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5月24日 星期五

财经 > 产经 > 环保 > 正文

字号:  

湖南创元铝业被曝重污染:地里种的橘子没人敢吃

  • 发布时间:2014-12-08 16:02:39  来源:新京报  作者:陈杰  责任编辑:张少雷

  从堆放固废的地方渗透下来的积水变成了散发着恶臭的污水,最后汇入沅江。

  山谷里随处可见的固体废料。

  在工厂卫生防护区范围内,一些兰竹的叶子被排放的粉尘腐蚀。

  卫生防护区内生长的枳壳因为遭到污染(中间为正常的橘子),外形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

  2014年11月初,我接到群众投诉,反映位于湖南常德市桃源县盘塘镇的晟通集团常德产业园的污染问题,危及周边生态环境。

  多年没有解决的问题

  11月17日,我到达桃源县。尽管各方知情人向我反映诸多情况,我对他们说,我必须实地探访,印证你们所说的污染是否属实。

  18日上午,我从桃源县坐车,在陬市镇青龙村连鱼口组,和等候我的村干部朱福军会合。

  朱福军说,连鱼口组上游的创元铝业废渣、煤灰堆放的地方,流下的水污染汇入农田灌溉的沟渠,污染的了水浇水稻,水稻减产大概三分之一,浇地里的菜,很多菜会烂根病死。

  朱福军说着跳进一块田地里,用脚踢了踢土,土成灰色,发出一股臭味,他说早先有的废渣、煤灰直接倒在地里,组里人开始不知道这些东西有污染,后来发现,种植的农作物很难活,就开始怀疑这种灰土。一些有灰土的农田就废弃了,如今长满杂草。

  他说,向政府反映多少年了,没有解决。

  山谷上游是创元电厂灰场和创元铝业电解铝废料填埋场,属于架桥乡覃家溶村杨家湾组,是环评要求的污染搬迁区域,相距100多米,是60多岁的刘明辉兄弟三人的家,现在只有刘明辉和80岁的母亲常住,守着几家人在外面辛苦打工攒钱盖起的楼房,不舍得搬走。

  老人的儿媳妇从南方打工城市回乡,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她说,住一段时间,她就回南方打工的地方。她说,原本想这山里空气好,环境好,好好做月子,可是,平时都不敢带孩子出屋。“严重的时候,树叶全部覆盖一层灰”,她说。

  老人说,自己出生在这里,如今一把年纪,感情大于生死了,就不折腾了,就这里等死吧。

  临走时,老人从家里拿出一把橘子给我,他说,这不是这里树上结的,是我从县上买的,放心。

  被迫离乡的村民

  下午,我来到创元铝业厂区所在的盘塘镇回龙庵村,在村里等着我的是回龙庵村全家湾组的龚斗伍,他曾在厂里做过一年的电解槽修理工,后来因为吃不消,没再干了。他说,上岗也没有专门进行防护培训,只是发了些防护劳保用品,离岗也没有体检过。

  他骑摩托车带着我,绕着厂区周边探访。他带我看了位于创元电厂南门不远、藏在一个隐蔽位置的厂区生活垃圾场。堆积如山的垃圾直接倾倒在翠绿的小山丘包围的洼地里,臭气熏天。

  厂区东门外,隔一条马路,是一个小集镇,田学文指着一些画有红色记号的地面和房屋,说,这些都是卫生防护区需要搬迁的住户和商铺。一些村民把我拉到屋里,让我看客厅,看卧室,看厨房,到处都是覆盖着灰尘,村民说,每天都扫,每天都这样。

  在厂区西侧和北侧,一些民房已经搬空,有的正在搬迁。

  离电解铝电解槽厂房北大概100米距离,是已经搬迁基本完成的田学文家,两个中年妇女在收拾家具,其中一人捧出一个大葫芦,说这你看这,从其他村里摘来的,原本白白的,放这里两天就成这样了,这里哪能住人。

