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财经 > 医药 > 前线评论 > 正文

字号:  

中国式医患矛盾是整个社会矛盾的缩影

  • 发布时间:2014-08-25 08:47: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晓东  责任编辑:孔彬彬

来源:健康界

  网络与媒体不时地报道医患矛盾、医患纠纷,也有违法犯罪,经常可见百姓大骂医生、医闹屡禁不绝,医生不断为自己辩护,甚至罢工抗议,中国式医患纠纷可谓独具特色、轰轰烈烈,到底问题出在哪里?笔者认为体制、医院、百姓都有责任,医患矛盾仅仅是中国社会矛盾的一个缩影!

  医疗体制

  目前医疗没有走向市场化,政府投入不足,公立医院没有体现公立医院的职责,私立医院又受到政策的限制,在竞争中完全处于劣势,各级医院搞得“四不像”。医院在运营中是首先考虑公益、服务?还是追求收益?民营医院追求效益为发展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公立医院中,北上广和二线城市的大医院诊疗还算规范,下一级的医院就不好说了。百姓的就医体验很不好,他们就更加相信医生的道德沦陷,所以某些不良媒体报道“缝肛门”、“医生玩失踪”时,这么弱智的新闻会有很多网民信以为真,被疯狂传播。我是个临床医生,对体制的了解不深,不适合多谈,况且谈多了都是泪。

  中国式医患矛盾是整个社会矛盾的缩影

  医院医生

  患者与医院之间的问题应该包括几个情况:普通矛盾、医患纠纷和违法行为,每每发生医患问题很多人都把这三种情况混为一谈。例如,患者就医时对医生的诊疗或医院的流程、服务不满意,这个情况属于普通矛盾,如果这个矛盾没有很好的予以关注和解决就会发展成医患纠纷,当纠纷没有调解好,再遇到患者或家属比较固执,不接受走法律调解等打砸医院或伤害医生,就发展成违法行为。在任何一个地方、因为任何原因导致的违法行为都不能原谅,必须依法处置,不只是在医院!

  医院和医生在医患矛盾中占有很大的责任,常有医生说太忙,没时间沟通,但有时获得患者和家属的信任不是时间问题,一个眼神、一句体贴的话、一个微笑都能到达使患者信任的目的,人与人交往,你对他是否关心、是否为他好他是能够感受到的,我承认有极少数的患者和家属很难沟通,看问题与分析问题偏执,但这绝不仅仅表现在就医时,他在任何地方都会这样,包括他对家人、工作中、社会上等等;正如一个医生没有爱心和耐心也绝不仅仅只针对患者,他对同事、对朋友、对家人都会这样。不能因为少数患者和家属对医生不敬就抱怨所有的患者,也不能因为个别医生态度不好,或为了利益欺骗患者就对整个行业医疗行业产生敌视。

  美国有没有这样的医生和患者?回答是肯定的,但很少。有人说因为美国医生的人文关怀很好,可您知道吗?美国整个国家的人文素养、人文关怀都很好,老人摔倒绝不会没人扶,绝不会受到反咬。所以我说,中国的医患矛盾其实是全社会各种矛盾的一个缩影而已。改变社会需要每个人的努力,改变这种“人人指责别人”的现象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但努力就有希望。医生同仁们,病人是个特出群体,在你想好选择做医生的那一天起,你面对的就是饱受疾病折磨的人群,给他们更多的关心和照顾吧。

  患者和家属

  中国医疗矛盾为啥这么多?与国人的生命观、价值观都有关。先说生命观,首先我们没有死亡教育,每天充斥于耳的是“养生”、“长生不老”、“益寿延年”;这些都是人们美好的愿望,您要是认真您就输了。人一生下来就逐渐走向死亡,各种疾病是导致人类死亡的主要因素。医疗在疾病发展过程中的作用只是治愈小部分疾病,更多的是推迟发病年龄、延缓疾病进展速度、维持生活质量、减少死亡痛苦。大部分的疾病人类无法阻止它的发生。

  临床常有患者问我“我为什么患癌?”“我怎么就不会患癌了?”我实在是回答不了。这些都与我国的健康教育缺失、媒体健康教育跑偏有关,也与我国几千年延续下来的很多观念有关。众多的因素导致百姓在患病后不能有正确的认识,期望值过高,现实的残酷让他们产生强烈的心理反差。常听到人们说“这么年轻就走了”,疾病不分年龄,人们因家人去世而伤心、遗憾,这可以理解,医生也很遗憾。但医疗发展到今天,我们仍有太多的疾病无法控制,希望百姓能够客观理性的对待疾病和生死。

  国人普遍对医生技术的价值估计过低。曾经有一位患者慢性胃炎,总有不舒服的症状,她期望能看好,而非只是控制症状。我在门诊为她解释了很长时间:这种病不能根治,只能控制症状。她走前说:“我又白来了,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我一个主任医师,为她解答N多的问题不是价值吗?这些问题是谁都能解答的吗?在她眼里这些都不存在价值。持有这种想法的患者绝不是少数,也反映了人们的价值观念。

  还有一个常见的观念就是用个体衡量全体。国人普遍不能接受群体概率,都站在自己个体角度上衡量价值。例如,预防用某种药物某种疾病能够获益的人群只有5%,那么医学上就不会付诸实施,因为衡量药物的副作用和花费,没有必要让95%的人群“陪绑”。但作为患者个体就不这么想问题了,也接受不了自己是那5%怎么办。“就这么等着复发?这么等死吗?”是家属常常抛给我的问题。最近出现的“产妇羊水栓塞死亡”事件也是如此,有人指责医院抢救不到位,让每个县级医院都配备相应的医生和设备,等待很罕见疾病的出现是不现实的,哪个国家也不可能做到。

  总之,解决医患矛盾需要社会每一个人共同努力,这些矛盾也是社会N多矛盾的一个缩影。作为医院和医生是医患矛盾中主要主体部分之一,努力改善矛盾我们责无旁贷,也需要体制的改变,更需要患者和家属的理解和改变观念。无论如何,医院暴力是绝不能容忍的,无论什么原因都不允许存在,良好的医疗环境是医生、患者乃至整个社会的需要。

  作者简介:

  张晓东,微博名@东大夫,北大肿瘤医院主任医师。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