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16日 星期六

财经 > 收藏 > 藏品热点 > 正文

字号:  

古玩收藏:寒冬里沉淀真味

  • 发布时间:2016-01-06 10:25:38  来源:人民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田燕

  

漫画:颜庆雄

  时值年初,深圳市罗湖区新秀路上,黄叶飘零,余下不多的些许叶子挂在枝干上,透露出一股萧索之气。

  新秀路最著名的建筑群落当属著名的深圳古玩城。喜欢古玩收藏的人们都知道,这里是深圳最大的古玩交易市场。几年前,同样是岁末年初之际,记者探访此地时,人流如织、停车场车位难求。而此时此刻,巨大的建筑群里,偶见零星游人, 不少临街旺铺的玻璃门上更贴上了白底黑字的“转让”广告。

  深圳古玩城十年老铺德宝轩的负责人胡芳告诉记者,2015年可谓古玩收藏的“寒冬”,“今年深圳古玩城有超过1/3的古董店或倒闭或转让。”而这只是全国古玩收藏市场的一个缩影。一段时期以来,古玩市场不断降温,无论是拍卖还是终端交易,2015年均跌跌不休。不过,本报记者在走访藏家、古玩拍卖专业人士、文博专家时,他们都表示,“寒冬”并非坏事,对古玩收藏来说正好是一次沉淀和反思。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刘莎莎

  市场遭遇拐点,豪赌某件古玩的时代不复返

  冬天真的来了!1月2日,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已是下午三点多钟,记者在深圳古玩城看到,三三两两的顾客只是偶尔出现,众多商铺门可罗雀,有的店主拿着手机上网,有的在独自喝茶。在一家出售剔红的店内,记者与店主聊起来,店主介绍,因为爱好剔红所以接手了别人的这家店,但生意一直不好,几个月下来入不敷出,已经倒贴一大笔钱了。

  如此情形绝非“深圳特色”,其他城市的古玩市场同样生意凋敝,人气低迷。《古玩艺术品这个冬季有点冷》《中国古玩收藏市场低迷》《扬州古玩市场遭遇寒冬》等文章频频见诸于媒体报端。

  实际上,不仅仅是古玩城、古玩市场,古玩、艺术品拍卖行2015年的日子也不好过。数据统计,截至2015年6月31日,2015年春拍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额仅为244亿元,同比下降 27.2%,成交量同比下降40%,成交率同比下降12.89%。纵观全年市场,从拍卖成交额、成交率等指标看,持续数年调整的古玩、艺术品拍卖市场,仍然没能走出困境。不少业内人士都发出“中国拍卖业遭遇最冷一年”的感叹。

  在市场持续调整的情况下,面对高额成本,许多中小拍卖公司不得不少拍,甚至停拍。随着各中小拍卖行的相继停拍,全国的拍卖行业开始“洗牌”,中上等的拍卖公司都开始赔钱,小拍卖公司则难以生存。国内资深拍卖业专家季涛表示:“资本蜂拥进入,投资古玩、开拍卖行的时代已经结束。与此同时,在古玩拍卖市场上,收藏家出手越来越谨慎,一掷千金、不计成本豪赌某一件古玩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资深藏家阿芳告诉记者,2000年以来中国古玩收藏呈现出几何式增长,随着社会的富裕,古玩已然演变为“全民收藏”。然而,从2011年开始,中国古玩市场遭遇拐点,拍卖市场上书画、瓷器的成交出现缩水,一些旧货市场、古玩城的生意也转入冷清。阿芳分析说:“古玩收藏盛夏入寒冬,一方面与经济大环境有关,另一方面也是此前市场过热的调整。”

  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甘学军认为,如此调整,对古玩收藏市场并非全是“利空”,“无论是藏家和卖家,都可以趁此机会休养生息,汲取文化养分,提高鉴别能力。”阿芳是国内有名的刺绣藏家,在她看来,所谓危机,有“危”就有“机”,此时也是藏家入市的大好时机。“现在市场冷淡,古玩的议价空间变大,某些杂项价格已经见底。比如,今年走得很好的古玉,一块清代的和田白玉比如今开采的和田白玉还便宜。只要眼光好淘到珍宝的机会更多,成本也更低。”

  “互联网+”改变生态,赝品生存空间变窄

  过去,国内古玩买卖的途径不外以下几种:藏家之间的人际流转,各地的古玩城、古玩市场淘宝,“国字号”文物商店买卖以及拍卖场举牌。如今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古玩收藏也搭上了“互联网+”的快车。就在实体交易遭遇寒冬之际,移动互联网上,古玩收藏却方兴未艾。

  收藏家向北告诉记者,如今古玩买卖的玩法越来越多,“比如,现在很多人开始在微信上买卖古董,还有各种古玩交易的大微信群。”向北的爆料让记者大开眼界。然而,在微信上买卖价值不菲的古董,真的有人交易吗?安全性又如何保障呢?对此,向北解释说,这种古玩微信群实际上就是一个古玩交易平台,“本来收藏家都有自己的圈子,在这一行久了,谁手里有什么东西,熟人心里多少都有数。古玩微信群最初也是志同道合的藏家们分享信息的地方,后来慢慢演变成交易的场所。谁手里有好东西,群里晒一晒,有看中的即可交易。”

