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财经 > 产经 > 农业 > 正文

字号:  

种业市场乱象丛生:二至四倍暴利致假种子屡禁不绝

  • 发布时间:2016-04-28 07:23:29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金潇

  国以农为本,农以种为先。种子是重要的农业生产资料,其品种和质量的好坏直接影响农业生产,关乎农民切身利益。《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在赣鲁黑陕皖等地采访发现,当前,各地市场上种子品种和质量良莠不齐,种子套牌套包、套购原种繁殖生产、无证生产经营、打政策“擦边球”等乱象丛生,不仅严重扰乱市场正常秩序,而且屡屡侵害正规种子企业和农民的合法权益。

  业内人士指出,种业市场乱象屡禁不止,究其根源在于,一些不法商家受经济利益驱使,不惜铤而走险,牟取暴利;违法成本低,取证和查处陷入“双难”困境;监管存在漏洞等。此类乱象坑农损企,亟待规范治理。

  种业市场乱象五花八门

  受访的多位业内专家指出,当前种业市场乱象主要有以下表现形式:一是冒牌种子,把甲公司的种子换成乙公司的包装销售;二是劣种子,种子质量不达标,但当作达标种子销售。诸如质量低于国家规定的标准,低于标注指标,变质或带有检疫对象等;三是假种子,以非种子冒充种子,或者以甲品种冒充乙品种种子,或种子的种类、品种名称、产地与标签标注的内容不符等,即“挂羊头卖狗肉”。

  套牌套包是种业市场乱象之一。“套牌套包、制假售假等现象太多了,前几天我们就发现有个企业套包我们的品种进行销售,卖了几万斤,我们通过取样、检测,证实了是我们的品种,于是我就找到那个企业负责人,让他停止销售……”听说记者前来调研种业市场乱象问题,江西天涯种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少虎一下就打开了话匣。

  江西天涯种业有限公司是全国最大的南繁杂交水稻制种企业之一。张少虎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当前我国种业市场企业多、乱、杂现象突出,存在许多不规范的地方。“这几年企业数量从8000多家减少到4000多家,但绝大部分都是中小企业。”张少虎说,一些中小企业没有什么科研创新能力,要么是以低价购买其他大企业淘汰的品种,重新包装后再销售,要么就直接通过套牌套包、制假售假生存,这干扰了种业市场秩序,影响了行业创新的积极性。

  套购原种行为时有发生。山东一家种业股份有限公司主营农作物是棉花种子,公司负责人王俊廷(化名)说,公司维权办由副总经理分管,人员5人。“维权办负责打击假冒仿冒公司产品的不法商家,5个人的工资,加上有时还要去外地长时间打假,每年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万的经费,等于是额外成本。”

  对于套购原种繁殖生产,王俊廷向《经济参考报》记者举例说,2012年至2015年,该公司一种子品种成为山东省棉花较大品种,某种业公司在公司试验站套购原种后自繁,该单位在没有任何生产经营资质的前提下,以近似品名包装销售,现在又公然以同名进行销售,“严重侵害了我公司利益。但是该单位产品不进入市场渠道销售,而是由小商贩直接进村到户,所以打假困难。”

  无证生产经营现象也浮出水面。今年3月,农业部对外公布19起假劣农资典型案件,其中种子案件8起,主要包括河北省围场县郭志红、贺树山无证经营未审定马铃薯种子案,甘肃省永昌县喻学军、林辉无证生产经营杂交玉米种子案,甘肃省临泽县贺斌无证生产玉米种子案,甘肃省甘州区付力荣、吉林银河种业科技有限公司、辽宁东润种业有限公司无证生产玉米种子案等。

  据了解,2015年7月,河北省围场县农业部门根据投诉,依法对围场县郭志红、贺树山无证经营未审定马铃薯种子进行查处。经查,郭志红、贺树山未取得种子经营许可证,销售的“泰山2号”马铃薯种薯未经河北省审定,共销售12.5万公斤,涉案金额42.5万元。

  有的还将原有品种重新包装后换名销售,并通过一些手段打政策“擦边球”,从而规避法律责任。2015年,江西省南昌市安义县一位种粮大户在当地一种子经销商购买种子时,被告知一名为“农优泰金占”的品种亩产可达千斤以上,他一口气购买了240斤种子。但9月份抽穗时,他发现水稻全都无法灌浆。起初,他以为买到了假种子,但经过一番查证,才发现这种名为“农优泰金占”的品种实为“农香优676”,“农香优676”的字样模糊地印在包装中缝里,轻易很难察觉。而“农香优676”一般需在5月15日至20日播种。这位种粮大户因错过最佳栽种期,80亩水稻全感染了穗颈瘟。

