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1日 星期三

财经 > 理财 > 财富生活 > 正文

字号:  

女童冲入火海救人重度烧伤:我害怕但更想救姥姥

  • 发布时间:2015-06-17 14:03:23  来源:东方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明江

  高子涵

  对话人物:

  高子涵,2006年12月生,黑龙江绥化庆安县第三小学三年级三班学生。刘娟,高子涵的母亲,黑龙江绥化人。

  对话背景:

  今年4月21日,一场意外的火灾改变了高子涵他们一家人的命运:为了救出姥姥,子涵冲进火海,全身25%重度烧伤,而姥姥为了护住小子涵,用身体做屏障,全身65%重度烧伤。大火过后,祖孙俩住进了哈尔滨第五医院进行救治,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巨额的医药费和植皮手术费用让后续治疗成为难题。无奈之下,子涵的妈妈发帖求助,许多爱心人士伸出援手。

  日前,子涵和姥姥接到唐山一家烧伤医院院长的邀请,转院到唐山,医院承诺免去她们一切治疗费用,直到她们康复。昨日,高子涵和母亲刘娟接受了华商报记者的专访,讲述火灾时的情景和之后的治疗情况。

  女童妈妈:医药费太高孩子哭求救姥姥

  华商报:火灾那天你也在现场,当时是什么情况?

  刘娟:我妈妈家在庆安县建民乡建发村,因为孩子在县里上学,我们娘俩平时租住在县里。4月21日那天,我妈打电话说她身体不太舒服,我就带着孩子回去看她,当晚就留下了。大概是晚上10点多,我们已经睡了,我突然听到噼啪响,发现屋里的电线着火了。当时我和孩子、我妈妈都在西屋,我叫醒她们后,就赶紧去厨房拉掉电闸,又去东屋把我80多岁的爷爷叫起来。再回西屋时,看到孩子正拉着我妈的胳膊把她往外拽,可就差几步到门口时,烧着的塑料棚顶掉下来,我妈把孩子压在身下,两人都倒在地上。我听到她们的惨叫,整个人都蒙了,两个人已经面目全非了,脸上身上全是烧焦的皮,还淌着血。我到现在都不敢回想当时的情景。

  华商报:孩子和姥姥的伤势如何?

  刘娟:当晚,我们赶紧把祖孙俩送进哈尔滨第五医院救治,孩子烧伤面积25%,我妈妈烧伤面积65%,都是重三度烧伤。

  收到捐款女孩在窗上画了很多心

  华商报:家里人靠什么生活?治疗快两个月,医药费能负担得起吗?

  刘娟:住院不到两个月,已经花了30多万。我们家就是普通的农村家庭,我爸爸和老公都在外打零工,爸爸帮人种地,老公给别人开车送货。家里还有37亩地,出事第二天就让我弟弟赶紧卖了,换了4.5万元。这些根本不够。在哈尔滨住院6天,两人的医药费就花了11.2万元,实在住不起了,我们只好冒着感染的风险转到绥化市医院。我们用不起太贵的药,只能给祖孙俩用最基本的消炎药先维持着。医生说,女儿的情况可以做植皮手术了,可我们负担不起,当时我妈还没脱离危险,每天最基本的医药费也要5000多元,她甚至说要放弃治疗,把钱省下给孩子做手术,孩子也不干,她说姥姥为了救她才受那么重的伤,她没关系,一定要救姥姥,两人哭成一团。我真的走投无路,只好在网上发帖求助。没想到发帖几天后就收到了好心人的捐款。

  华商报:还记得第一笔救助款是多少钱吗?

  刘娟:我记得非常清楚,是5300元。那是我的一个老乡把我的求助帖转发到了他的微信朋友圈,呼吁他的朋友都来捐款,我们才得到了第一笔救助款。当时祖孙俩已经转到绥化医院,我们手里一分钱都没有了,医药费都还欠着,收到钱立刻给了医院,3300元是母亲的医药费,2000元是女儿的。

  出事前,子涵是个非常活泼调皮的孩子,住院后她除了换药时会哭,其余时间就是不做声地待着,不走出病房一步。得知有好心人捐款,她什么都没说,在病房布满雾气的玻璃窗上画了很多心(当天是阴雨天,窗玻璃上有雾气)。

  获免费治疗祖孙俩都恢复得挺快

  华商报:到现在收到多少捐款?

  刘娟:之后陆续有好心人加我微信,很多人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把捐款打给我。现在我的微信好友已经有600多人了,还有好心人直接去医院看望孩子和姥姥,留下捐款却不愿留名。到现在,我们已经收到了20多万元,特别感谢大家。华商报:现在为何转到唐山治疗?刘娟:绥化的医生说,治好妈妈和女儿的烧伤,至少需要26万元,这对我们简直是天文数字。正当我们陷入困境的时候,唐山古冶的一家烧伤医院的惠连旺董事长主动加了我的微信,他说可以给孩子和我妈妈免费提供医疗救助,而且不用植皮。6月6日我们就转到唐山了。

  华商报:现在祖孙俩恢复得怎样?

  刘娟:两个人现在都恢复得挺快的。现在我妈妈好些了,目前还有45%的烧伤,胳膊、腿、后背比较严重,现在只能平躺,翻身都需要人帮忙。孩子基本上好了大半,右胳膊和手受伤最严重,还得缠纱布。这孩子以前特别爱美,现在脸上2/3烧伤,头发剃掉,变成假小子,有一天照镜子,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她说“把镜子拿走,我太丑了,等我变好看了再照吧”。她还是挺乐观的。

  受伤女童:长大想当医生帮别人看病

  华商报:子涵你好,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伤口还疼吗?

  高子涵:谢谢阿姨,我好多了,身上也不太疼了。

  华商报:火灾那天,你都已经跑出去了,为什么又折回屋里去?

  高子涵:我还在睡觉呢,妈妈说着火了,快拉闸,我就醒了,看到着火了就赶紧跑出去,可是发现姥姥没跑出来,我想回去救姥姥,可是我们就差几步出屋了,大塑料布掉下来,就把我俩烧成现在这样了。

  华商报:当时火已经烧得很大了,你不害怕吗?

  高子涵:我害怕呀,可是姥姥还没出来,我更想救姥姥。

  华商报:你是不是从小就和姥姥一起生活?

  高子涵:我从生下来就是姥姥带我,我上幼儿园后才和姥姥分开,但每次放假我都会回去看姥姥。

  华商报:我看到你以前的照片是长头发,现在变成寸头了。

  高子涵:因为着火了,把我的头发烧坏了,必须剪短。我只有很小的时候才剪过这么短的头发,六七岁的时候才变成长头发的,我还是喜欢长头发。

  华商报: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吗?高子涵:我挺喜欢画画的。

  华商报:住院的这段日子,除了治疗外,每天都做些什么?

  高子涵:除了看电视就没什么了,因为医院没什么好玩的。我很想同学和老师。

  华商报:子涵长大了想做什么?有什么梦想吗?

  高子涵:长大后我想当医生,帮别人看病。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