  至于安全问题,向北表示,“群主是监管者。凡是在群里的交易,群主都要收取一定佣金。如果古玩有真假问题,群主会负责调解。”

  “互联网+”给古玩收藏界带来的转变不仅是“微群交易”。 在深圳古玩城经营了十多年的德宝轩负责人胡芳十年前移民法国,长期奔波在中、法两国之间的她曾经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欧洲古玩拍卖经纪”业务。她告诉记者,前几年,中国古玩市场非理性增长时,海外拍卖场成为国内资本溢出的渠道之一。“欧洲有很多古玩拍卖行,当时这些拍场的价格比国内拍场更理性,可挑选的东西也多。我在国外,就曾经帮国内的藏家举牌拍东西,收取佣金。”而如今,胡芳表示,这种“代拍服务”已被互联网所替代,“很多欧洲的拍卖公司都推出了同步的互联网拍卖服务,坐在电脑前,你在法国拍跟在中国拍都是一样的。”

  此外,长期在欧洲贵族家庭里“淘宝”搜罗古玩回国出售的胡芳还告诉记者,“互联网+”改变了她的经营方式,“过去,我都是按自己的喜好在欧洲淘宝。现在,我会一边淘一边用手机发图给藏家,按需定向淘宝。”不仅如此,现在各种古玩交易的网站以及手机应用程序如百花争艳般“怒放”。在胡芳看来,移动互联给古玩交易带来的最大变化是——信息越来越透明,赝品生存的空间越来越狭窄。“过去买卖古董,交易渠道少,可查信息也少。如今,买卖古董,不仅查阅信息快速、丰富,而且交易极为便利,可以购买的渠道也越来越多元。”

  离开文化谈收藏,资本游戏很危险

  古玩古玩,到底玩的是什么?在古代,古玩是达官显贵士大夫阶层的雅趣。所谓“把玩”,古玩在他们的眼中是艺术品,是文化的结晶。到了当代,我国文物古玩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当作“四旧”,被破坏与抛弃。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复苏,少部分嗅觉灵敏的人开始涉猎古玩收藏,当代大藏家马未都就是上世纪80年代在琉璃厂以及各地古玩市场里淘出他如今的“收藏帝国”的。“当时大家把家里的旧东西当作垃圾,低价处理,那时淘古玩的成本很低。”深圳星河艺术馆馆长朱求真说。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市场经济飞速发展,一批“先富阶层”开始购买古玩。醴陵釉下五彩瓷收藏家罗磊光告诉记者,他就是从那时开始涉足收藏的,“当时做生意积累了些财富,我家世代都是教书匠,受家学熏陶,爱好传统文化。”罗磊光告诉记者,尽管当时踏足收藏领域的人还不多,但已有相当部分的“先富阶层”觉醒了。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之下,上世纪90年代,中国首批古玩、艺术品拍卖公司成立。在国外,拍卖场是古玩、艺术品流通的重要渠道。国际上赫赫有名的苏富比、佳士得均有超过200年的历史。在中国,古玩、艺术品拍卖才不过20余年。

  如果说上世纪90年代收藏尚且是“小圈子”的游戏,那么进入21世纪之后,收藏开始真正走入大众视野。尤其是在2005年之后,各种古董、艺术品拍卖屡创天价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网络。各大电视台也相继办起了“鉴宝”等节目。互联网上各种收藏类网站亦如雨后春笋般兴起。一时之间,国内一派收藏盛世之景。深圳星河艺术馆馆长朱求真表示,尤其最近几年,资本蜂拥进入古玩收藏行业,各种民营博物馆、珍宝馆成立,而古玩买卖的方式也越来越多元,“还有人将股权、众筹等概念引入古玩买卖。买家按出资多少决定拥有古玩的股份数量。”

  深圳博物馆副馆长郭学雷感叹说,如此这般,古玩收藏愈发演变成一场资本游戏,与它最初的“文心雅趣”可谓南辕北辙。如今,在世人眼里,古玩收藏就是资本增值的代名词。古玩早已单纯不再,有人将它用于“雅贿”,有人将其当作炫耀资本,还有人仅仅是把它当作炒作商品。郭学雷说:“如果没有真心热爱,仅仅是把古玩当作炒作商品,一旦市场风向转变,热钱流出,损失会很惨。”事实上,古玩收藏降温,这不仅是受经济大环境影响,更重要的是因为此前“虚火”太盛,介入古玩收藏的藏家缺乏对古玩最基本的热爱。

  在郭学雷看来,中国古玩收藏的健康发展离不开藏家发自内心的热爱,“只有热爱,才会懂古玩。只有懂古玩,才能延续文化。”藏家罗磊光表示,2015年的这场“寒冬”对古玩收藏来说,正是排出泡沫挤掉热钱,让市场沉淀“真味”,回归理性的大好机会,“古玩具有商品属性,但更是文化积淀,离开文化谈商品属性是愚蠢和短视的。”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