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6月27日 星期一

财经 > 理财 > 财富生活 > 正文

字号:  

低保父母为行骗女儿还债7年 未偿清其再骗20万

  • 发布时间:2016-01-22 08:51:24  来源:东方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明江

 

提到父母,她没有忍住泪水。

  提到父母,她没有忍住泪水。

  2008年,她因为办出国劳务骗了别人8000元,加上罚金和做生意借的钱,靠低保金生活的父母替她还债还了7年。

  2009年,债没还完呢,她又“重操旧业”,以帮人找工作为名诈骗了约20万元,然后逃到辽宁。近日,45岁的她落入法网。

  昨天,新文化记者在看守所内问她,为什么要行骗,她想了想说:“因为爱情。”

  巧合之下帮人办成工作

  1月19日,吉林市公安局龙潭分局新安派出所民警徐鹏向新文化记者介绍,这起案件要从2009年说起。

  当时王某在吉林市一家知名酒店担任服务员领班,男友陈某没有固定工作。陈某以前结过婚,虽然离了,但是和前妻的姐姐刘女士关系不错,有时候还一起打麻将。

  有 一次打麻将的时候,刘女士称女儿小白正为找工作发愁。而王某在酒店上班时认识了一个在法院工作的人,便称可以帮忙介绍工作,并向刘女士要了2.5万元。别 说,这件事真办成了,小白到吉林市某法院当了一名速记员。刘女士认为王某很有能量,但是她不知道,王某是偶然间听说法院当时正在招收速记员,便帮着小白报 了名。

  “其实当时只要条件符合,都可以成为速记员,不过没有编制。”徐鹏介绍,王某把2.5万元自己花了。

  以办工作为名诈骗逃跑

  “这件事上,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虽然人家法院那头没要钱,这钱也应该算我的。”1月21日,吉林市看守所内,王某说,再往后的事,就是一步步给自己挖坑了。

  当小白提出速记员没有编制,想换个工作时,刘女士再次找到了王某。此时,王某想起来不久前听到的吉林市政府某位领导的名字,便谎称认识他,可以帮忙。

  这 样,王某以疏通关系、找人替考等各种名义,先后要走了刘女士10余万元。另外,刘女士的侄子也想办工作,于是王某又要走了近10万元。但是,这回她已经办 不成什么事了。直到2010年,王某的手机变成空号,人也杳无踪迹,刘女士才意识到被骗,到公安机关报了案。但民警多方寻找,始终没有王某的消息。

  低保父母帮她还债

  “打盗骗保民安”冬季治安攻势开展以来,新安派出所民警颜卿重新梳理此案,来到王某家里走访。想不到王某的父母竟然求民警尽快将她抓到。

  原 来,在2008年的时候,王某就因出国劳务诈骗8000元被抓过一次,加上罚金一共2.4万元,后来取保候审。她和前夫做生意还借了好几万,一直没还上。 “她父母身体不好,靠低保金度日,一直到2014年才把这些钱还清。这下子又出来20万,她父母实在管不了了。”颜卿说。

  王某的父母还说,她从小就没正事。“(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家里有台彩电是相当了不得的事。可是她因为没钱花,偷摸就给卖了。那会儿她20来岁,早过了不懂事的年龄。”徐鹏介绍。

  2015年12月,颜卿等民警梳理各方面线索,综合评判后认为王某应该在辽宁省阜新市,便追了过去。可是到了她打工的浴池,得知她因为经常偷吧台内的钱被开除了。

  最终,民警通过摸排走访工作找到了王某。她承认了诈骗事实,并称钱早就花没了。如今王某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现被羁押于吉林市看守所。

  对话

  有家不敢回 只能在跟前转(这是王某第一次在看守所迎接春节,她说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很难受。外逃的时候,她都是一个人过春节,但是很想家,切身感受到了“每逢佳节倍思亲”。)

  新文化:马上要过年了,你却在看守所里。

  王某:(这种滋味)很不好受。以前我进来过一次,那是2008年,也是因为诈骗。但是那次是夏天,而且很快就取保候审了,不像这次,到年根儿了。一想到长到45岁了,要在看守所过年,心里就难受。

  新文化:想家吗?

