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5月28日 星期二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盛屯矿业定增遇股民冷眼 5年定增63亿只顾吸血?

  • 发布时间:2014-12-16 06:49: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小菲

  令很多人吃惊的是,资本市场没有给予盛屯矿业涉及28.8亿元定增预案太多的积极回应。

  12月10日,盛屯矿业发布定增预告,准备从事金属产业链金融服务,并于次日复牌。其中,盛屯矿业实际控制人姚雄杰本人也参与此次认购。复牌交易一开始,盛屯矿业瞬间封停;但随后便开始大幅放量,股价下行。截至收盘,盛屯矿业仅以上涨3.24%的表现结束当天交易。

  12月12日,盛屯矿业股价跌幅2.01%。12月15日,盛屯矿业股价再次微跌1.15%。

  一位股民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盛屯矿业之前的每次定增都不清不楚,资本市场显然对其已经没了信心。”

  从2010年开始,短短五年之内,从ST雄震到雄震矿业再到盛屯矿业,这家上市公司已经定增5次。统计显示,通过5次定增,盛屯矿业共通过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募得资金超过63.5亿元。其中,之前的每次定增都被媒体质问存在利益输送和隐藏关联交易行为。此外,在盛屯矿业的定增中,与实际控股人关系甚秘的自然人屡屡现身,而参与其中的券商结构则是少之又少。

  “这就像是一个朋友圈里的资本游戏,最终买单的必然是股民。”一位证券分析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确实,今年4月份,盛屯矿业便上演了一场闹剧。曾经的第二大股东刘全恕因十天之内套现两亿,遭到资本市场质疑。

  中国经济网记者联系到盛屯矿业董秘办工作人员,对于盛屯矿业复牌后的表现,对方表示“大盘还正在调整期。目前的情况,可能是市场和股民对这次定增了解的还不够深入。”

  盛屯矿业再定增28.8亿

  12月11日,停牌半个月的盛屯矿业复牌交易。

  根据当天交易曲线显示,开盘后,其股价迅速冲高涨停。支撑这短暂涨停的,是盛屯矿业28.8亿定增预案。

  当天,盛屯矿业发布定增预案。资料显示,根据盛屯矿业今日公布的定增预案,公司拟以不低于6.55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4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28.80亿元。

  除了发行费用后,盛屯矿业决定将剩余部分“增资盛屯保理,拓展金属行业商业保理业务”、“增资盛屯融资租赁,拓展金属行业设备融资租赁业务”、“增资盛屯金属,拓展金属产业供应链金融业务”等业务。

  本次定增的对象为包含公司实际控制人姚雄杰在内的10名特定对象。其中,姚雄杰承诺以现金方式按照与其他发行对象相同的认购价格认购,认购比例不低于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总数量的10%。

  定增预案中还特意指明,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姚雄杰,此次认购股份的限售期为三十六个月,而其他特定投资者为十二个月。

  遭遇股民冷眼背后

  但是这份将近29亿元的定增大单并没有换来盛屯矿业股价的一路上扬。

  封停在坚挺一段时间后便被打开。数据显示,股票成交量大增。此时,盛屯矿业股价便从涨停价逐步下滑。直到当天收盘,盛屯矿业报收7.96元。相比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其仅上涨3.24%。

  此时,诸多对盛屯矿业寄予厚望的股民都希望这只是个意外。当然,也不乏冷眼相待者。有股民预测,盛屯矿业的定增很可能连一个涨停都换不来。

  12月12日开始交易,盛屯矿业股价应声而下。纵观当天交易数据,其盘中最高价位8.10元,收盘价7.80元,比前一个交易日下跌2.01%。

  虽然在公告中,盛屯矿业指出目前有色金属行业正面临下滑及行业竞争加剧风险等因素,但这并不能构成上市公司被资本市场看衰的原因。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看看盛屯矿业这几年的定增方案,你就会明白这是为什么。”

  在这家上市公司已公布的公告信息中,中国经济网记者发现,从2010年开始,该公司先后五次发布定增方案,定增合计金额超过63亿元。同时,每次定增都会受到市场和媒体普遍质疑。

  两次定增后开启屯矿之路

  关于这家上市公司的变更,可谓错综复杂。

  2010年,盛屯矿业(当时公司名称为ST雄震)通过两次定增,共募得资金8.5亿元。

  2010年2月9日,盛屯矿业发布公告,公司完成非公开发行股份1868.24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为1.9亿元。其中,1.21亿用来偿还公司逾期债务。

