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7日 星期四

财经 > 产经 > 人物 > 正文

字号:  

传一汽集团50余名高管被调查 调查工作仍继续

  • 发布时间:2014-09-17 07:34: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少雷

  根据接近一汽内部人士表示,一汽集团内部被中央巡视组通报的高管实际上达到了50余名,公布的3名只是目前情况比较明晰的,相关调查工作还在继续。

  长春这座北方重镇,从新中国成立之初就被视为中国重工业、特别是汽车工业的摇篮城市。发源于这里的第一汽车制造厂(第一汽车集团前身,以下简称“一汽集团”)在计划经济时代创造了中国汽车工业的无数个第一次,也一度是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骄傲。尽管“共和国长子”这个称号最初是第一代国家领导人于1950年对哈尔滨为建设新中国所做出贡献而给予的称赞,但一汽集团逐渐也开始以“长子”自居,如今俨然成了一汽集团的“别号”。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中,对于长子的期望一直是厚重的。只不过,在寄予厚望、给予支持和细心栽培之后,长子也并不一定就能成器。就目前的中国汽车工业来看,一汽集团的表现难以令人满意。

  在目前四大国有汽车集团中,一汽集团近年来曝出的高管经济问题不绝于耳。加上臃肿复杂的内部架构和盘根错节的利害关系,一汽集团一直没有实现整体上市的工作目标。有业内评论指出,这位大腹便便、占据长春市近半城区的中国汽车工业“长子”,除了延续原有市场经济体制下擅长的面子工程作风外,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似乎就没有清醒过。

  值得肯定的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一汽在解放与红旗两个项目上的努力,的确为中国汽车工业做出了重要贡献。但随着改革开放的进展,国有企业改革等因素影响,一汽集团如今在汽车行业中只能凭借合资品牌的销量与利润来装扮门脸。在市场逐步开放的今天,这位刚刚踏入下一个甲子年的“长子”面临的问题复杂且棘手。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无论是同为国有汽车集团阵营中的长安汽车、上海汽车,还是民营自主的吉利、奇瑞、比亚迪,都将一汽集团旗下的奔腾、红旗、夏利等自主品牌远远甩在了身后。

   反腐进行时

  新一轮的反腐风暴正席卷汽车界,“共和国长子”一汽集团再次成了风暴中的引爆点。8月底,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根据中央巡视组发现的问题线索,吉林检察机关对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兼销售公司总经理李武、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奥迪销售事业部副总经理周纯涉嫌严重违法问题进行立案调查。

  对于两人被立案调查的原因,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了一汽-大众与一汽集团有关部门,两者均对此表示“并不知详情”。三天后中纪委再次公布消息,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安德武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四天之内三名高管被调查,尽管目前具体原因尚未公布,但是据接近一汽内部知情人士透露,这或许与此前2012年曝出的静国松案件有所牵连,而伴随着原一汽集团副总经理安德武的被调查,业内普遍认为一汽集团内部出现窝案的可能性较高。对此,一汽内部显得更加谨慎,有关一汽目前情况的正式采访均未被一汽集团接受。

  随即9月初,一汽集团公布内部自查结果,针对集团内部多位高管作出处罚,原因是在国外开会期间存在公款旅游等问题。一汽-大众公司总经理张丕杰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一汽-大众公司党委书记、纪委书记钟立秋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和企业行政岗级降级处分;天津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纪委书记王兵因违规占用公车和公产房,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和企业行政岗级降级处分;一汽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王刚因违规使用公车,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此举被业内普遍认为是一汽集团应中央巡视组调查的后继自查工作的延续,目的很有可能是为了一汽集团实现整体上市扫清内部的障碍。

  作为一汽集团的“当家花旦”,一汽-大众被“高度关注”并不是第一次。2011年11月底,一汽集团由于旗下的地产业务和4S渠道拓展不断被曝出权力寻租弊案,开始被国家审计署所关注。

  2012年,原一汽-大众副总经理静国松因内部处理买断车资源问题被吉林省纪检部门带走调查,结果显示其涉案金额约3000万元人民币,其间另一名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大客户负责人跳楼自杀。随后由于涉案高管被调查,手中无法执行的经销商拓展项目等拖延被经销商维权向媒体曝出一汽-大众高管层通过相关4S店渠道洗钱等问题。

  尽管2013年恰逢一汽集团建厂60周年,但是伴随经济案件的深入,原一汽-大众副总经济师周勇江、原一汽-大众销售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石涛因涉嫌经济问题被调查。

  因此,根据案情发展来看,今年的三名高管(包括两名退休高管)被调查的主要原因是此前案件延续的可能性较高。而最近被曝出已经被调查的一汽集团副总经理安德武,由于是已知涉案职位最高,被业界解读为很有可能引发进一步的窝案。

