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财经 > 医药 > 第一时间 > 正文

字号:  

北京大医院将大幅压缩普通门诊

  • 发布时间:2014-10-15 07:23:00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陈晶

  昨天,本市出台《关于继续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了影响医改全局的五大方面改革思路,《意见》中提到的改革5年-8年全部落地。

  按照《意见》,本市将建“金字塔”形纵向医疗服务体系,大型医院诊疗将逐步大幅压缩普通门诊,大量医生要向基层转移。

  除署名外均据京华时报记者陈荞

  □政策

  医院按服务功能定位不再按区域级别划分

  《意见》提出,要建立“金字塔”形的纵向医疗服务体系。今后,“医疗机构将按服务功能定位,来划分分级诊疗体系,而不再按照区域级别来划分医院。

  此次发布的《意见》对各医疗机构功能进行了明确定位,指出国家重点学科、临床重点专科和医学中心将主要承担医学科研攻关和高层次人才培养任务,区域医疗中心主要承担区域内急难重症治疗,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主要承担常见病、慢性病、重症康复和疾病防控、健康促进等功能。

  市发改委委员、市医改办主任韩晓芳说,过去医疗机构的管理是按区域功能划分,形成三级医院、二级医院、一级医院,它实际是区医疗中心的概念,整体负责周边地区的医疗任务,“这就会让老百姓在心目中认为三级医院就是服务功能强,越往下越差,大家的感受是高级人才在上边,底下没什么人才。”

  韩晓芳说,大家从理念到实践都认为基层就是水平最差的,医生是最差的,资源配置也是最差的,“基层医院不强起来,让基层居民首诊不可能。”

  她透露,前几年甚至有一种现象,把“基层”混同于“基本”,就是在基层医疗机构只允许用基本药物,其他都不能用,最后造成大医院里30%以上都是拿药的人,去开药的。

  “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说分级诊疗,实际上分级诊疗体系没有完全建立起来,患者还在无序就医,大医院各种疾病通吃,所以导致大医院供不应求,供需矛盾非常突出。”韩晓芳介绍,在这种紧张的状态下,医生不满意、患者也不满意,但另一方面,政府大量投资建设的城市二级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有些又吃不饱,资源造成浪费。

  ■追问

  看病如何选医院?

  大医院将减普通门诊定位治疗急难重症病

  韩晓芳说,所谓“金字塔”形的分级医疗体系,分为好几层。顶层也就是“国家队”的塔尖,应该代表中国医疗的最高水平,“国家队就应该重点加强它的科研攻关和人才培养的问题,这是它的功能定位。”

  韩晓芳说,现在很多“国家队”,国家花了大量资金投入,可他们却在跟小医院抢病人,抢普通的病人、挣钱的病人,削弱了整个科研攻关的能力。

  “金字塔”的中间是区医疗中心。按照功能定位优化资源配置,今后,作为区医疗中心的大型医院诊疗将逐步大幅度压缩普通门诊,主要看的是急难重症病人,大量的医生要向基层转移。

  韩晓芳说,这个区医疗中心可以让老百姓就近解决看病问题,其定位主要是急、难、重症的临床治疗,病人以住院为主,小病、常见病、慢性病不在它这儿。”韩晓芳说,大医院今后必须要调整诊疗结构,大幅度压缩普通门诊,把普通门诊让出去,“医生和患者要一块儿往下走。医院的建设也必须跟着这个定位走,没必要盖偌大的门诊楼。”

  “金字塔”的下面是基层医院。“基层医院的功能就比较多了,包括常见病、慢性病、重症康复、疾病的防治、健康促进等等。”韩晓芳说,其实基层医院最突出的就是防治结合,防病、治病、养病都在基层医院实现。

  ■专家观点

  明确病情评定标准便于实行分级治疗

  针对医改新政提出的大医院将压缩普通门诊的政策,著名医院管理专家王健康表示,现在首先需要确定的是“普通病人”与“急难重症病人”的评定标准。“在分级诊疗中,应当尽量本着诊断从严、治疗相对放宽的政策”,王健康表示,一些较好的设备集中在二、三级医院,也是评定病情需要考虑的问题。

  王健康表示,如果能让医生带头“下基层”,就能够有效分流病人去基层医疗机构看病。他表示,三级医院的资源丰富,让医生愿意前往基层医疗机构,需要做到多方面的同等对待,如学术地位、职称评定、重点学科建设等。解决了资源不均衡的问题,才能使医生的流动更加顺畅。

  此外,王健康提出,北京的医疗资源处于全国优势地位,承担了全国各地很多患者就医的需求。他表示,在分级诊疗的情况下,也不应限制已经在全国各省市基层医院进行诊疗判断为疑难重症的病人到北京大医院就医。京华时报记者龚棉

  □保障

  如何让市民主动去基层看病?

  社区看病报销档次加大

  据了解,北京目前推行医联体模式,即整合同一个区域医疗资源,由一所大医院,联合若干所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组成,以引导患者分层次就医,而非一味涌向大医院。

  韩晓芳说,下一步,财政、医保、价格、人才、药物等各项政策措施都要围绕建立基层首诊、分级医疗、双向转诊制度,联合发力。

  “比如财政,基层医院定位明确后,再去购买大型设备,财政不会支持,基层医院不要盲目去追求高大上。大医院建偌大的门诊楼,恐怕政府也不能再支持。”韩晓芳说,必须按分级诊疗要求,配套实施相对应的医保制度,引导患者往下走,“小病、慢性病都应该在社区,医保政策也要向它倾向。”

  韩晓芳说,现在本市大医院报销比例低,到基层医院报销比例高,这个档次、差距会越来越大,以鼓励患者下到基层医院看病。

  “大医院、小医院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一个功能的区别。”韩晓芳说,从国外经验看,应该是好医生、大医生很多在基层,而不是在大医院,但目前我国正相反。今后,要按功能定位来匹配所有的人才政策,保证基层要有好的全科医生,同时加强基层人才流动。此外,在价格方面,也要按这种分级诊疗体系来设计价格政策。

  药物方面,韩晓芳表示,《意见》提出按功能定位确定药物,不是按高低来确定药物,“不是小医院就没有用药的能力和水平,应该是它的功能需要什么药配什么药,基层医院很多的药必须得配上。”

  到社区医院享哪些服务?

  病人可社区就近康复治疗

  韩晓芳表示,现在康复护理机构严重不足,使得大医院没有出口,一定程度上也使得大医院住院难,人满为患。患者康复水平很低,带来大量医药费负担。

  针对这一问题,《意见》指出,构建大型医院、专业机构、基层医疗机构紧密结合、有序衔接的康复护理体系,加快康复护理人才培养。建立健全康复护理保险产品体系。

  韩晓芳表示,社会上的康复护理机构目前大量短缺,城区一些二级医院资源利用率不高,完全可以直接转型,与大医院合作转为康复护理医院,也可以吸引社会资本进来转型。

  “最重要的是基层医疗机构的康复功能要加强建设,大头还在底下。”韩晓芳说,基层医疗机构就是日间康复、住院康复和居家康复相结合,目前有些基层医疗机构已经有所尝试,加载了康复功能,居民可实现就近康复。

  按照《意见》,今后在具备条件的一级医院和社区卫生中心,要建立康复病房,尽快形成住院康复、日间(门诊)康复、居家康复紧密结合的基层康复体系,同时建立由机构护理、社区护理、居家护理组成的护理服务体系。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