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7日 星期五

财经 > 消费 > 快消品 > 正文

字号:  

广西一起检疫案揭开越南生猪走私利益链

  • 发布时间:2015-08-17 07:51:00  来源:人民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金潇

  8月14日,29岁的林廖奇站在了广西柳州市柳北区人民法院的法庭上。

  林廖奇是柳州市柳南区太阳村镇水产畜牧兽医站协检员,在他的帮助下,数千头越南生猪未经检疫进入柳州市场。

  近年来,中越边境生猪走私现象备受关注,这起典型案件揭开了猪肉走私背后的相关利益链条,暴露出检疫、屠宰等监管环节的节节失守。

  没去现场就开出56份产地检疫合格证

  “你知道是从越南边境过来的猪,为什么还要开具检疫证明给他们?”

  “我想要单位给予的费用返还。”

  面对公诉人的发问,林廖奇这样解释自己虚开检疫合格证的动机。

  2011年1月至12月间,林廖奇在未进行现场检疫的情况下,先后开具《动物产地检疫合格证明》共计56份,导致5700多头越南走私入境的生猪未经检疫顺利进入柳州肉联厂屠宰场(以下简称屠宰场)宰杀并流入市场。8月14日的庭审上,林廖奇对此供认不讳。

  据了解,开具《动物产地检疫合格证明》的流程包括:接受养殖户报检、受理后到现场进行检疫,检疫合格后才能开具证明。现场检疫时,不仅要凭肉眼观察动物是否健康,还要检查动物耳标及其健康档案。检疫合格证明上,除了要填写检疫动物的数量,还要对其产地进行详细登记。按道理说,一头没有任何相关手续的走私生猪,想要“洗白身份”并不容易,这些越南走私生猪是如何蒙混过关的呢?

  据林廖奇交代,他很少去现场检疫,基本上按照猪贩子黄宏美、屠宰场负责人梁建平报过来的生猪头数填写检疫合格证明。至于产地,他就随便找个当地的村子填上去。

  “仅仅凭这些人报给你的猪的头数,没有进行检查,你知道危害有多大吗?”审判长问道。

  “我知道。”林廖奇回答说。

  但林廖奇还是禁不住利益诱惑,为走私越南生猪的犯罪团伙开了绿灯。据其供述,每头生猪产地检疫的费用为2元,其中45%返还检疫员所在的单位,单位再按85%的比例返还给检疫员。检疫的量越多,返还的费用就越多,每月所得也就越多。

  越南生猪走私已形成完整“地下体系”

  在这起价值高达900多万元的生猪走私案中,采购贩运、提供假票证、宰杀等环节已形成一个完整的“地下体系”,林廖奇只是其中的一环。

  2013年1月27日晚及次日,凭祥海关缉私分局(以下简称缉私分局)分别截获3车从越南购进的生猪485头,总重47吨多。经查,货主为广西宁明县爱店镇的张日照、何艳芳夫妇,由于未能出示报关及检疫合格手续,这批生猪被缉私分局认定为走私物品,张日照、何艳芳夫妇也因涉嫌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被依法刑拘。

  这对夫妇的被捕,揭开了从2008年至2013年1月间一直活跃在中越边境的生猪走私体系。缉私部门侦查得知,张日照、何艳芳夫妇在此期间,累计从越南走私生猪入境达7.3万多头,并将这些未经检疫合格的生猪,销往广西南宁、百色、柳州、河池等地,走私生猪价值人民币3.18亿元。

  在柳州从事生猪贩卖的来宾籍猪贩子黄宏美和屠宰场负责人梁建平也参与了走私生猪“洗白”的过程。柳北区检察院经5个多月调查取证,查实黄宏美和梁建平经合谋后,找到柳南区太阳村镇水产畜牧兽医站协检员林廖奇,由林廖奇为他们伪造生猪检疫合格证。

  有时候,梁建平甚至会亲自出面,找林廖奇报检。“检疫合格才能进入屠宰场,屠宰场的人反过来找你补办合格证,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面对审判长的问题,林廖奇坦陈他知道是违法的,但依旧违反程序开具证明。经过这伙人的运作,价值900多万元未经检疫合格的越南走私生猪,躲过层层监管,流入柳州各大超市及零售市场,最终进入了老百姓的餐桌。

  封堵越南走私猪有多难

  据南宁海关透露,2013年1月至2014年3月南宁海关共查获(包括与其他部门联合查获)生猪、活牛走私案件65起,查获生猪(包括大猪和乳猪)8918头、活牛232头。

  但是还有相当多的走私生猪躲过了一家海关查验,流入国内市场。据2011年越南一家媒体报道,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部兽医局报告称,通过谅山、广宁边界向中国出口的生猪日均约1600头,这些生猪主要在越南的青化、广义、平定、北江、永福、海洋等省收购。即便在肉类价格严重低迷时,每天仍有1300头生猪出口至中国。

  而农业部关于毗邻国家进口动物及动物产品检疫问题的通知(〔1990〕农(检疫)字第6号)明确规定,为防止口蹄疫、牛瘟等严重传染病通过进口的动物及动物产品传入我国,禁止以任何形式进口越南等国家或地区生产的偶蹄类动物(含家养的和野生的)的肉类,禁止从越南以互市贸易形式进口偶蹄动物及其产品。

  然而,大量的走私生猪仍然辗转流向中国,并通过关系打通检疫、宰杀等环节,“洗白”进入市场。不仅带来巨大的疫情风险,也使得国内养殖户受到影响。

  封堵走私猪究竟有多难?广西一位饲料企业高管认为,杜绝越南猪入境是完全有办法的,毕竟入境运输只能通过沿边公路,远程运输则必须通过凭祥、宁明两市的高速路口,封堵不存在技术问题。“畜牧局没足够权限,这是海关该管的”。

  而南宁海关曾公开表示,他们将会同地方党委、政府以及相关执法部门进一步采取一线封堵、二线拦截、东西联动、设点驻守、交叉巡逻、机动查缉和“破大案、打团伙、掏窝子”等措施,全方位、多层面打击中越边境走私违法活动空间,进一步遏制境外生猪、乳猪等走私入境。

  按照我国检疫屠宰流程,走私生猪即便流入国内依然可以堵住。可多起案例表明,只要一名检疫员被收买,就可以为走私生猪开具大量的合法证明。

  8月14日林廖奇动植物检疫徇私舞弊案审理休庭后,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了旁听案件的柳州市水产畜牧局的一位负责人。他表示,动物检疫从领证、检疫、出证到督查都有整套的管理制度,如果检疫员舞弊乱开证,其实也不难发现,核对产地检疫对应的某个地方生猪出栏的数量就可以看出来,“关键还是管理不到位”。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