  她指着房屋周围有很多挂满了橘子的橘子树,说,这些橘子摘下来,也没人敢吃,就让任其自生自灭。

  在电解铝厂西边围墙外,我们遇到了63岁的全金生,看见我拿着相机,老人说,是记者吧,来拍拍这个,他指着一片枳壳树,你看接的枳壳都变异成什么样了。我问这些损失有补偿吗?老人说,今年拿到过17元的补偿。

  几天的走访,我见到很多被迫搬迁的村民,几乎每个村民家门前都有一片树林,守着一个池塘,几片菜地,田地离的也不远,是融入自然的一处处幽静的家园。

  当水、空气污染,农作物不能种植,怪病来袭,他们都不得不因恐惧而离开,搬到完全陌生的地方。

  不能蒙蔽的真相

  12月5日,我采写的《回不去的家园》目击稿件在《新京报》刊发。

  12月6日 下午4时许,我的微博收到私信:“你好,我是晟通集团代表人,今天在新京报发出一篇名为《回不去的家园》的报道,其中有多处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作为当事人我们希望能与你进行直接沟通,澄清事实,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大约半小时后,我拨通了留言显示的手机。

  一位女士接通电话后,转交给一位男士,男士在电话里语气激动,几乎是质问我:“我们是大企业,你做这个报道什么目的?谁让你来采访的?发之前有没有给县委宣传部审稿?”

  我回复说,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我们只尊重事实,至于消息来源,我不必公开,而稿件处理,除了报社内部,谁都无权审稿。

  当晚7点57分,这位女士打来电话,告诉我公司领导找我,对方告诉我,是创元集团邓姓总经理,他说,对于一些网站转载时,把“癌症”列入标题,让他的企业很被动。他说,作为民营企业,做这么大不容易,希望我能帮忙处理危机。

  他希望我把上网的稿件,从网站撤下来,同时帮其和其他相关影响力大的网站沟通撤稿。

  他说:“处理这些事需要多少费用,都不成问题,我告诉你,这事我说了算的”,“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12月7日11时,邓总经理再次给我来电话,说,很多国内外客户给他打电话问创元的事,事情影响太大,他问我周一可能会引起更大反响,在这之前,拜托你能不能帮忙找下各个网站,把相关报道标题更改,最好撤稿。

  我回复说,我们所有的沟通都不涉及任何经济利益。通知网站撤稿,我没这个权力。我说,只有一个途径,正视问题,解决问题,才是挽回企业声誉的唯一方法。

  当天,在没有说服我帮他们删除网上稿件后,晟通集团通过公司网站发布了一篇标题为“关于《新京报》对晟通集团不实报道的情况说明”的文章,几乎对报道中所有提及的问题进行了否定,甚至质疑记者图片的真实性。

  12月7日,新华社刊发文章《湖南各级环保部门介入桃源铝厂污染事件深入调查》,随后,桃源县针对报道回应,废渣处理方面,创元铝业存在三大问题:一是该企业电解铝废料填埋场建设与环评报告不符,企业未按环评要求施工。二是填埋场未建设固化处理设施,未按要求对 废渣进行预处理后填埋。三是大坝建设不符合环评要求。废渣从坝尾开始堆存,存在安全隐患。桃源县称将按照《环保法》的要求加强对创元铝业环境保护工作的监管力度,督促该企业搞好整改。同时,依法依规尽快完成卫生防护距离内住户的搬迁。

  作为新闻人,我相信事实是不会因流言蜚语而掩盖。那些农民、那片土地、哪些身患重疾的职工,他们才是真相的本身,也是我们所应该捍卫的。

  小时候,我生于皖南山青水秀的山城,后来当兵远离家乡,看到外面林立的工厂烟囱,一片繁荣景象,我不禁为家乡的落后而羞愧。

  如今,每次探亲,面对美景依旧的故乡,我无比庆幸当年决策者的英明,没有引入污染产业。近年来,每年总量大于县城常驻人口几十倍的游客,络绎不绝地来到我的家乡,共享着令他们赞不绝口的风景。

  我理解那些永久失去美丽家园村民的感受,尤其懂得,那些背井离乡在城市打工的人们,当儿时温暖的家乡变的面目狰狞,他们心里有多痛。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