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4月17日 星期三

财经 > 美股 > 海外财经 > 正文

字号:  

希腊银行业还能扛多久? 三周后或破产

  • 发布时间:2015-05-25 07:31:00  来源:人民网  作者:付碧莲  责任编辑:王文举

  以德国为首的债权人希望希腊继续“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希腊政府则满腹牢骚,“紧缩了三年经济更萧条了”,因此面对到期的巨额债务,双方自说自画,你来我往,搞得金融市场风声鹤唳。投资人不得安宁,怨言也就出来了,“希腊‘耍无赖’,德国人‘太霸道’”。幸好,截至目前,这还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但是,一旦欧盟彻底放弃希腊,金融市场可真要大乱了。

  希腊与债券人的谈判,数月拉锯,步步艰难。其间,双方偶尔释放一些消息或“狠话”,试图捞一些谈判筹码。最近,“希腊银行业三周后或破产的消息”传出。

  希腊银行业面临两大困境:一、存款流失量大,且流失速度加快;二、银行业换取流动性的抵押品在不断贬值。但是这两个问题早已有之,不是这几天才出现的。因此,有分析认为,这个消息放出,是债权人在给希腊政府施压。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新一轮债务延期的谈判,最大分歧是“在养老金和公务员体系改革以及劳动力市场监管放松等问题上分歧难消”。简单地说就是,债权人希望希腊继续紧缩。可是紧缩了三年多仍没有起色的希腊岂肯再就范。

  那么问题就来了,欧盟真要放弃希腊银行业吗?一旦放弃,对金融市场有多大影响?既然走了这一步,另一个问题也就不得不考虑,希腊会退出欧元区吗?

  三周后或破产

  从5月18日开始,“希腊银行业缺乏足够多的抵押品,最快可能在三周后破产”的消息,占据欧洲各大媒体的头条。有经济学家预计,最坏的情况是,银行三周后耗尽抵押品,从而走向破产。

  数据显示,在过去两年里,希腊已经有约1/3 的本地银行存款流失,平均每月流失的金额约为16亿至24亿欧元,其中,希腊最大的5家银行2014年流失的存款约为370亿欧元。

  “金融市场羊群效应特别容易形成,尤其是当坏消息传来时。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希腊银行业时不时需要应付挤兑风波。”一位法国银行业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一些私人企业想方设法地将资产搬离希腊,私人储户同样不愿意将钱存在希腊的银行。希腊富裕阶层将存款取出后转而存入欧洲其他国家的银行,而那些资产规模不足以在外资银行开立离岸账户的希腊居民更愿意将手头的现金换成实物,以防货币贬值过快。”

  据不完全统计,2月份,希腊企业及家庭共从该国的银行体系中提走了76亿欧元的储蓄,截至2月底,希腊银行业储蓄余额仅剩下了1405亿欧元,为近10年来最低。近期,希腊银行挤兑量在以每天银行储蓄总额0.75%的速度增加。仅4月14日和4月15日两天,储户从希腊银行提走的资金就有12亿欧元。

  欧央行还在救

  截至目前,欧盟还没有放弃希腊银行业。

  5月12日,有消息指出,欧洲央行将对希腊的紧急流动性援助(ELA)上限提高11亿欧元至800亿欧元。一位知情人士称,此举令希腊银行业有35亿欧元的流动性缓冲。

  值得注意的是,欧洲央行已经多次提高希腊的紧急流动性援助的规模。2月5日,欧洲央行允许希腊央行为本国银行提供600亿欧元紧急流动性(ELA),规模大约在600亿欧元。仅一周之后,欧洲央行已经将对希腊的ELA额度上调50亿欧元至约650亿欧元。到4月,欧洲央行已经将希腊央行可向其银行提供的贷款量提高至755亿欧元。

  一位知情官员表示,在目前欧洲央行允许的条款之下,希腊能为950亿欧元的贷款提供足够的抵押品。欧洲央行每周提高紧急流动性援助上限20亿欧元,因此希腊银行可能有能力撑到6月底。

  不过,近段时间,由于存款流出加剧,尽管希腊银行业可通过抵押品暂时获得紧急流动性资金,只是缺口太大,非长久之计。事实上,以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为首的欧洲央行委员们,就欧洲央行频繁上调对希腊紧急流动性援助上限的举措已经越来越不满。

  债务谈判艰难

  希腊银行系统此次能否化险为夷,关键在于希腊政府与欧盟就72亿欧元援助资金的谈判。这注定是一个充满争执的谈判。

  目前,希腊债券人中,最急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元集团。前不久,希腊刚刚成功偿付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5亿欧元的欠款,但是希腊利用的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很少被使用的应急账户(emergency account)。换句话说,希腊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钱还给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下个月,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另一笔15亿欧元的债务将到期。齐普拉斯曾写信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希腊将无钱还债。拉加德是在IMF一次内部会议上公开了部分信件内容,“齐普拉斯称,除非欧央行立即提高希腊发行短期国债的上限,否则欠IMF的下个月到期的15亿欧元将无法偿还”。

  5月14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斩钉截铁地称:“将不会就债权人的任何关键性要求妥协。”

  在此笔欠款到期之前,希腊政府本月底还将支付公务员工资和养老金。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也表示,希腊政府宁愿在IMF的贷款上违约,而不是在养老金上,希腊不会签订没有债务重组的协议。

  关于谈判也不尽是坏消息。5月18日,欧盟经济事务执委莫斯科维奇称,希腊和债权人在协议谈判上取得了不错的进展,“在附加税、不良贷款方面都已取得进展;在养老金、就业市场方面则缺乏进展”。莫斯科维奇表示,劳工和养老金改革是谈判中最为胶着的两大问题,但“达成一个协议是有可能的。我们所考虑的惟一场景就是希腊依然在欧元区内”。

  退欧概率不大

  考虑到债务的期限,希腊与债权人之间的谈判5月底必须有一个结果。一旦希腊政府与债权人之间的谈判僵局无法打破,那么希腊银行业会掀起倒闭潮吗?对于欧盟来说,欧元区能够承受得起希腊银行业破产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吗?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从技术上,欧洲央行可以为希腊银行业纾困,也能将希腊银行业逼破产。一旦欧洲央行将希腊抵押品估值折扣率提高至去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那么希腊银行业的危机就会到来。希腊国债是希腊银行业给欧洲央行的重要抵押物,截至目前,希腊国债的估值已经被打折40%。欧元区的一位官员称,谈判崩溃将引发欧洲央行提高估值折扣率。

  上述银行业人士认为:“即使希腊与债权人无法在5月底达成协议,欧洲央行也不会完全放任希腊银行破产。欧盟针对的是希腊政府,而对希腊银行业则更为宽容,他们不愿意希腊金融系统的危机危及到整个欧元区的金融系统。”

  花旗报告称,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爱尔兰、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银行业的存款可能迅速流失900亿至3400亿欧元,几乎占到这些国家存款基础的10%。(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