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6日 星期三

财经 > 医药 > 医药要闻 > 正文

字号:  

两部委发力儿科医生供给 专家称关键要提高待遇

  • 发布时间:2016-03-03 07:41:32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冯彪  责任编辑:吴起龙

  儿科医生短缺,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之际,拿什么来守护儿童的健康?近来,提高儿科医生待遇、恢复大学本科中的儿科专业等呼声渐涨。

  需求增加、供给不足,必然带来价格上升,这是最基本的经济规律。既然儿科医生数量缺口巨大,为何没有遵循经济规律,通过提升薪酬来吸引更多人成为儿科医生?

  在北京大学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看来,不仅是儿科医生,全科医生同样面临人才短缺的困境,究其原因,就在于我国医疗资源配置的倒挂。

  “常见、普通疾病的医疗需求占到医疗总需求的90%,因此,我们并不需要太多的高、精、尖的专科医生,而是需要大量的普通全科、儿科医生。但实际上,我国专科医生很多,全科医生不足,从而出现了用专家医生来看普通门诊的情况。这就是我国医疗资源配置上的倒挂现象。”刘国恩对记者说。

  未来有望恢复本科招生

  多起儿科停诊风波出现后,今年2月18日,国家卫计委科技教育司公布的2016年工作要点中提及,将完善以行业需求为导向的医学人才培养供需平衡机制,协调教育部恢复儿科学专业本科招生,督促共建院校率先举办儿科学本科专业,支持其他有条件的高校加强儿科学人才培养,扩大本科招生规模。

  对于未来儿科医生的培养工作,在今年2月24日召开的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副巡视员宋毅表示,将为基层每年培养5000名左右从事儿科等各科常见疾病诊疗服务的全科医学人才。并且,教育部还要求38所高水平的医学院校增加儿科专业研究生招生数量,到2020年儿科专业研究生在校总规模力争达到1万人。

  恢复专业设置是否就能解决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实际上,和儿科专业一样,目前我国医学专业设置中,内科、外科、皮肤科等也是包含在临床医学中,没有单设本科专业,但为何这些科室并未出现严重缺人的状况?

  “儿科风险高、压力大、责任重,但是薪酬与之不匹配,以至于无法吸引人才。”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这样认为。

  刘国恩也对记者说:“即使恢复儿科的本科专业,但是如果学生没有选择意愿,问题同样无法解决。只有解决职业发展、薪酬待遇等问题,才能增加儿科的吸引力。”

  据焦雅辉介绍,江苏等地已经在去年出台了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文件,其中专门提及儿科的手术价格要比成人手术价格高30%到50%。

  刘国恩介绍,在美国也曾出现医生倾向选择成人专科科室,全科、儿科医生供给不足的情况,美国的做法也是大幅提升全科、儿科医生待遇,相应下调其他专科医生待遇,这一情况才得到缓解。

  全科医生应回归基层

  国家卫生计生委提出的目标是,到2020年,力争使儿科医师达到14.04万人以上,每千名儿童拥有儿科医师数达到0.6人。记者发现,即使到2020年实现上述目标,与发达国家千名儿童对应0.85~1.3名儿科医生相比,我国儿科医生数量仍有较大差距。

  北京大学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对记者说:“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儿科医生短缺的现象将更加明显。儿童数量增加对儿科医生短缺问题提出了挑战。”

  与儿科类似,全科医生也因工作累、收入低、职业发展受限等原因面临短缺问题,在社区、乡村,这种现象更为明显。

  2015年,国务院公布的《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显示,2013年,我国每万常住人口全科医生数仅为1.07人,该项规划的目标是到2020年,每万常住人口全科医生数达到2人,这意味着我国全科医生约存在14万的缺口。

  而业内专家称,就医患儿中常见病占到近七成,仅有三成左右是真正需要专家诊断的疑难杂症。不仅儿科,成人科室实际上也是以常见病、普通病为主。

  “医疗需求是个金字塔结构,位于下端的是大量普通、常见病。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大量普通医生、全科医生。但是社会普遍认为能治疗疑难杂症、技艺精湛的专科医生更有价值。在我国目前的医疗体制下,专科医生收入高、职业前景也好,因此多数医生都愿意选专科,不愿选择儿科或全科。”刘国恩对记者说。

  刘国恩提及,目前,我国除首都医科大学开设全科专业外,全国再找不出第二个全科学系,更没有系统的全科医生培养体系。

  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技教育司在今年的重点工作中提出,要全面落实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完成7万人的招收任务,并重点向全科、儿科等紧缺专业倾斜。但“我认为首先要改变的就是大医院办普通门诊,要鼓励、支持医生走出医院,举办全科服务。具有钻研能力的专科医生可以留在医院治疗疑难杂症,估计这部分医生的占比不超过三分之一。让大量普通门诊服务和全科医生回归基层医院或社区诊所。这样才能解决医生供给和需求倒挂的问题。”刘国恩说。

  刘国恩认为,这样一来,儿科、全科医生薪酬待遇的不足也有望转变。他说:“这些面向广大普通病患的全科、儿科医生的待遇完全可以由市场决定,市场需求增加了,他们的收入水平也将提升。而另外一小部分留在医院的专科医生则凭借科研能力,高精尖的技艺获得治疗少部分大病、疑难杂症的收入。”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