  王某:想。说不想是假的,经常想我爸妈。新文化:你对家的理解是怎么样的?

  王某:家是我最渴望的东西。父母拿我当掌上明珠,可是我没学好,做错事了。

  新文化:想家的时候会跟父母联系吗?

  王某:知道我身上有事,不想拖累他们。有的时候实在想家了,就悄悄坐车回吉林,也不知道该找谁,家人、朋友都不敢联系,就只好自己盲目地溜达。打车绕着家跟前转两圈,在大街上随便转悠转悠,然后就回辽宁了。其实回来也不是要干啥,就是觉得看一眼,心里能舒服点儿。

  因为爱情,才走到今天

  (王 某以前在吉林市一家知名酒店做服务员领班,每月工资3000元左右,这在当时也算不错的收入了,为什么要行骗呢?王某的理由是“因为爱情”。她有过一次短 暂的婚史,还有一个处了四五年的男友陈某。但在她的话语中,分别用“前夫”和“丈夫”来称呼,尽管她和陈某没有登记,甚至早已分道扬镳。)

  新文化:我发现你说起陈某喜欢用“丈夫”这俩字。

  王 某:其实我们没有正式结婚,就是在一块过日子。我原来结过婚,但是过了一年多就离了,后来认识了陈某,感觉很好。他大我两岁,是下岗工人,不过家里条件还 行,父母总给钱。但是他成天打麻将,好吃喝,总是在浴池里混。现在想想我也是贱,就是喜欢人家,离不开他。要不然,也不会走到今天。

  新文化:你是为了他才行骗的?

  王某:嗯。开始那次帮办工作白得了两万五,我们很快就花光了。后来没钱了,我挣的钱也不够他花啊,还总吵架。我就寻思怎么弄钱,正好他的前大姨姐又要办工作,我们就寻思再要点儿,然后就一步步越来越多了。

  新文化:你对他很好吧?

  王某:是啊。用骗来的钱买“貂儿”,我买了一件,给他买了两件。

  新文化:后来分开了因为啥?

  王某:钱花没了,又开始吵架。而且还不上钱啊,我觉得应该一人还一半,他也知道钱咋来的,可是他不同意,还打我,我就走了,再也没联系。我觉得我的人生是失败的,我的婚姻更是不幸,要是当时喜欢的是正经过日子的人,不能这样。

  “我是挺混蛋的”

  (在整个采访中,谈及过往的婚姻、爱情或者诈骗行为,王某都很镇定。但是,一提到她的父母,眼泪就哗哗流。她觉得,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父母。)

  新文化:你知道2008年那次诈骗,连赔偿加罚金,再算上你以前的欠款,是怎么还的吗?

  王某:我父母还的。新文化:你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还完的吗?

  王某:不知道。新文化:他们从2008年开始还,一直还到2014年,还了7年。

  王某(捂脸哭):我对不起他们……我爸妈身体还好吗?我都好多年没见到了。就上次送衣服的时候看了一眼,也没怎么说话。

  新文化:他们对你很失望,很伤心。

  王某:我是挺混蛋的,恨我也正常。都是我自己作的。新文化:20多岁的时候,为啥把彩电偷摸卖了啊?

  王某:那次是我想引起他们的注意,还把窗玻璃砸了。从小到大我就任性,想干啥就要干啥。那会儿家里条件还挺好,基本上要啥都能得到,得不到我作一下也就得到了。

  新文化:你觉得是父母太溺爱你了,才导致今天?

  王某:不是。我父母对我弟弟也挺宠,他就不这样,打小就懂事。我纯属自己走歪路了,不听话。两个对象,我爸妈都不同意,我就是不听。现在想想,老人说的话对啊。

  新文化:你以前经常骗人吗?

  王某:其实真的不是,我以前不说谎的。但是,你说我不好吧,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还不错,我人缘还挺好。你说我好吧,还干出这事来。唉!我也不明白自己!

  有的时候实在想家了,就悄悄坐车回吉林,打车绕着家跟前转两圈……

  用骗来的钱买“貂儿”,我买了一件,给他买了两件。

  你说我不好吧,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还不错,我人缘还挺好。你说我好吧,还干出这事来。唉!我也不明白自己!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