  根据接近一汽内部人士表示,一汽集团内部被中央巡视组通报的高管实际上达到了50余名,公布的3名只是目前情况比较明晰的,相关调查工作还在继续。

   合资成滋生腐败温床

  作为一汽集团旗下最赚钱的企业,一汽-大众一直是一汽集团内部从上至下都想进入的首选企业。今年刚刚毕业的某211高校毕业生小刘在网上咨询一汽集团内部员工求职意见,多数一汽员工给出的首选去处皆为一汽-大众。早在2012年,网上就曝出一汽-大众基层员工的年终奖达到40个月的工资水平,但随后该消息被一汽-大众官方否认。

  从官方近期公布的销售数据也可以看出一汽-大众在一汽集团内表现的一枝独秀。今年8月份一汽-大众月销量为144688辆,市场份额高达10.5%。其中,大众品牌车型销量为104073辆,奥迪则继续领衔国内豪华汽车品牌,单月销量达40615辆。

  累计销量方面,一汽-大众今年前8个月销量突破百万辆大关,1139556辆的成绩(大众品牌831978辆,奥迪品牌307578辆)领跑一汽集团各乘用车品牌;市场份额方面,一汽-大众同样以10.3%的市场占有率高居行业第一位。

  一汽-大众如今作为一汽集团的主要赢利点,其在集团内部地位很高。据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包括去年一汽集团建厂60周年庆典的相关开支都是由一汽-大众负责支出。虽然该消息并未得到相关企业的证实,但是根据参与庆典的人士透露,尽管活动主题为一汽集团建厂60周年庆,参观主题也以一汽解放、一汽轿车、一汽技术中心、红旗博物馆等一汽自主企业为主,但是活动全程负责接待的人员皆为一汽-大众旗下公关公司工作人员。

  “不仅是基层工作人员,一汽集团内部一些中高层也很想进入一汽-大众工作,一来可以学习大众在管理上的先进经验,二来在履历上镀金,更重要的是一汽-大众的盈利能力所带来的收入。”接近一汽集团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有分析指出,一汽集团内部缺乏监管的构架,加上高额的利润,导致了内部极易滋生腐败现象,“既然能够巧立名目给员工发钱,同样中高层也能巧立名目搞权力寻租给自己捞钱了。”

  事实上,一汽-大众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在没有进行改革之前,一汽-大众经销商盈利能力低下,2007年时经销商在新车销售过程中90%都是亏损状态。广东地区一汽-大众某老牌经销商市场经理刘女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只有老捷达性价比高,多数用户都是来买老捷达,像定价过高的迈腾几乎无人问津,而老捷达产品零配件价格便宜,在市面上随处可买,“消费者购买之后几乎不会回店保养,经销商的盈利很难得到保障,如果我们不是经销商集团早就关门大吉了。”

  “当时一汽-大众的商务政策也不灵活,一汽-大众销售返点只有4%-5%,丰田品牌可以达到8%-9%。我们卖捷达返点却只有3%-4%,卖一辆的利润扣除税费后几乎无钱可赚,销售人员更愿意去卖丰田品牌的车。”刘女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随着近几年一批符合中国消费者需求的产品推出市场,加上针对经销商盈利低下,一汽-大众所进行的一系列改革,经营环境的改善促使经销商卖车更积极也推动了一汽-大众的销量逐渐上涨。一汽-大众经销商赚得盆满钵满,有消息称一汽-大众经销商盈利水平接近100%。

  然而,一汽-大众在品牌力和产品力逐渐上升之后,在经销商政策方面依旧霸道。曾担任过一汽-大众经销商的职业经理人李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些商务政策有着明显的不合理,例如即便在相同经销商集团之下,经销商也不能跨区域调车出售,零配件必须由企业指定的供应商,“即便我们找到更好的也不予考虑,一旦被企业发现将面临高额罚款”。

  “正是这样的垄断政策,给一汽-大众内部出现权力寻租提供了环境。”李先生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虽然在改革之后,一汽-大众在营销与推广方面有了质的飞跃,受一汽内部某些偏行政化的行事风格和思维模式的影响,一汽-大众高管出现权力寻租并不令人奇怪。”

  有业内评论指出,一汽-大众只是在营销和经销商管理层面作出了改进,其企业构成依然保持着一汽集团原有的缺乏监管的构架,一汽集团接连曝出的高管经济问题,进一步凸显了一汽集团在国有企业改革进程当中的窘境。自主发展举步维艰,而资本盈利所倚重的合资品牌又成为权力寻租的温床。这也是此次中央巡视组首先调查的高管都是正在或者曾经在一汽-大众企业内部的高级管理人员的主要原因。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