  “这是一种典型的打擦边球做法,‘农优泰金占’是在工商部门登记的商品名,在包装上也注明了是‘农香优676’,只是很隐蔽。”业内人士指出。

  有的商家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合法,故而尽量隐蔽销售方式,以规避执法部门和权力企业查处和追究。黑龙江省一家大型种业股份有限公司法务部部长表示,一些不法分子只在店面提供样品,确信没有风险时才大量销售,或者销售时直接配送到用户家中。另外,以个人合伙或者以村甚至乡为单位,直接到生产基地购买侵权种子,自己使用或另售他人,这种情况也很难被发现。

  机制不完善助长侵权频发

  当前,尽管政府执法部门加大了打击假冒伪劣种子的力度,各正规种业公司每年也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打假,但套牌套包、制假售假等现象仍屡禁不止。暴利驱使、制假售假违法成本低、新品种审定不够严格、市场监管不到位等都是导致种业市场侵权乱象滋生的原因。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学院教授、小麦育种专家王成社认为,主要原因之一是有些种子企业的法律意识淡薄,受经济利益驱使,铤而走险,谋取利益。

  首先,暴利吸引不法分子制售假种子。东北一家大型种业公司负责人介绍了种子成本,公司从基地运回玉米种子每公斤8元,回来加工包装约12元,加上知识产权成本、市场营销等,最终成本非常高。但造假商贩的成本就便宜了,他们从基地运回的种子质量相对差些,包装完了约8元一公斤,卖25元左右,始终比真种子便宜些,利润一般是200%至400%,非常暴利。

  其次,制假售假违法成本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种业公司负责人表示,由于销售分散,不法商贩的违法行为很难全部发现。即便抓住了侵权问题,一般也就是抓住违规销售的那一点点,处罚力度也没多大。造假所得是暴利,违法成本又低,扰乱了整个种子市场,催生了种业市场乱象丛生。

  “现在卖种子的公司多,但真正有‘拳头品种’的公司少。”黑龙江省农科院总农经师矫江说,相对于国外大型种业集团及他们的好品种,国内一些公司的育种能力较弱。一些小公司急功近利,就可能进行套牌生产种子。

  矫江分析认为,从根本上看,生产和经销假冒种子的主要原因还是造假成本低和暴利,一些不法公司及商贩才会铤而走险。越是大的企业,越是好的品种,被套牌的可能性就越大。这对一些好品种来说,是非常严重的影响。

  违法行为发现难、取证难。“培育一个品种需要很长时间,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但别人窃取起来却非常容易。比如常规稻,只要拿到了别人的品种就可以自繁。”中部地区一家种业公司董事长说,近年来,国家和企业都加大了对侵权制假行为的打击力度,但效果有限,因为发现这些行为和取证都很困难。

  “我们每年都能发现一些侵权现象,但还有很多是我们没有发现的,毕竟市场那么大,而现在农业规模化程度不断提高,许多种粮大户用种量很大,一般都是直接到厂家订购,种子不经过市场,根本发现不了。”这位董事长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前两年他们发现了一起套包侵权事件,是因为一个生产基地交种子的时候少了很多,后来经调查才发现是卖给了别人。

  种子消费主体的变化,更增加了打假维权取证难度,成为种业市场乱象屡禁不止的一大原因。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发展正改变着种业营销模式,大包装种子、白袋种子不标注相关信息,直接销售给合作社或农场,给取证工作带来较大难度,有个别的合作社成了造假侵权的参与者。

  对于查处难,专家表示,很少有案件能查到全部违法产品,办案机关只能就查扣到的部分进行处理,很多行为人的行为甚至能完全逃避法律的制裁。

  “结合单位实际,我们认为根源是不法厂商受利益驱动,罚款对造假影响微乎其微,监管存在漏洞。”王俊廷认为,没有生产资质的小厂家假种子仍在销售,而没有受到相关部门查处。发现被仿冒事件,公司每年要投入大量的人、财、物力进行打假,但靠企业自己取证又十分困难。“我们也曾向有关部门举报,但结果多是罚款后照旧生产,根本不能解决问题。”

  再次,新品种审定方面严格程度不够。山东一家种业公司董事长表示,去年国家审定和玉米主产区审定品种就达500多个。“这些种子中,不乏科研人员呕心沥血几年甚至十几年攻关而成的原创性好种子,但也夹杂着很多高仿甚至‘照着葫芦画瓢’的种子。”审定品种的泥沙俱下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新审定品种增加、制种面积扩大、市场经销迟滞、库存持续高企,循环往复。”

  此外,市场监管不到位也受到关注。“对种子越区种植这种现象,农业部门也很无奈。”松花江沿岸某县种子管理站负责人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农民有权去合法的经销商处购买种子,哪怕是省外也没问题。当地不少农民去长春大市场买种子,基本就属于越区种植了。目前农业部门只能是宣传,用典型的反面案例宣传,特别是宣传那些出了问题后索赔困难的情况,但整治效果不明显。

