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7月07日 星期四

财经 > 理财 > 财富生活 > 正文

字号:  

揭秘IT员工加班困境:要么就离职要么就过劳

  • 发布时间:2015-04-13 15:08:01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温建敏 李小旭 杨辉  责任编辑:张明江

  沈明亮(左)在医院病房内,每天他都要输液维持生命

  4月11日,周六,深圳市罗湖区罗沙路一个大楼里,闻泰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下称闻泰公司)的大门紧闭。

  “隔着玻璃可以看得很清楚,里面还有人在加班,但门是锁着的,不让我们进。”张斌的妻子闫海琼说。

  张斌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硕士,曾经是闻泰公司软件部驱动及系统组经理。3月24日上午8时40分左右,年仅36岁的张斌被发现猝死在闻泰公司租住酒店的马桶上面。家属提供的记录表明,张斌经常连续加班到凌晨两、三点钟甚至五、六点钟,短暂休息后上午又开始工作。张斌的妻子认为,张斌猝死与长时间连续加班有关,是过劳死,对此,闻泰公司并未否认,但赔偿问题至今未达成协议。

  同为“IT民工”的陈岩说,这已经是不知多少次看到同行加班猝死的新闻了,“这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例,无加班,不IT”!

  案例1

  猝死清华硕士

  生前抱怨:我太累了

  根据家属的描述,2014年10月份,张斌被公司指派到南山科技园参与华为项目的封闭开发,负责软件开发管理工作。公司租住附近酒店作为项目开发期间住宿场所。由于项目进度紧、难度大,作为此项目的软件负责人,张斌经常加班加点,而且没有加班工资。

  “从项目组微信圈及邮件的记录来看,张斌经常连续加班到凌晨两、三点钟甚至五、六点,短暂休息后上午又开始工作。难得的春节假期,年初三就开始加班,公司不断地催促进度,施加压力,而在他猝死的当天凌晨1点,张斌还发出最后一封工作邮件。”闫海琼说。

  闻泰公司承认张斌此前有加班行为,对于家属提出的“过劳死”一说,该公司并不否认这个说法,但表示一切以最终鉴定为准。

  最令闫海琼难受的是,接到这个项目时,小孩才出生没多久,但几乎没怎么见到父亲,现在更是永远见不上了。“因为是‘封闭开发’,吃住都在酒店,公司离家才半小时的车程,他却几周才能回一次家。”

  张斌的姐姐张丽回忆说,这半年来,怕打扰张斌的工作,连电话都不敢给他打。“最后一次见面是张斌去世前一周的周日。他身上穿的还是我很久前给他的一件衣服,妈说那件衣服已经一个月没换了,没时间。”

  张丽说,张斌走前的那个周日就跟母亲说了一句话:“我太累了。”这也是他留给母亲的最后一句话。

  案例2

  “百度病人”沈明亮

  “打死我也不加班了”

  “如果再有选择,打死我也不加班了。”32岁的沈明亮自称由于常年加班导致“胃肠瘫痪”,如今只能长期住医院靠营养液维生。

  沈明亮曾在百度公司广州分公司工作,媒体报道后,他以“百度病人”的身份闻名于网络。尽管被同事驳斥称“他是长期吃方便面才把肠胃吃坏的”,他也自称并不怨恨百度公司,但至今坚持认为导致自己身体垮塌的原因是过度加班。

  2005年,不到22岁的沈明亮从湖北老家南下打工,2006年,他从百度的代理商成为了百度广州分公司的一名销售员。

  作为销售员,沈明亮主要收入来自于业绩提成。为了生存,白天,他忙着打电话、跑客户,中午匆忙吃个盒饭,喘口气,又进入到打电话、跑客户模式。

  “下班时间”成了他进入到加班模式的“闹钟”,“下班时间”到了,他第一时间不是吃晚饭,而是对白天的工作进行总结、写第二天的工作计划、找客户资料,当这一切安排妥当,沈明亮一天的工作才结束。往往沈明亮刚吃上晚饭,别人正在吃消夜,或者已经睡觉了。

  2009年,沈明亮从销售员晋升为销售经理,他的加班更多了。除了要管好自己,还要带好整个团队,“我们一天到晚很多事情,日计划、周计划、月计划,动不动就是明天的工作安排精确到小时,每天、每个员工你都要安排,做了管理真的是很辛苦。”

  当工作继续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身体开始向沈明亮发出了警报。2010年开始,沈明亮的肠胃对长期的加班发出了“抗议”:胀气、呕吐、不消化,吃下去后就要吐出来,后来连胆汁也一并吐出来。吃,对于他来说是最奢侈的事。

