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9月29日 星期四

财经 > 理财 > 财富生活 > 正文

字号:  

“虚拟恋人”成网络新兴职业 一周最多赚一千多元

  • 发布时间:2015-04-14 14:12:59  来源:中国妇女报  作者:张园园  责任编辑:张明江

  编者按

  从2014年下半年起,“虚拟恋人”成为一个网络新兴职业,在“地下”悄然流行起来。

  顾名思义,虚拟恋人,就是花钱雇个人和自己恋爱。虚拟的恋人也是真实存在的,但看不到、摸不着,只能通过微信、QQ等网络方式,陪伴在网络那边,感情也只依存于网络。“触碰不到的恋人,温暖你生活的每一点一滴。也许在远方,有这么一个人,一直在陪伴你,守护你。TA不求永远,只是单纯地希望,你在微笑。正像淘宝网“虚拟恋人”的广告词。

  在淘宝,从去年7月开始,越来越多的“虚拟恋人”店铺申请加入。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9月至今,超过上万人在网络上购买“虚拟恋人”服务。爱情真的变成了一桩当事人双方可以公然交易的买卖。而“陪我”“喃喃”等一批以陌生人付费情感社交为主营业务的App迅速上线,寻找“爱情”的过程变得更加程序化、简洁,且隐蔽。

  如此贴心的“虚拟恋人”,看上去很美,可是用钱买来的感情,含金量多少?在一场场虚拟爱情中,人们得到的是什么,失去的又是什么?如果爱情只是一场短暂的收费服务,触不到的“恋人”又能陪你走多远?

  本报记者带你走进“虚拟恋人”秀场,还原这场正在盛行的爱情买卖。

  通过手机或电脑,和遥远的那个他(她)谈情说爱,聊人生聊理想,还能吐槽逗乐,这种“贴心”的个性化服务令不少年轻人享受或迷恋上这种“快速爱上虚拟恋人”的感觉。

  而近日,通过调查记者发现,有淘宝店被媒体曝光以提供“虚拟恋人”服务为幌子,从事有偿淫秽色情表演,日前,“虚拟恋人”“触不到的恋人”“二次元恋人”等相关关键词也均被淘宝网屏蔽,即使偶尔能搜索到店铺页面,点击之后也会迅速跳转,显示查看的宝贝不存在。之前活跃于淘宝网上的众多“虚拟恋人”店铺几乎全部陷入沉寂。

  “饮爱情之鸩,止孤独之渴”

  “只爱你一个人。”

  “欧巴,喜欢你,么么哒!”

  “亲爱的宝贝,要早点休息哦!”

  “你是我的唯一,一直都想你。”

  ……

  这些动听的绵绵情话,不是恋人间的亲密私语,而是两个陌生人在一段一小时、一天或一周的短暂“爱情”中的告白。一个完美的“私人定制”的恋人,一段浪漫热烈的爱情,在网上只需花费5元至几百元不等即可轻松获得。

  “80后”女孩小张失恋后一时无法排解痛苦,曾购买过一天的“虚拟男友”服务。“一开始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生怕被熟人发现,又怕上当受骗。”然而,经过短短一天的交流,“虚拟男友”对小张无微不至的关心和耐心的安慰开解,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对方是个‘暖男’,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跟我前男友完全不一样。”这种短暂的轻松和甜蜜也令小张回味无穷,对近乎完美的“男友”啧啧称赞,“要是现实中也有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

  之后,小张又理性地分析,也许对方在现实中并非如此完美,“这就是逢场作戏,跟表演一样。”但她依然强调,“花几十元钱体验一下被宠爱的感觉,很值得。”

  记者发现,不少网店都在招聘“男友”,但表示“女友”人数已够,随机询问了几位淘宝店主,得知购买“虚拟恋人”服务的女孩很多,不少人还是回头客。

  记者观察到,很多顾客都会在“商品评价”中留言,对“恋人”的服务给予评价,有的还会上传双方聊天内容的截图。不少女顾客在留言中表示,被“虚拟男友”的幽默、贴心等种种完美特质所打动:“好喜欢这种男生!简直无法自拔了。”“他是很暖的男生。我忙起来会忘记吃饭,他会提醒我。谢谢他一天的陪伴!”……

  然而,来自二次元世界的万般柔情与悉心呵护,消费结束后留下的除了美好回忆,还有更深的空虚寂寞。

  “原本就是觉得无聊才找个‘虚拟女友’聊聊,聊天时卿卿我我,感觉快成真的恋人了。结果购买时间一到,对方毫不犹豫地取消了我的好友,当时心里还真有些不舒服。”小伟讲述自己购买“虚拟女友”的心路历程,短暂的充实过后回到现实,步入了更深的虚无,“真像一场梦”。他还自嘲:“说不定在对方眼里,我就像个小丑,花钱买来的感情还想当真。”

