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山西煤检站争议声中谢幕 曾独揽销售结算大权

  • 发布时间:2014-12-02 07:17:17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师烨东  责任编辑:张少雷

  12月1日,煤炭大省山西运行了30多年的上千个煤检站正式退出历史舞台。煤检站在建立之初,对于抑制资源流失起到了一定效果,但随着管理与收费权力的扩张以及监管的缺失,煤检站私自放行煤车收费敛财的现象日渐严重,煤检站因此也备受质疑。

  记者来到山西当地,通过细致的采访和梳理,为读者还原煤检站的前世今生,了解煤检站工作人员的现状和未来,见证这个计划经济时代产物的寿终正寝。

  2014年11月24日,山西与河南交界处,山西省晋城市太行关煤焦管理站牢牢把住了去往河南的道路。从山西出省的煤车在站口前排起了长队,等待着煤检站员工验收票据,煤检站的另一侧是太行山蜿蜒曲折的道路。

  而在12月1日0点之后,山西省的煤检站不复存在。从太行关煤焦管理站去往河南省的煤炭运输车辆,亦无需等待工作人员验收票据。一周前,晋城市的一位煤检站站长曾无奈地告诉记者,“我们到现在都没收到煤检站要撤销的正式通知,更不知道煤检站撤销后我们会去哪里。”而在数年前,不菲的收入也曾令他春风得意。

  煤检站这个始于计划经济的产物,曾经独揽煤炭的销售与结算大权。“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晋城市另一位煤检站站长如是表示。此前所有运煤车在山西省内通行,都得受遍布省内数百煤检站的管制,上缴数十项连煤检站员工都说不清楚的税费才会被放行。

  煤检站的前世今生

  “煤检站建立的最初目的是为了保护省内煤炭资源,同时打击偷逃税款。”在晋城市煤运系统工作超过20年的张文胜告诉记者。

  早在1982年末,山西省内便已经有煤检站,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乡镇煤矿数量猛增。

  众多乡镇煤矿之间的无序竞争以及压价竞销,致使煤炭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为此山西省每年都损失大量的煤炭资源与税收。山西省政府决定,从煤炭运销环节入手,加强治理整顿,在1983年成立了山西省煤炭运销总公司 (以下简称煤运公司),主要职能是承担山西地方、乡镇煤炭的销售和管理。与此同时,煤检站作为执行煤炭公路运输管理的主体,开始在山西省内推行、建立。

  “起初我们只是在路边搭一个窝棚,便开始监查过往煤炭运输车辆。”张文胜见证了最早一批煤检站的建立,“在建立公司的基础上,随后才开始慢慢购买土地,建立固定资产。”

  据他回忆,煤检站设立之初,手中并无多少权力与收费职能,“最初的煤检站只收两项费用,其一是向用户收2.5%的服务费,其二是向煤矿收1.5%的管理费,两项加起来也才几元钱一吨。收费之后,煤车拿上相关票据,便可以一票通行出省。”

  张文胜认为,煤检站在建立之初,对于抑制当时山西省内的资源流失,起到了一定效果,但这并没有持续太久。仅在煤运公司成立一年多后,1984年,山西省便对煤炭销售开始施行“统一合同、统一结算、统一票据、统一调度、统一价格”的“五统一”政策。

  实行“五统一”后,所有的省外、省内煤炭用户不得直接与煤矿或其他煤炭生产单位直接交易,供需双方交易过程中的煤炭价格需要通过煤运公司进行协商。

  “五统一”不久后的1986年,山西省又下发了 《关于加强煤炭产运销管理的通知》和省经贸委《关于印发公路外运出省煤炭的暂行管理办法》等文件,强调对省内煤炭买卖的管理。在张文胜看来,这强化了煤运公司成为“政府职能部门的性质。”