  2010年8月17日,身体顶不住的沈明亮,向公司提交病假申请并开始休假。然而几乎跑遍全国的知名医院,病历百余本,曾先后被诊断为胃瘫痪、结石、消化功能紊乱等,2014年初,又被初步诊断为“肠梗阻”。然而,至今医院还没有确切的诊断。

  “简单说,就是胃肠瘫痪,我吃的东西,进不了胃肠,因为根本消化不了,只能吐出来。”沈明亮说。

  2008年领奖时还壮硕的沈明亮,如今暴瘦,体重从140斤下降到90斤左右。“有一次我哥哥带我去医院输液,可能是看我瘦得像吸毒的人,护士不让我哥离开,怕家人离开会出什么事。”

  羊城晚报记者在病房中看到,干瘦的沈明亮胸口遍布了密密麻麻的针孔,针孔周围发青,他说是用来输入营养液的。病发至今4年多,巨额的诊疗费、医药费让他和家人不堪重负。

  得知深圳36岁的IT男张斌猝死在工作租住的酒店,沈明亮的第一感觉就是:“肯定和加班有关系,这个不用讲。”

  现状

  IT行业,不加班反而不正常

  “我们这个行业不加班是不正常的。”在深圳某知名网络公司上班的Yuki说。互联网公司加班都已经形成一种氛围了。她分析加班原因称:“一是不像传统的行业需要打卡上班,工作量摆在那里,做完才能走,另一个方面加班的原因是大家习惯性晚到,有的时候需要讨论就会误了下班的时间点。”

  在广州某游戏公司上班的工程师陈岩(化名),则对“36岁清华硕士马桶猝死”新闻中的“封闭开发”有着同样的体验。

  “所谓‘封闭开发’,就是为了完成一个项目,将所有成员全部拉到一个地方,吃住全在一起,几乎完全与外界隔绝,以求集中所有精力工作。”陈岩说特别一些IT公司的早期,为了苛刻地完成项目,经常碰到“封闭攻关”,长则几个月,短则几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全身心地放在工作上,通宵加班是常事,基本上“封闭”一次,就要“脱层皮”。虽然项目完成后,也会有补休,“但身体透支太厉害了,根本缓不过来”。

  对于加班的“宿命”,陈岩的认识是,一方面IT公司都有激情,从老板到中层到普通员工,都在加班,你不加班,就是另类。另一方面,公司业绩压力大,推着你加班。

  很多“老挨踢(IT)”已经对过度加班已经开始警觉。“如果你是在这个行业还是一个不断学习的员工,加班也许是让你比别的小伙伴更快成长的途径了。但如果你是一个有五六年工作经验的老员工的话,如果还要再提升的话并不是通过加班可以做到的。”Yuki说。

  观点

  劳动者权利觉醒

  倒逼工时管理规范

  在“36岁清华硕士马桶猝死”消息在网络上热炒两天后,4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意见》,《意见》提出要切实保障职工休息休假的权利。

  但在“36岁清华硕士马桶猝死”事件中,死者家属多次提出在保障职工休息权时,劳动监管部门却一直缺位。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劳动监察部门找过我们,工会是周六(11日)曾派人过来了解情况”。张斌的姐姐张丽说。

  张斌的妻子闫女士说,张斌这么多的加班,肯定是违反劳动法相关规定的,而且从张斌的工资单可以看出,加班这么多次,也没有发加班费。“这些都谁来管?”

  多年的“IT民工”陈岩表示,劳动法的一些规定在IT公司形同虚设,“比如说‘封闭开发’的做法,肯定是违反劳动法加班规定的,但这么多年从来没人管,也有同事表示过抗议,但基本上都是以自己离职告终。”

  广东省律师协会劳动法委员会秘书长江点序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严格上来说“过劳死”不是一个法律上的概念,也不是一个医学上的概念。我们经常所说的“过劳死”,在医学死亡鉴定上,死亡原因一般都写成猝死,很难证明跟工作原因之间的关联;在法律上,和“过劳死”最相类似的规定是在工作场所突发疾病抢救48小时无效死亡算做工伤,但是存在很多连续加班或超长工作导致员工疲惫回到宿舍猝死的情况,在实务上一般很难认定工伤的。目前来说从法律上将“过劳死”纳入工伤范围是做不到的。

  一般来说只有在劳动行政部门日常检查的过程中发现了违规加班或者劳动者自己到劳动行政部门投诉,劳动行政部门才会介入。但是,很多用人单位通过绩效考核设置条件诱使员工加班,员工如果想要达到更好的提升或是绩效,员工必须是或者只能是付出比较大的劳动和体力才能到达这样的一个目标。

  现在,劳动者权利意识的觉醒倒逼了用人单位规范自己的工时管理的问题。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