  这位负责人坦承,县种子管理站一共有17人,其中一线执法6人,还有4人属于质量抽检,这10人基本上就是全县的种子监督检查力量了。但全县二三百万亩耕地,需要的种子浩大,人力不足也是难以监管到位的原因之一。

  种业维权打假还需多管齐下

  《经济参考报》记者走访发现,近几年假冒伪劣种子坑农恶性事件频发,虽然大部分违法行为人被追究了法律责任,但有的农户得到的赔偿却不多。对于根治种业市场乱象,受访人士建议,注重源头打假,提高违法成本,降低维权成本;对种植户进行普法教育,同时进行常识宣传;国家相关部门应提高准入门槛,加快淘汰落后产能的步伐。

  据业内人士透露,2014年,黑龙江省农户王某等人通过熟人购买了非正规包装的玉米种子,共种了400晌(1晌折合15亩)地。待收获季节发现,这块地的产量不及某品牌正规种子的一半产量,品质相差更远。购买该批种子的还有农场和众多种地户,合计受害面积达800垧。此案最终的结果是,贩卖假种子的王某虽被追究了刑事责任,但农户损失惨重。

  农业部近期通报称,2015年1月,山东青岛莱西市农业部门根据多起群众举报线索,对李世军等人制售假冒“孟德尔”胡萝卜种子一事进行查处。经查,李世军等四人利用伪造的“孟德尔”胡萝卜种子包装,对外销售假冒的“孟德尔”胡萝卜种子,涉案金额达150多万元。

  对此,莱西市胡萝卜菜农马希敏(化名)表示,这些“傍名牌”的假种子,一旦种植后,产量太低,成本都回不来。

  “我们公司饱受制假售假之害,也曾组织过多次打假。”陕西省一家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说。据他们调查,市场上最多的是套牌经营,还有些企业不顾区域种植条件越区销售,导致种子在病害、抗冻等方面出现问题,坑农害农。

  据这位副总经理介绍,一些违规企业无证经营,如在小麦收获时,从农民手中加价套购种子,之后拿到市场上销售,侵害的是正规企业的知识产权,但对农民影响还相对较小。更有一些小企业直接拿劣质种子冒充良种品牌,这种行为更为恶劣。他身边就有同行企业因为遭遇无证经营企业的恶性压价竞争而倒闭。

  对于根治种业市场乱象,保障合法种业企业和农民的权益,受访人士建议,注重源头打假,降低维权成本。山东东部一家种业公司负责人建议,打假要从基地抓起,从源头抓起能事半功倍。在生产基地,假种子一旦落地会给当地相关部门管理带来很大困难。需要基地的属地管理部门、企业联动起来,让假种子不落地、不能进入市场,这样维权成本能相对低一点。在整个打假过程当中,地方管理部门有时会存在千丝万缕的利益关联,希望在这个领域也能打击腐败。

  “对于违法经销和生产种子的主体必须重罚,甚至让其倾家荡产,彻底让他们敬畏,才能避免踏上假冒伪劣种子这条红线。”部分专家认为,国家应制定严格的政策,提高种业市场违法成本,制裁各种侵权行为,执法处罚覆盖各个环节。比如说,在研发环节,国家能加大对企业自主创新的保护力度;在良繁环节,加大对合法企业良繁基地的保护力度,打击不法厂家套购种子行为;在推广环节,打击套牌,假冒、仿冒的行为,打造一个合法、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

  种植户自己维权也是促进企业守法经营的重要举措。应对种植户进行普法教育,同时进行常识宣传,使种植户在购买种子时避免上当受骗。如到正规的种子企业购买种子;查看种子的商标和标注,注意产地、发芽率、生产日期等;索要正式发票并妥善保存;查看种子的色泽、形状等,出了问题后能及时维权。

  “我国种业市场之所以出现种种乱象,其根源在于市场上鱼龙混杂。”一家种业企业负责人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应提高准入门槛,加快淘汰落后产能的步伐。“制种行业也需要‘去产能’。虽然新《种子法》有利于大型企业的发展,但国家对中小企业的退出没有太多实质性举措。相反,现在相关政策还越来越宽松,以前对企业注册资本还有一定要求,如今这个门槛也取消了。”

  此外,畅通维权和调处渠道也势在必行。受访人士表示,鉴于种子企业和农户遭遇侵害时维权成本高、赔偿少,加上农业生产周期长、发生事故后责任认定难,建议探索一套多部门参与的长效维权打假机制,制定处置程序和技术鉴定办法,有效维护正规企业和农民的合法权益。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