  张文胜没有想到,在随后的二十余年内,尽管煤炭税费几经变迁,山西省内煤炭公路运销体制的核心,却始终牢牢把控于煤运公司手中。“‘五统一’之后,煤检站作为煤运公司的执行与检查部门,可以说手中统揽了管理、销售与定价大权,煤矿、用煤企业、过往煤车等开始受到相应的限制。这也逐渐让煤检站变了味。”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五统一”之后,山西省的煤炭交易逐渐发展形成了订货会模式,公路煤炭运销管理即形成了“合同、票据、站点”为流通要素的机制。“用煤单位不能与煤矿自行购买、定价与核算。在山西买煤的企业,需要先在省内参加订货会,与省煤运公司签订订货合同,交纳定金;随后省煤运公司再把合同拆解分给各市县,用户向煤检站交纳剩余价款,获取票据,去煤矿提煤;煤车拉煤后拿上票据,通过各级煤检站的票据检查,才可以运输出省。”在晋城地区当过十年煤检站站长的李力方告诉记者。

  “向煤矿收购与向用户出售煤炭的价格,都是由煤运公司来定的,仅仅靠买进卖出的差价,就能为煤运公司带来丰厚的利润。”李力方表示。销售体制成型,煤检站布局也逐渐成型。超过三百个煤检站,把控着山西省内公路煤炭运销的命脉。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李力方这样形容煤检站对于煤炭运输车辆的作用,“不仅所有出省的公路都有煤检站,每个县城的公路出口,都要有煤检站把控出县的道路,监测过往运煤车辆。没有相关票据煤车就走不了”。

  “前些年当别人问起我在哪里工作时,我们会开玩笑说‘劫道’公司。”晋城市下辖高平市一位煤检站站长开玩笑说。煤矿对于煤检站则颇有怨言,高平市一位煤老板直言不讳:“煤检站就是强制性的 ‘二道贩子’”。

  随着管理与收费权力的扩张,煤检站收费种类也逐渐多了起来。“最多的时候,煤检站的各种收费名目有三四十种,煤车过煤检站,每吨煤要交上百元的钱。但是具体的税费都有哪些,我们也说不清楚。”尽管当了将近十年站长,李力方也说不清楚煤检站的糊涂账,“到后来,有一些煤检站私设名目对煤车进行卡要收费,即便有票据,不交钱便不放行。”

  由于差价、税费,以及监管的缺失,“一些私人煤矿、煤车司机与需求量相对较小的企业跳过煤运公司直接对接,煤车从煤矿拉上煤炭出来的时候没有票据,通过贿赂煤检站的工作员工出县、出省。这就是人们说的‘黑车’。”李力方告诉记者。

  “各个县区的出县站都要打点,从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少了任何一环,都出不去。”一位早年从山西往河南运煤的煤车司机老林告诉记者,“早在1999年,每个出省煤车,都需要向煤检站的关系人打点三五千元。”即便花费数千元打点一路上的煤检站,仍然能为煤车司机与煤矿带来相对丰厚的利润。

  “没有票据,煤矿便不用交税,不少发家的煤老板早年都是依靠偷税漏税赚得盆满钵满。”李力方告诉记者,“而黑车都是靠超载来赚钱,煤检站地泵称重的上限是100吨,荷载30吨的煤车上去之后,地泵直接就没了反应。这些煤车通过改装,一车能拉超过百吨煤炭。”

  监管的不到位,使得煤检站私自收费放行煤车收费敛财的现象日渐严重。“外界说的‘不紧不慢,三天一万’,是指普通员工的敛财数额。”张文胜告诉记者,“出省站 (员工敛财)更加厉害,何止三天一万。”

  日前,新华社一篇名为《6个月“收黑钱”3500万 山西大同4煤检站长被处理》的文章报道,大同市纪委监察局对大同煤运公司下属四个煤检站“收黑钱放黑车”问题进行了严肃查处。半年时间内,“四个煤检站利用稽查处罚无票煤炭的职权,违规放行无票证运煤车辆,非法收取放车款共计3544.94万元。”

  私人煤矿和黑车逐渐减少

  为了扼制煤检站放 “黑车”、乱收费的问题,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一些地市成立了煤炭稽查队。“稽查队最开始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张文胜告诉记者,“不仅检查煤矿是否私自售卖煤炭,同时对煤检站的乱收费、私自收费放行‘黑车’等现象进行制止与查处”。

  但李力方表示,稽查队的好效果并没有持续太久。“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些年私人煤矿、煤车司机与煤运公司之间,可以说一直是在‘斗智斗勇’”。

