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不能焚烧,秸秆去哪儿

  • 发布时间:2014-10-21 04:29:24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记者 祝梅 通讯员 厉宝仙

  报道组 任迎春 张潘丽

  眼下正是秋收季节,废弃农作物秸秆的处理便成了一个难题,因为秸秆资源分散、收储困难、利用价值低等问题,焚烧秸秆的现象十分普遍。遇到秋冬季节少风的日子,集中、大量的焚烧,经常成为雾、霾等大气污染的元凶。

  据统计,目前我省农作物秸秆年产生量约为1157万吨左右。为避免焚烧秸秆造成的大气污染,我省出台农作物秸秆的综合利用实施方案,促进秸秆的多元化、产业化运用。

  到现在为止,我省在秸秆资源的利用方面做了哪些探索,还有哪些困难需要解决?请看记者的调查。

  秸秆还田有补贴

  “今年我们签的粮食订单里明确写了,秸秆不能烧了。”距晚稻收割还有个把月,嘉兴平湖市林埭镇共和村的种粮大户李垚已在琢磨秸秆的处理方法。加上流转的土地,今年他种了600多亩水稻,而粮食部门来签订晚稻订单的时候,他注意到,订单中加入了环保标准,希望种粮大户可以带头做好秸秆禁烧行为。

  按李垚的经验,一亩水稻田能产生500多斤秸秆,这其中的一半,他打碎还田,作为下一季作物的肥料,剩下的有一部分卖给附近的菌菇种植户。他说,现在秸秆的回收主要通过代理上门,每担秸秆差不多100斤,价格15元至18元,而秸秆的收割、捆扎都需要雇佣人工,算下来每亩秸秆的人工也要差不多100元。

  “整个镇上只有一个菌菇种植大户,运到远的地方,价格又不划算,今年还是把秸秆打得更碎点,在田里多用些的好。”李垚所说的,正是当下秸秆回收的难题之一,在菌菇种植较多的地方,秸秆的收购价要比他卖过去高出近一倍,秸秆的利用与收集成本和资源分布有很大关系。秸秆的堆放也需要考虑场地费用、安全隐患等问题。

  据统计,平湖的农作物秸秆年产生量约30万吨,其中水稻占到18万吨,麦草也有近8万吨,切碎还田仍是现在秸秆资源最主要的运用方式,占到整个总量的34%以上,而平湖的菌菇种植户们每年也能消耗5到6万吨的秸秆。

  平湖出台了鼓励农作物秸秆利用的补贴政策,将秸秆切碎还田的每亩补10元,麦草秸秆需要翻耕的,每亩再加20元,秸秆捆扎农机补助60%,对于收集秸秆的合作社和企业也按照数量进行补助。这一季,平湖农业部门还将在当湖、曹桥、钟埭三个街道进行试点,加大秸秆还田和菌菇利用量,试图探索建立专门的秸秆资源收集队伍和收储地。

  环保利用有市场

  今年我省有粮食作物种植的30个市辖区将禁止焚烧秸秆,秸秆去哪儿?生物质能源化的发展与运用被视作一个大方向。目前,我省已有47个农林生物质能源化生产企业,年利用生物质原料129万吨,其中秸秆的运用占到44万吨。

  忙碌一上午,年近50岁的蒋为民刚得空吃午饭,作为一个秸秆收购代理商,他手头掌握着不少平湖当地的种植大户的联系方式,但这段时间平湖还没有太多秸秆,他往返于江苏、上海金山等地收购原料。老蒋收来的秸秆主要供应平湖的圣普新能源科技公司,负责人朱忠华早些年做的是煤炭生意,可这生意越做,朱忠华越是觉得,煤炭这样的不可再生资源不会是能源产业的未来趋势。到2009年,他回到平湖创立公司,研发起生物质能源的运用。

