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3日 星期天

财经 > 医药 > 医药要闻 > 正文

字号:  

网曝女子怒斥号贩子 医院称“无保安参与”

  • 发布时间:2016-01-27 07:43:03  来源:新京报  作者:林斐然 杨锋 信娜  责任编辑:金潇

  昨日下午,广安门医院,有患者前往门诊部挂完号走出大门。

1月19日,广安门医院,白衣女子怒斥号贩子。视频截图

  日前,一东北口音的女子在北京一家医院怒斥黄牛抢号的视频引发网上热议,其在医院大厅斥责黄牛将300元的挂号费炒到4500元,指责院方与黄牛里应外合,她从外地特意赶来排了一天都没挂上号。

  昨日下午,新京报记者确认,该事件于上周二发生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大厅内。院方称已为患者安排就诊,并在就诊后自行离开,经院方初步调查,无保安参与倒号,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市卫计委昨天作出回应,称对“号贩子”现象,尤其是医疗机构内部个别不法人员内外勾结的行为,始终采取“零容忍”。

  事发地为广安门医院门诊部

  网传视频时长2分55秒,视频显示,一身穿白羽绒服的女子站在医院大厅内朝向挂号窗口怒斥看病难:“一个300块钱的号,他要4500,老百姓挂个号看个病,这么多钱这么费劲,”“你票贩子,哪怕说你站在这挣本事钱,站着受冷也行。你们票贩子占个东西,最后快要签到了,来了10多个人往这一站,你们是啥呀?你们咋这么猖獗呢?就搁个小板凳,连动都不带动的。”

  视频中,该女子还质疑医院和号贩子里应外合,保安不作为等行为。

  昨日下午1时许,新京报记者来到广安门医院门诊部,在挂号窗口处,找到与视频中背景一致的地方。该大厅共14个窗口,挂号窗口5个,开放的4个挂号窗口前均排了十几个人。视频中显示的挂号窗口处,有三名保安正在巡逻。

  据保安介绍,事发当天早上,当事女孩排在其中一个窗口的第三个,当天共10个号,但轮到她时已没号。当时,多位男子上前称有号,可卖给她,随后就出现了视频中女子怒斥并落泪的一幕。

  医院称保安参与倒号无证据

  昨日下午,广安门医院就此回应称,当天已为该患者安排就诊,患者就诊后自行离开。经医院初步调查,无保安参与倒号的行为及证据。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最终结论以警方调查核实为准。

  广安门医院院办工作人员称,视频中的女子事后拨打了110,警方已介入并做了笔录。

  院方还表示,除正常窗口挂号外,医院已开通多种挂号渠道,如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114挂号平台、医院官方APP、工行自助挂号服务系统、“银医卡”自助挂号机等,并严格执行挂号实名制,努力提高挂号成功率。

  昨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公安部门获悉,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此事,此前,民警亦曾多次到广安门医院查处号贩子倒号行为。

  当天,市卫计委表示将配合公安机关开展打击扰乱医疗机构正常就医秩序的行动,并继续做好预约挂号平台建设。市卫计委还提醒市民,如果发现有医疗机构的不法分子内外勾结、扰乱医疗秩序的,可随时向公安机关或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提供线索证据。

  - 调查

  1 号贩子如何拿到号?

  昨日,患者李丽(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曾因胎停育,想挂广安门医院妇科主任陈瑞雪的号,为此曾提前一晚去医院排队,但没挂上。排队那夜,保安曾找患者登记信息。“登记身份证、医保卡、挂号专家等”。后别人告诉她,只有通过黄牛才能挂上。最终,她联系黄牛花1200元,才顺利挂上。

  一接近号贩子的知情人士透露,该院肿瘤、妇科、儿科、脾胃病科等多个科室专家号炙手可热,“一放出瞬间就没。”

  她称,医院内的号贩子头目雇人排队,“周一专家出诊最多,那天黄牛也最多,”而他们将数量有限的专家、特需门诊挂号单加价卖给患者。部分肿瘤类的主任医师价格甚至开到4000元以上。

  她说,号贩子每天定时定点雇人抢占窗口最前的几个位置,有时还强行插队,并有专人兜售专家号,“他们说前年一个月能赚2万至3万,去年起下滑,但每月也在万元左右。”

  一保安称,如患者当场投诉,或现场起了争执,他们会立即“轰出去,不听劝的就交给公安。”“号贩子基本都是那么几个人”,但根本管不住。另有保安称,一个月前,曾有数十名号贩子在晚间冲击保安亭,“拿起水杯就往头上砸,事后报警都跑了”,此类冲突并非一次。

  2 是否有保安参与勾结?

  “保安会安排黄牛排在前面,等我们普通患者排到,早就没号了。”李丽称,排队当天,黄牛都在前面用小板凳占位置,“一个人占地儿,到时一个团伙的人都来,普通患者根本不能与他们抗衡,这些保安都不管。”其上次让黄牛挂上号,就是提前一天把医保卡给黄牛,第二天她去取号。

  她质疑,保安登记排队挂号者信息,存在寻租空间。专家号本就有限,保安一登记信息,就知道了患者需求,再把黄牛排在前面,让黄牛把有限的号占了,再转手倒卖。

  昨日下午4时,新京报记者在广安门医院门诊部大厅看到,确有工作人员在登记患者挂号信息。据院内保安介绍,在第二天他们会设卡放入患者,需要患者在凌晨4点按时到窗口等待登记。

  一位医院保安称,他们月薪为3000元左右,可能存在部分保安因低薪而被买通的情况,但他并不了解此事。

  该医院保安来自北京时代科安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其官网介绍,该公司在北京地区经典服务项目是长期为医院提供保安服务,拥有16家医院客户。

  3 实名制挂号是否存漏洞?

  另据接近黄牛的知情人士介绍,除现场排队这种原始方法,以及从内部渠道获得专家号外,黄牛普遍采用的另一种办法,是先囤号后寻买家再腾笼换鸟。

  知情人士称,虽然目前北京已实行实名制挂号看病,但多数医院网络挂号平台并未与公安部门的身份信息系统联网,实名制名存实亡。知情人士称,黄牛会使用他人身份证件或利用身份证生成器伪造身份证,一到放号时间,就将放出的专家号囤下,然后线下或线上寻找买家,找到买家后,取消预约,立刻用买家真实身份信息抢回。

  昨日,新京报记者登录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用姓名“梅长苏”注册,随意编写了身份证号和居住地,页面跳转至确认页面。页面提醒需实名注册。但记者继续“提交注册”,注册成功。

  记者成功预约某三甲医院2月2日肝炎门诊最后一个专家号,系统显示“约满”。记者又取消预约,页面显示为可预约状态。

  - 追问

  号贩子为何屡禁不绝

  去年5、6月份,北京警方接连组织开展50余次打击整治号贩子专项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30余人,其中刑事拘留15人、行政拘留117人。

  然而,号贩子为何仍屡禁不绝?一家三甲医院门诊部负责人介绍,预约挂号平台以及实名制虽一定程度上能遏制住黄牛数量,但“医院无执法权,对于号贩子也无法根治。”

  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郑雪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国刑法对倒卖车票、船票的票贩子有明确入罪规定,这对打击倒票行为起到了有效震慑作用,但对于倒卖医疗机构挂号凭证的号贩子,我国刑法目前没有针对性规定。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医疗改革与医药产业发展研究基地主任王震认为,黄牛无法遏制的核心原因是供需不平衡,社会对医疗的需求远无法满足,政府应适当放权,利用市场机制调控医生数量和执医地点。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