  “设立稽查队之后没多久,‘黑车’利益链条上的人就开始找人监测稽查队的动向。”李力方对记者表示,“从国土局门口、稽查队所在地,一直到煤检站、煤矿,路上所有位置都有人放哨。只要有稽查队员出现,从煤检站到煤矿,都能第一时间知道。在确保一段时间内没有稽查队员回来检查后,煤检站的内应便会关掉煤检站的监控设施,安排 ‘黑车’在短时间内集体过站。”

  成立稽查队后,尽管在煤检站周围又逐渐有了定点的稽查站,但是李力方告诉记者,部分煤炭稽查队内的工作人员也被拉拢、腐蚀,因此煤炭稽查队的效果日渐弱化。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2007年,晋城地区开始成立“小分队”。“煤检站只负责煤车去拉煤时开票;煤车要出站时,则由‘小分队’负责验票;稽查队在煤检站之间进行交互检查。这样,晋城地区在引入小分队之后,形成了‘三权分立,相互制约’的情况。”在任期间,李力方见证了“小分队”从无到有。

  李力方口中的“小分队”,同样属于煤运公司,但是不受煤检站管理。“‘小分队’是从退伍军人中进行挑选的,个人素质相对较高,很难被同化。”李力方认为,“小分队”的设立有效减少了晋城地区内“黑车”过煤检站的数量。“2007年设立 ‘小分队’之后,‘黑车’就少了很多”。

  随后,晋城地区的“小分队”经验开始在山西进行推广。“其他地区效果如何还不知道,但是在晋城效果是很不错的。”李力方说。

  他认为,同时期私人煤矿的逐渐消失,也是黑车减少的重要原因之一,从2001年的整顿开始,山西省逐次提高矿井规模要求和安全标准。到了2008年7月,山西省政府又出台“十关闭”的“60号文”,对非法和资源枯竭煤矿进行大规模关闭。2008年9月2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晋政发[2008]23号)下发,标志着整合重组大幕正式拉开。此后,数千私人煤矿逐渐消失。

  “‘黑车’的煤炭主要是从私人煤矿中出来的。私人煤矿减少了,‘黑车’的数量也大幅减少。”李力方说。“近些年来,在煤检站贪腐的问题上,山西省抓得比较严,已经处分了不少人,”张文胜告诉记者,“晋城地区算是控制的最好的。”在太行关煤焦管理站外,一位司机表示,“现在煤检站主要就是查验一下票据,煤检站的撤销对我们没什么影响,黑车应该很少了。”

  煤检站60%都是临时工

  现在,煤检站在争议声中将结束超过30年的寿命。煤检站的撤销始于近两年煤炭价格的不断下滑。为应对市场低迷,以煤炭为支柱产业的山西不断在煤炭税费等方面进行改革,供需之间的企业直接对接也更加市场化。

  11月18日,山西省政府明确年内取消煤焦公路运销票据,省内煤检站将全部撤销。对于这一规划,多位山西煤炭行业人士表示,山西省政府的改革超出了业内的预期。

  “其实煤检站撤销已经喊了很多年了,但是一直撤不了。”李力方告诉记者,“这是因为一些县区的煤检站是政府与煤运公司合开的,而煤运公司从地方到省内都是纳税大户,因此和政府之间有诸多的利益牵扯。”

  但煤检站的撤销对于员工来说,却不是什么好消息。全省所有煤检站撤销后,仍有超过3万人等待分流。而这3万人中,有不少数量的临时工,其中一些员工的临时工身份甚至超过了20年。

  “我们都是煤运公司的最底层,到现在都没收到煤检站要撤销的正式通知,更不知道煤检站撤销后我们会去哪里。”高平市一位煤检站站长告诉记者。

  “当初煤检站都是香饽饽,挤破头都想进去,花多少钱也无所谓,一年怎么也回本了。即便没有灰色收入,福利待遇也都远远超过当地的平均收入水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晋能集团员工告诉记者。

  这种情况下,晋城地区煤检站人员编制严重超标。“煤检站里,超过60%员工都是临时工身份,有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的临时工。”张文胜告诉记者。

  “现在所有煤检站的员工都人心惶惶。大部分员工拿一两千元的基本工资,只能勉强维持生活。正式工好歹心里有个底,至少有五险一金。”上述晋能集团员工说,“临时工心里根本没有底。他们不仅没有五险一金,每年重复机械简单工作,离开煤检站他们能有什么谋生技能?”

