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财经 > 医药 > 医药要闻 > 正文

字号:  

小病动辄上百大病一贫如洗 医改需从县级医院突破

  • 发布时间:2015-06-15 09:44:30  来源:陕西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朱苑桢

  医改6年,大刀阔斧。不论是取消药品加成、提高医保水平,还是扩大新农合覆盖率、惠及更多群体,这场与每个人切身相关的改革,始终是不能忽视的焦点,然而历经多年,“看病难,看病贵”的痼疾,依然是百姓心中的痛点。

  看病贵,是时代声音的最痛之音

  记者在走访调查过程中发现,提起国家医疗方面的政策文件,市民不一定清楚明晰,然而聊起看病这一话题,每个人都能倒出一肚子“苦水”,高昂的药价、一号难求的门诊,都令人诟病。

  6月的西安,高温燥热,然而比天气更成为“热点”的是,政府部门对绝大部分药品取消定价,由市场来调节所引起的话题。

  “政府取消定价了,听说有个心脏病的药一下子涨了10倍,以后我们可咋办呀?”提起这件事,家住雁塔区的张大爷连连摇头,76岁的他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每天要吃十几种药,原本就只依靠退休金的他,近年来日益感觉医药费用的压力,“每个月光药钱就得600多元,一住院更是成千上万的花钱,养老钱都送到医院去了。”

  “看病咋不贵?”面对记者的提问,家住碑林区的刘师傅反问了起来,“前段时间带孩子做了斜视手术,前后就花了5000多元,我们都是普通的打工者,看个病花这么多还是有些心疼。虽然有新农合,但是起付门槛太高,我专门请假回县里报销,最后算来算去才拿到300元,早知道还不如不去。”

  大学生刘蓉提起看病,也是满腹牢骚。“去年腰疼了很长时间,去医院看病,挂号等候将近一个小时,见到医生的时候,他就问了我几个问题,然后简单地捏了下腰,就说我是腰肌劳损,开了些药让我回去了。结果等了半个月也没见好转,只好又换了一家医院检查,才发现原来是腰椎间盘突出,根本是两种程度的病!你说气人不?白花了我的钱还耽误治疗。”

  记者在走访调查过程中发现,提起国家医疗方面的政策文件,市民不一定清楚明晰,然而聊起看病这一话题,每个人都能倒出一肚子“苦水”,高昂的药价、一号难求的门诊,都是令人诟病的重点,而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现象也是屡见不鲜。

  今年年初,陕西省统计局发布“2015年万户居民新年新愿望”调查报告,有53.07%的被调查者希望政府“提高医疗水平和服务质量,降低看病费用”,此前两年的调查中,食品安全问题一直排列第一愿望。

  对此变化,省统计局有关人员分析,一方面,说明老百姓对于身体健康的关注度进一步提升,同时,对于医疗资源、医院诊疗水平参差不齐的现状表示担忧;另一方面,也说明虽然医疗保险制度已经全范围覆盖,但是较高的看病费用依旧是病人最大的经济负担,小病动辄上百,大病一贫如洗,让不少群众直呼“看病贵、看不起”。

  县级公立医院,是医改的突破口

  凤翔在全省率先通过建立规范的基层首诊、急慢分诊、分级诊疗、上下联动的就诊机制,逐渐形成“小病在基层、大病去医院、康复回社区”的服务模式。

  “这一问题是多种原因长期积累造成的,主要是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不均衡,医疗资源结构性失衡。”省卫计委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国家对于各级医院的业务范围有明确定位,小病进社区,三级医院主要诊治‘疑难杂症’,但目前三级医院诊治了50%-80%的小疾轻病,由此造成大医院人满为患,基层卫生院却缺乏病人。”

  “看病贵,主要是因为小病大医。”西安医学院临床医学院书记任天顺解释说,“一些病人的诊疗欲望和就医思路不是很明晰,一个感冒都要跑到三甲医院,看病能不贵、能不难吗?”这一看法也得到很多医生和专家的赞同,不少人认为,很多不必要的病症拥挤到大医院,从而造成了医疗资源浪费,因此建立合理的分级诊疗制度非常必要。

  在这一背景下,县级公立医院作为城乡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纽带,承接着医疗卫生服务需求的“半壁江山”,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切实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关键环节。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表示,2015年要进一步破除以药补医的机制,在2000个县进行公立医院改革,并扩大城市公立医院改革的试点范围。

  事实上早在2012年,陕西已经在全国率先全面启动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以“一市十县”为试点进行探索创新,以破除以药养医机制为突破口,走在了前列。

