大内地拍卖公司还在为春拍作最后准备之时,第九届艺术北京博览会一如往常在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开幕。180余家艺术机构的参展规模虽然无法与国际一流艺术博览会相提并论,但在短短的4天时间里,超过5万余人次的参观数量以及超过1000件艺术作品的成功售出,在实现了成交率较之上届增长的同时,也令96%的参展商达成了销售的目的。

  送拍——聊胜于无

  作为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画廊本身所具有的收藏职能也决定了其经营者在拍卖季中的可参与身份。依照正常的市场规律,拍卖公司的征集渠道原本应该以藏家和艺术机构为主,但在极富特色的国内艺术品交易市场体系当中,艺术家渠道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艺术机构参与拍卖的可能性。这也直接导致了很多拍卖公司在征集环节即跳过画廊等一级市场的平台,直接从艺术家手中收取作品。这种多少有点类似“只吃果子不栽树”的行为在饱受画廊批判的同时,也让画廊在市场竞争当中处在了一个极为弱势的地位。

  于是乎,多数画廊在拍卖季所能做的也就变得简单了许多,送上几件不成体系的作品供藏家筛选,挑中了是运气,挑不中也不会太过沮丧。为此,记者也曾与几家画廊做过交流,得到的答案大同小异,无外乎那么几个老调重弹的声音。“现在的市场不太景气,拍卖公司有选择性地征集作品很正常,而那些有过收藏履历的拍品自然更具市场的说服力。画廊所送拍的作品虽然在一级市场有过筛选,但不一定就意味着这些作品符合当前拍卖市场的需要。”“拍卖有一定的偶然性,任何一件拍品都有可能成交,相应的,也有可能流拍。每个画廊其实都有一定的收藏支持者,不一定非要依靠拍卖才能生存。送拍只是一种手段,但不是画廊销售的唯一渠道。”

蔡国杰《卢廉若公园》

  蔡国杰《卢廉若公园》

  迎合市场,拍卖季节展览多雷同

  对于目前艺术品交易市场当中的新宠儿——当代水墨,画廊自然不甘于让其只在拍卖市场当中“兴风作浪”,换言之,作为市场新需求的代表,拍卖也不可能成为当代水墨发挥与表现的唯一舞台。在今年的春季拍卖期间,众多画廊再度将“宝”押到了当代水墨当中。回首过去的几个月里,以当代水墨为主打的展览也不在少数。一进入4月份就开始宣传造势的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年度系列大展之“山水”篇——“2014典藏·山水作品展”,无疑是上半年国内水墨艺术领域当中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展览。以中国国家画院16位艺术家为班底的“2014典藏·山水作品展”虽然仅是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年度系列大展当中的第一个展览,但如此的参展阵容以及呈现规模,很难不让人多看几眼。同时,曾明确打出销售旗号的国展美术中心也借着这一展览的开幕,正式向业界开放了一众国家画院艺术家的销售渠道。

  与当代水墨在目前国内艺术品交易市场的火爆相似,已经备受关注的年轻艺术家群体也在春拍期间发力。以“青年艺术100”为例,一系列围绕年轻艺术家群体的展览相继展开,虽然有着为即将上演的“2014年度青年艺术100”大展预热的嫌疑,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目前消费性收藏渐趋稳定的市场背景下,这些市场价格不高但视觉效果不错的年轻艺术家作品正在成为消费性收藏群体的主要关注对象。可以说,对于年轻艺术家群体的运作不无迎合该类市场需求的成分存在。

  当代水墨也好,年轻艺术家群体也罢,画廊在拍卖季节以多少有点雷同的方式赚取的生存空间都只是在为二级市场锦上添花基础之上的被动之举。虽然在今年的春拍当中传出了很多关于拍卖公司即将放手侵扰一级市场的声音,但最终结果如何,仍未可知。显然,国内画廊看“天”吃饭的日子还将持续,或许当有一天这一僵局被打破之时,拍卖季对于画廊而言才会真正变得不再那么难熬。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