  2010年3月,公司宣布以10.22元/股的价格向顾斌人发行6507万股,募集资金6.65亿元收购内蒙银鑫矿业72%股权。据当年年报显示,银鑫矿业2010年期末净利润达到4505万元,合并报表后银鑫矿业为盛屯矿业带来的账面利润为3243.6万元,而盛屯矿业2010年全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仅为2085.4万元。

  通过资本运作,盛屯矿业终于得到喘息的机会。同时,这开启了盛屯矿业的屯矿之路。

  2010年,盛屯矿业全资子公司厦门大有同盛贸易有限公司收购了云南玉溪鑫盛矿业开发有限公司20%的股权,至年底公司拥有云南玉溪鑫盛矿业开发有限公司80%的股权。

  2011年5月31日,盛屯矿业再发公告称,公司总计支付1.57亿收购内蒙古克什克腾旗风驰矿业70%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7月,上市公司更名为“盛屯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年底,控股股东“深圳雄震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为“深圳盛屯集团有限公司”。

  高价收购埃玛矿业存利益输送?

  2012年2月,盛屯矿业再次宣布定增,而这次定增让盛屯矿业很长时间内都是舆论的焦点。

  当时,盛屯矿业宣布进行定增计划:即以16.48元/股的价格向控股股东及刘全恕发行8911万股,募集资金14.7亿元收购内蒙埃玛矿业100%股权。

  此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总股本预计2.52亿股,深圳盛屯集团预计持股比例21.89%,刘全恕预计持股比例19.42%。

  公告中提到的内蒙埃玛矿业的价格成为关键。

  2011年4月22日,埃玛矿业原股东郑坚文将其持有的埃玛矿业45%股权,以45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上海润鹏全资子公司深圳源兴华。此后数月间,源兴华注册资金增至6800万元,其唯一资产即埃玛矿业45%股权。

  而据通过上海工商局信息显示到,上海润鹏其法人代表是一个叫顾斌的人。巧合的是,盛屯矿业2010年12月完成的一次定向增发募资时,一个同样名为顾斌的人参与了定增,获得800万股公司股权,目前位居公司第四大股东。

  但短短一个月后上海润鹏将源兴华转卖给深圳盛屯集团时,售价却高达6.59亿元。

  另外,还有媒体发现上海润鹏竟然与盛屯集团以及盛屯矿业联系甚多。上市公司早期公告显示,上海润鹏前股东为周万沅和余瑞敏,周万沅与余瑞敏为夫妻关系。然而,早在2009年,盛屯矿业(当时称"ST雄震")拟非公开增发募资之时,周万沅就已经出现在股东名单之中。

  加上6800万的资产卖出了6.59亿的高价,舆论一片哗然。

   大股东刘全恕套现两亿再遭质疑

  对于这次定增的争议并没有结束。

  2014年3月28日,盛屯矿业发布减持公告。公告显示,公司第二大股东刘全恕于3月18日至28日卖出公司股票228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占其所持股份的26%。

  减持之后,刘全恕手中仍然握有盛屯矿业14.3%的股份。

  大股东短短10多天,套现将近2亿元。对于一家10年没有分红的上市公司而言,股民显然难以接受。

  问题再次回到盛屯矿业对埃玛矿业的高价收购中。当时,刘全恕持有埃玛矿业55%的股权。通过上次收购和这次的解套,刘全恕赚的盆满钵余。

  北京一位股民曾抱怨,“盛屯矿业已经连续10年未分红,已经失去了投资价值。”

  于此,盛屯矿业董秘江艳曾对解释:“是这样的,公司不是不想分红,是因为母公司业绩可分配利润是负数,公司主要是控股子公司兴安埃玛矿业等在盈利。”

  此外,盛屯矿业2013年年报显示,母公司可供股东分配的利润为-412万元。鉴于上述情况,2013年公司不进行利润分配,亦无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计划。

  5年5次定增,总额超过63亿,大股东收益颇丰,股民却深受其害。盛屯矿业的资产运作之路到底有何蹊跷?

  中金在线分析师郑凯曾认为,这是一条隐秘复杂无限循环的利益链。盛屯矿业不会自掏腰包,而是通过不断定向增发向市场要钱购买资产。成功后,立刻将股权质押融资,解禁后高位减持,变相的圈钱最终让二级市场为盛屯投资这种带有欺骗性的关联收购埋单。

盛屯矿业(600711) 详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