  11月24日下午,记者探访山西省高平市高速路旁的一个煤检站,一个多小时内,没有煤炭运输车辆经过该煤检站,站内也只有不到10名员工在岗。“二级路不收费以后,这边就没人走了,现在一天也过不了几辆车。”煤检站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今年下半年就开始了分流。有关系的去了好一点的煤矿,但是煤矿的效益现在也并不好。”张文胜说,“对于这些没有五险一金的临时工,晋能集团肯定得有个交代,这些员工能做的也只能是等待了。如果只是靠晋能集团自己去处理,他们的工资肯定都高不了。”

  人员安置

  山西省煤炭厅政策法规处处长武玉祥接受每经记者专访称:

  煤炭资源配置市场化 设专项资金解决员工安置分流

  每经记者 赵春燕 发自山西

  昨日(12月1日),随着山西省的煤检站等各类站点全部撤离及所有涉煤票据全部停收,山西省告别了实施31年的煤焦公路运销体制。

  今年6月份,山西省成立了煤炭工业深化改革稳定运行领导小组,负责积极推进贯彻落实“煤炭20条”若干措施。领导小组办公室就设立在山西省煤炭工业厅,组长由山西省省长李小鹏担任。在煤炭厅内,深化改革稳定运行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为政策法规处处长武玉祥。

  近5万名晋能集团职工分流安置问题如何处理?未来山西在煤炭领域还会有哪些变革?针对上述问题,武玉祥接受了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

  原有体制不适合市场发展

  NBD:山西煤焦公路运销体制改革的背景是什么?您怎么看待目前山西煤检站曝出的负面问题?

  武玉祥:在计划经济和煤炭能源紧缺的时代,山西煤焦公路运销体制起到过积极作用。当时煤炭私挖滥采现象较多,从环境保护及防止私挖滥采方面考虑,设立煤检站是必要的。但在目前的市场经济体制下,煤焦公路运销体制已经不适应市场了。NBD:目前市场上还有一种声音,担心煤焦公路运销体制取消后,山西省内部会出现压价竞争问题,该怎样应对?

  武玉祥:市场是配置资源的第一要素,首先确立市场,市场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市场不能规范的东西,政府就应该去管理。我个人的看法是,煤炭不仅是大宗商品,而且还涉及国计民生和国家能源安全,不是普通商品。如果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给政府监管,政府应该从国家能源发展的趋势和规律,能源安全保障,以及保护环境的角度去调控。

  NBD:山西煤焦运销体制改革是否涉及铁路运销?

  武玉祥:肯定会涉及到铁路运销,原来我们的铁路销售上有归口管理、计划管理和立户管理,现在都取消了。其中,铁路立户管理是原来铁路的运力紧张形成的合作模式。现在企业需要使用铁路运力,随时可以去提报,这是铁路运力分配的变革,这一变革不仅仅在山西省,全国都在变。

  NBD:此前体制取消后,山西煤炭运输会是什么样?

  武玉祥:新的煤炭运销机制就是市场信息化,现代市场交易,主要还是回归市场交易。可以进入中国煤炭交易中心了解价格,新体制取消了关卡和涉煤票据。公路运销体制改革连同焦炭都一起放开了,不仅仅是煤炭。

  这些站点取消后,对全国的煤炭消费会带来好处。同时,山西也会面临一些新问题,一是人员安置问题;二是取消关卡后会不会形成新的私挖滥采;三是一些税的征收办法和落实问题;四是煤炭销售方式的变革问题。

  专项资金解决员工分流

  NBD:山西官方媒体消息称,晋能集团一方提出过一个设想,即在煤检站撤销后会组建区域性的煤炭物流综合体,形成区域联合销售,政府方在这方面有没有推动?

  武玉祥:从企业本身而言,晋能集团可以这么做。因为煤运公司原来有良好的运销网络,对外有网络对内有系统,管理很完善。这是市场行为,如果企业作为主导,按照市场形成区域合作销售,这完全符合市场规律。如果政府要把企业合并起来,这就是政府在干预市场。

  NBD:此次煤焦公路运销体制改革涉及到晋能集团近5万人的分流安置问题,晋能集团有提出设想,让分流安置分流纳入煤炭资源税适用范围,这个是晋能自己的设想,还是政府层面确实有这样的安排?