  也有人在交易结束后一时无法走出短暂却热烈的情感。一位店家曾转发一位女顾客在交易临近结束时对“男友”恋恋不舍的文字截图:“越是这样,就越喜欢你,就越离不开你,就越是觉得你重要啊,还是你已经麻木了……我会一直陪你的,不会找其他人……”而这些心酸的独白,并未得到对方的丝毫回应,因为交易已经结束。店家的评论倒也中肯:“虚拟男朋友,爱上就会消失了,毕竟是不存在的。希望你能遇到真正爱你对你好的人,要幸福!”

  这种感觉,可能正如一部讲述“虚拟恋人”影片的评论所写:“饮爱情之鸩,止孤独之渴。得片刻清凉,获无限烦恼。孤独是人类永恒的宿命。”

  “有人最多一周能赚一千多元”

  为更深入地了解“虚拟恋人”,记者购买了一个小时的“虚拟男友”服务,店家派来的“男友”臭臭准时在约定的时间将记者加为QQ好友。臭臭很活泼,上来就主动打招呼,看到有些冷场,还幽默地调节气氛。

  自称刚20岁出头的臭臭喜欢发各种流行的QQ表情,会说 “我只和你聊天,我这么专一”“谁让你这么迷人”之类讨巧的话,尽管聊天才刚刚开始,却表现得像是老熟人。与臭臭的聊天中,双方也很默契地不会过多询问对方的真实身份。“这是行规,再说,说了也不一定是真的。”

  据臭臭介绍,他有一份工作,做“虚拟恋人”已经挺长时间,不图挣钱,就是图开心,因为自己“很怕孤单”,陪别人聊天也是他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

  说到“虚拟恋人”的工作,臭臭说刚开始觉得很好玩,随着接单增加,现在也有些麻木了,“时间长了心累”,但他自我感觉当“恋人”时还蛮“走心”,“如果把这个当成工作来完成是做不好的”。

  聊到收入,臭臭很警惕地拒绝透露自己与店主具体的分成方式。他表示,尽管需要跟店主分成,但自己不会私下接活,因为店里有规定,想再购买服务只能去店里下单。

  聊天时间到,臭臭礼貌地与记者告别,提醒别忘了确认收货和对他的服务做出评价。

  记者又辗转联系到从事“虚拟女友”服务的女孩小林。小林已当了几个月的“虚拟女友”,目前是某个“虚拟恋人”App的一名管理员。

  据小林介绍,很多从事“虚拟恋人”的都是兼职,有的是大学生,有的工作比较清闲,上网方便。小林表示,自己有稳定工作,做“虚拟恋人”服务起初只是觉得好玩,也想顺便找个男朋友,之后便隔三差五地做起了“虚拟恋人”,但也是为了娱乐,“想玩就来玩玩,不想玩就不理”。

  小林所任管理员的App快要正式上线,目前她正在努力拉更多想要兼职的女孩加入“虚拟女友”的队伍,“因为怕到时男顾客多,‘女友’不够用”。她还强调,App上的业务主要靠“虚拟女友”们自己抢单,“在这里不用和卖家分成,可以诱导顾客续费,干得多挣得多。专门来赚钱的通常收入不菲,有人最多一周能赚一千多元”。

  “不能逾越法律和道德的界限”

  记者发现,“虚拟恋人”服务的经营并非只集中在淘宝网上,在微博、微信、QQ群、App”中都有涉及。

  尽管淘宝网屏蔽了与“虚拟恋人”相关的关键词,但在微博、微信、贴吧等社交媒体几乎未受波及,仍存在大量“虚拟恋人”的广告等信息。

  此次淘宝大规模屏蔽关键词的行为,也引起一些店主不满,希望淘宝可以区别对待。“这些店铺是有色情服务的,可我们是一直贯彻自己道德观念和原则的。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真的合适吗?”

  对此,温州市律师协会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朱祖飞律师表示,在不违背公序良俗的前提下,在法律框架内,“虚拟恋人”作为一种付费聊天的服务形态应当允许其存在,但是不能逾越法律和道德的界限。

  朱祖飞指出,在加强对行业监管的基础上,经营者更应自律,遵守道德规范、合法经营,有些经营者“挂羊头卖狗肉”的违法行为会影响到整个行业的生存和发展。他还建议,消费者在选择和购买“虚拟恋人”服务时,应当注意个人财产安全,保护个人隐私,同时,自觉抵制不良商家的非法产品。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