  根据平湖秸秆资源的分布状况,朱忠华在公司周边的新仓镇、广陈镇、新埭镇建立了秸秆收购点。2010年到2012年三年间,朱忠华坚持从平湖当地收集原料,到了去年,这样大规模的收购还是因成本原因跨到了外省。“省内人工成本太高,我上半年从平湖收购的秸秆每吨要400元,从江苏运来的秸秆已经打包粉碎好,却只要300多元一吨,”他说,现在每个月,他都会事先通知代理商下个月的计划用量,由他们负责收购,如果新的政策加大了扶持力度,本地秸秆的收购可能会更顺利。

  卡壳的不光是原料收集,还有销路。秸秆制成的生物质燃料虽然比煤炭烟尘少,但每吨价格达到850元,比煤炭高出三成,没有企业愿意使用。2011年,销不出产品的朱忠华决定把产品卖给自己,他投资700多万元,在附近的虹霓镇成立了一家新能源供热公司,把生物质加热为蒸汽,供给周边8家工厂。

  1吨生物质料约能产生4吨蒸汽,按每吨265元的价格,回本还是个漫长的过程,但更大的问题是,这现在依旧是朱忠华最主要的销路。“我预计平湖还剩下将近8万吨的秸秆资源,要是能找到应用的企业,这些量我都能消化。”他说,因为运用规模不大,现在工厂每月只消耗400吨到500吨原料,去年他从平湖收购的秸秆总量只有1.2万吨左右,但好歹自己闯了条路出来,如果能再建两个供热公司,情况将会更明朗。

  再探新路有潜力

  虽然尚未有明确的答案,我省在秸秆资源的综合利用方面,已经有了多方向的探索,期待通过各类综合运用,为秸秆资源打造更通畅的出路。

  这几天,衢州衢江区杜泽镇的李泉水正准备采收茭白,作为当地最大的茭白种植户,李泉水的茭白田有400多亩,而除了卖茭白,他还联系了上海一家工艺品制作企业,把茭白秸秆也卖了出去。李泉水告诉我,一亩茭白地能产出500来斤的茭白秸秆,今年上半年,他卖给工厂的价格是每斤1块5。最近,他动员了周边不少农户,预计下半年要卖出30到40万斤,他还与上海这家企业谈技术合作,琢磨着在镇里办厂,就近利用茭白秸秆。

  在桐乡市,秸秆资源的利用则与养殖业紧密结合起来。以湖羊养殖为例,整个桐乡的湖羊饲养量达到35万头,收来的秸秆一部分用来做饲养棚的垫料,茭白秸秆等资源则可以贮存起来直接喂羊,一年下来,湖羊养殖可以消耗近3万吨的秸秆。今年,桐乡还把秸秆作为消纳基质,加入到养猪场的沼液处理环节,现在全市一半的养猪场都用上了秸秆。

  从运用量上来讲,生物质能源化的潜力将是最大的。宁波山爱能源总经理胡岳标告诉记者,单纯的秸秆原料生物质运用尚不成熟,需要通过掺杂木屑等物质才能达到接近煤炭的热能,他们将产品的生物质挥发提高到99%,并通过对锅炉的技术改造,实现近80%的热效率转化,使燃烧效果接近煤炭,每吨价格近千元,目前供应的企业中有一家日使用量就超过500吨,更多企业还在找上门来。

  “我们的团队正在攻克纯秸秆转化成生物质燃料的技术,我也准备再去国外学习秸秆的烘干技术。”胡岳标说,目前,山爱能源一年要生产20万吨的生物质颗粒燃料成品,在整个华东地区拥有五个生产基地,但省内仅有一家设在湖州南浔,以锯木为主要原料,秸秆资源仍以省外收购为主。今年他将在宁波北仑区建设生物质供气项目,而如果纯秸秆利用可以实现,加上我省近日将出台的扶持政策,农户和环保企业都将从中受益,更多省内秸秆将在生物质能源化方向寻得出路。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