  武玉祥:这个不仅仅是晋能集团自己的设想,政府层面可能会有一项专项资金来解决晋能人员分流问题。晋能承担的是政府的行政收费职能,但它又是一个企业,企业有了一些政府赋予的职权可能会出现问题,或者说会手握政府赋予的职权搞腐败,但这不能说政府的授权是错误的。

  企业不能承担政府的职能,政私要分开,企私也要分开,现在要剥离分开时候,可能需要政府来考虑一些安置的问题,这些人员流转安置,我觉得政府不能不管,专项资金解决晋能人员分流安置的问题已经明确了。

  推动煤炭资源配置市场化

  NBD:本次改革主要涉及到两个主体,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还有晋能集团,您怎么看待他们未来的发展问题?

  武玉祥:太原煤炭交易中心未来就是进行现代化的煤炭交易,它原来是晋能公司的交易中心,而晋能集团未来应该会发挥自身的网络优势,发展现代化物流企业。晋能集团现在已经有实业了,是山西省内率先实现煤电一体化的企业,同时它还可以利用之前煤炭销售的渠道和网络,形成现代化的大型物流企业。

  NBD:在本轮改革之后,市场化方向进一步明晰,未来山西煤企转型方向会是什么?

  武玉祥:关于煤企转型的问题,王儒林书记的讲话中已经提到了,具体到企业就是“六型转变”,也即着力推动煤炭产业向“市场主导型、清洁低碳型、集约高效型、延伸循环型、生态环保型、安全保障型”转变。

  这项做法最主要就是让市场去配置资源,我们今年完成的一项重大变革就是让煤炭企业配置进行公开招标。采矿权、探矿权的出让过去是以政府审批为主导的,现在要转换成市场公开出让。我们已经出台了一系列的出让办法,如果煤炭资源要拍卖招投标的话,可以用市场交易平台进行竞价招投标,竞价转让。

  我们下一步要开展这项工作,这样可以有效解决三项问题,第一个就是市场资源价值的问题,过去是政府定价的,现在通过市场定价;第二就是可以有效规避腐败,因为这样的资源配置机制是公开公平透明的;第三个就是可以让资源有效地利用,充分发挥资源的市场价值。

  现场特写

  001号娘子关煤检站取消首日:运煤通道开始堵车

  每经记者 赵春燕 山西摄影报道

  从1983年诞生至今,或许很少有人会记得在山西1487个煤检、稽查站点中,哪一个是第一个诞生。

  “001号煤检站 (第一个煤检站),就是位于晋冀边界的娘子关煤检站。”一位在此工作5年多的煤运人向记者说道。

  不过,第一个“出生”并非意味着第一个撤销。在昨日(12月1日)零时举行的煤检站撤销仪式上,要求山西全省的所有站点同时撤销。这一刻,遍布山西省的煤检站结束了31年的历史使命。一位煤运人用“寿终正寝”来告别这段历史。

  煤检站撤销背后,是山西省年底前开启的包含煤焦公路运销体制改革在内的“煤炭革命”,这场革命由山西省省长李小鹏亲自挂帅。

  “站好最后一班岗”

  据悉,娘子关煤检站坐落于山西平定县和河北省井陉县的交界处,娘子关也是中国万里长城的著名关隘,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从阳泉市区驱车前往,约40公里车程,接近娘子关的近10公里路全是山路。

  山西阳泉是重要的无烟煤产区,相隔不远的河北井陉是主要的煤炭销售市场,阳泉市还有一个国内著名的大型煤炭企业阳煤集团,阳泉人常说 “阳泉市是一个以阳煤为基础形成的城市”。

  穿过盘山公路再行驶一段距离,一栋破旧的三层小楼进入眼帘,娘子关煤焦管理站便位于此。该煤检站有一位站长、一位书记、五位副站长共计近百名职工。在办公楼二层楼道,《公路运销站点管理八条禁令》的公告牌放在醒目位置。

  娘子关煤检站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关于煤检站撤销的内部文件已经于11月21日进行了内部下达,当时是“站好最后一班岗”。