  改革效果如何?记者前往部分试点县区进行了调查采访。

  “5月20日起,我们县已经开始启动双向转诊工作。”凤翔县卫生局局长、县医改办主任王强健告诉记者,“推动建立分级诊疗制度一直是我们工作的重点,现在对康复期病情稳定的患者下转到镇卫生院,使患者流向更加合理,通过建立规范的基层首诊、急慢分诊、分级诊疗、上下联动的就诊机制,逐渐形成‘小病在基层、大病去医院、康复回社区’的服务模式。”

  除此之外,破除以药养医机制虽然启动较早,但在今年5月国办发布的文件中,仍然再次强调这一制度成果需要巩固。

  对此,凤翔县医院党总支副书记田恩仓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医改工作以来,医院一直在落实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从2012年7月起实行药品三统一和零差率政策,取消了以往的药品销售加成,截至今年4月,共让利群众2089万元。”医院还大力开展抗菌药物专项整治,将全院使用的抗生素控制在35种以内,实行抗菌药物分级使用和特殊药物专项审批制度。

  “我们在提高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上积极探索,形成了‘医疗服务县镇一体化’新模式,促使基层卫生院就医环境明显改善,医疗服务能力明显增强。”阎良区卫生局副局长冯金琳介绍说,据统计,2014年阎良区6个卫生院门诊量达到181970人次,住院3471人次,较之前分别增长93.5%及248.1%,极大提升了基层医疗服务体系水平。

  打破逐利性,是医改的最大期待

  50岁的马大姐在西京医院做了胃癌根治术,术后需要辅助化疗,每次大约2万元,还不算路费、住宿花钱,便回到了与301医院协作的县医院,费用不到西京医院的四分之一,还享受到专家的医疗服务。

  “坚持公立医院公益性的基本定位”,这是今年提出公立医院改革应该确立的首要目标。医疗卫生事业关乎千家万户,是重大民生问题。坚持医疗卫生的公益性,是医疗卫生改革的基本方向。

  今年50岁的马大姐是宝鸡市凤翔县陈村镇大海子村的村民,去年11月由于腹部隐痛,在凤翔县医院检查被诊断为胃癌,遂前往西京医院检查后进行了胃癌根治术,术后仍需要辅助化疗及进一步全身治疗。然而当她咨询了后续费用后,却发愁起来:“在西京医院每次化疗大约2万元,来回路费、住宿也要花钱,对于我们农民来说负担太重了,便回到了县医院。”

  如何解决像马大姐这样疑难重症患者赴外就医的困难和不便?

  去年5月,凤翔县医院投资30余万元,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协作,在全市地方医院中率先建立首个远程会诊中心,截至今年4月,已经开展会诊业务117例,极大方便了县域群众看病问题,使病人“足不出县”便能享受到一流专家的服务。

  正是得益于这一举措,今年2月9日,301医院的专家对马大姐进行了远程会诊,并制定出详尽的治疗方案,由县医院实施。如今马大姐已经完成了第5次化疗,整体效果良好,医疗费用也明显下降,“现在每次化疗费用大约是4000元到5000元,不仅省了钱,还享受到专家的医疗服务,感觉特别好。”

  在阎良,现在6个卫生院全部实施“先住院后结算”便民服务模式,有效缓解了群众缴费压力,促使卫生院住院量从2011年底的797人次,增加到2014年的3471人次。“最开始施行的时候大家也有担心,病人会不会不结账,拖欠住院费。但经过长期的实践来看,并没有这一问题,一方面由于新农合报销比例高,农民本身花钱就很少,个人支付费用平均每天50元左右;另一方面,也倒逼医院提高服务质量和水平,实现公益性的目标。”阎良区医改办信息组负责人王志明说道。

  除此之外,2014年4月阎良还通过信息化平台建立区域医学影像集中处理中心,已在6个卫生院和处理中心(区人民医院)之间运行,截至2014年底,累计为3543人次患者出具诊断报告。信息化的实施,避免了繁杂的重复检查,既为患者节省了费用,又为施治赢得了黄金时间。“不用每次看病都作一样的检查,而且还是先住院后交钱,对我们老年人,既方便又省钱!”武屯镇东孙村的张学民感慨地说。

  “实际上,医改的效果很显著。基本医疗服务体系已经建立,新农合高覆盖率也解决了农民看病问题,可以说达到了医改提出的‘保基本’的目标。”谈到医改,任天顺持肯定态度,但他也指出,“医疗卫生服务牵涉到个人切身利益,所以人们对此有着较高的期盼,今后在大病保障、城乡居民均等化方面,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