  昨日零时,山西省内煤检站同时全部撤销。在寒潮袭来的当夜,晋能集团在阳泉太旧高速公路煤焦管理站举行了撤站仪式,标志着存续了31年的山西公路煤焦管理站点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按照山西省官方近日发布的《煤焦公路销售体制改革方案》中列入的清单,与001号娘子关煤检站一起全部撤销的煤焦公路管理站、稽查点、煤焦销售营业站等各类站点一共1165个。另一个同样令人关注的数字是,由于站点撤销,晋能集团内部有5万余名职工将转岗分流。

  各类站点的撤销,给山西煤炭行业带来的利好效果是明显的。昨日上午,山西煤炭业内传来了公路汽运煤炭大幅增加的消息,煤矿出现大量汽车排队装车,各大运煤通道亦开始堵车。

  煤检站职能被异化

  以前,在娘子关煤检站,拉煤卡车缓缓驶入拱形门,在煤检站工作室外的挡杆前停下,司机下车将随身携带的4张票据递给煤检站验票室的工作人员,煤检站内穿着整齐工作制服的工作人员查验票据并将信息录入系统,随后司机携票据回到车内,这时煤检站收杆,卡车驶出煤检站。

  卡车司机随车携带的4张票据分别是:1张 《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已缴证明》,1张《山西省煤炭销售票(洗、储煤公路出省)》,以及2张《山西省煤炭公路运销统一调运单》,这些票就是几乎和煤检站一同诞生的“煤票”。上述检查前后不过几分钟,但就是这样看似简单的程序,确是煤检站31年来最主要的工作。

  煤检站作为煤炭基金等验票把关的最后一道关口,刚成立时的初衷是防止山西省内煤炭私挖滥采,导致“黑煤”流入市场。如今在山西省煤炭界权威人士看来,它的确起到过积极作用,尤其是在煤炭资源紧缺的年代。在起到“积极作用”的同时,公众对于煤检站的诟病亦越来越多,容易滋生腐败、内外互通报号通关等问题。

  在阳泉地区有十几年贩煤经历的王军(化名),平时路过最多的煤检站便是娘子关煤检站,但在相隔不远处便是其同行苏明(化名)经过最多的煤检站旧关煤检站。

  娘子关和旧关煤检站都算得上是大型出省煤检站。记者此次去娘子关煤检站是和王军、苏明同行。在煤炭行业兴盛的年代,类似于娘子关和旧关这样的煤检站1小时内就会有几百辆车经过,一天内至少有三四千辆运输的煤焦车辆在此停车验票。

  “现在少了,一天差不多就1000辆煤车经过。”娘子关煤检站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部分煤车司机转行开出租

  在驶往娘子关煤检站的山路上,苏明回忆起2010年煤市兴旺时,拉煤车辆排长队驶过煤检站的情景。“记得有一次大雾,山路滑且紧邻悬崖,隐约感觉到有煤车掉下山沟,煤车排长队缓慢行驶,能见度低,等雾散了才发现一共有9辆煤车掉到山沟里。”

  “煤检站外堵车是常事,堵起一百来辆算少了,很多时候要堵上三四公里。”苏明说,几年前通常要堵上两天时间才能顺利过关,司机在排队等候时,因为卡车慢慢前行,司机需要守在车厢里随时待命前行。当时公路边的村民们做起了生意:堵车时沿线卖开水泡面、火腿肠鸡蛋等,卡车司机的餐食经常就这样解决。

  不过微妙的变化开始出现了,过了一年村民们发现拉煤车队不怎么堵了,又过了一段时间,连煤车都不多了。这一变化的背后,是“煤炭黄金十年”的终结,煤市开始萧条,作为煤炭资源大省的山西受冲击尤为明显。

  自去年以来,像苏明这样的煤贩子已经转行,更多的煤车司机已经加入到开出租车的队伍。还在坚持贩煤生意的王军告诉记者,阳煤集团目前已经开始推行直接和下游电厂客户对接签合同,二道煤贩子已越来越少。

  “还有人在幻想着有下个‘煤炭黄金十年’,我觉得已经无望了。”苏明说,自己知道的隔壁盂县正在建设一个大型风电场,另外他还得知,中国刚和俄罗斯达成了天然气供气大单……煤炭不像原来那样受欢迎了。

  苏明还说,煤贩子、煤票、煤检站这些都是历史产物,时间到了都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