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17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廉价“救命药”缘何屡屡断供?——从“鱼精蛋白”看生命不能承受之“缺货”

  • 发布时间:2016-05-06 16:15:25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新华网北京5月6日新媒体专电 题:廉价“救命药”缘何屡屡断供?——从“鱼精蛋白”看生命不能承受之“缺货”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作为治疗心脏病的手术必用药,每支售价十几元的鱼精蛋白近一个多月来让不少医院的医生和病人犯愁。记者在山东、安徽、河南等地采访发现,由于“救心药”供货紧张,不少医院心脏病体外循环手术被迫暂停或者推延。

  近年来,廉价“救命药”已不止一次遭遇供应不足乃至断供。这种生命不能承受之“缺货”缘何屡屡发生?如何兜底廉价“救命药”供应?

  多地“救心药”又遇短缺 医院欲借药应急

  近日,用于治疗心脏病的手术必用药鱼精蛋白在全国多地出现短缺甚至断供的消息备受关注。据了解,鱼精蛋白全称“硫酸鱼精蛋白注射液”,是心脏手术时的必备药品。由于该药的使用量要根据病人的体重来计算,所以手术中用量需求较大。

  “如果没有鱼精蛋白,心脏外科手术就做不了。”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青岛)心血管外科教授孙文宇说,鱼精蛋白主要用以对抗肝素、止血,目前还没有替代药品。

  记者在山东采访发现,山东省立医院药房鱼精蛋白早就没有了,幸亏心外科储备了一点,但只够半个月用量。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青岛)目前只有一个月用量,只能先给危重病人用。而在临沂等地,医院已经因为缺药而停止手术了。

  类似的紧缺情况在其他地方也早现苗头。河南省人民医院药学部药品供应科科长王爱凤告诉记者,从今年3月初医院的鱼精蛋白供应就出现了紧张的趋势,目前医院库存只能供应紧急手术。

  “我们联系了一些兄弟医院借药,但各个医院情况都一样,库存也不富裕,我们借回来救急还得想办法还给人家。”王爱凤说。

  在浙江省人民医院,院方要求相关科室限制使用鱼精蛋白,除非紧急病情非用不可。“短缺已经影响到临床手术,有些病情控制较好的病人为此要等一两个月再手术。”浙江省人民医院心胸外科副主任崔勇说。

  对于心脏病患者来说,如果不能及时手术,患者可能会失去“生机”。王爱凤说,眼下医院正在动用一切力量寻找鱼精蛋白,甚至连大夫、病人都动用了私人关系寻找“救命药”。

  记者采访了解到,由于其独特的生物特性,目前鱼精蛋白还无法化学合成,更无替代药物。而鱼精蛋白制药工艺要求很高,全国有资质生产这种生物制剂的企业只有两三家。

  谈及短缺原因,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心胸外科主任倪一鸣说,鱼精蛋白的生产过程、运输冷藏要求越来越高,厂家生产成本上涨,利润低所以生产积极性不高。

  还有业内人士分析,此次药厂停产鱼精蛋白可能和新药典标准的更新有关。王爱凤告诉记者,5月3日生产企业给医院的反馈是,国家相关手续已经办完,3日起企业开始生产,大约需要2至3周可恢复正常供应。

  廉价“救命药”缘何屡屡断供?

  熟悉医疗行业的人都知道,鱼精蛋白并非第一次缺货,2011年时就曾出现过大范围短缺情况。事实上,不止鱼精蛋白,许多低价优质的经典药近年来时常遇到短缺甚至断供,其中不乏一些“救命药”。如解救农药中毒的氯解磷定,抢救休克用的去甲肾上腺素,抢救心力衰竭的西地兰,抢救心脏骤停、过敏性休克的肾上腺素等,都发生过缺货现象。

  “这些都是抢救车的必备药,但是让人揪心的是,这些药经常无货。”山东省交通医院大内科暨心内科主任王磌说。记者了解到,这些药都在基本药物目录中,都是几十年的老药,但是从网上按照指引很难买到。

  浙江省人民医院药学部主任方晴霞说,医院经常短缺的药品大概10-20种,最近还收到病人投诉医院一种化疗药硫唑嘌呤长期短缺。“因为中标的药企已经缺货很久,每个三甲医院都面临短缺。”

  记者采访发现,短缺药物的一个共同特点是价格低廉:0.5克的氯解磷定每支仅5.3元;2毫克的去甲肾上腺素每支6元;每支1毫克的异丙肾上腺素3.45元;每支0.25毫克的西地兰4.14元;每支50毫克的鱼精蛋白11.1元……

  一些临床医生反映,这些药物药理作用独特,其他药物无法替代,但是这些药物价格低,利润少,药品生产和流通企业均不愿涉及,导致医院用药不能得到及时补充和配备,严重影响到急救。

  除此之外,业内人士认为,一些“救命药”临床需求不确定、用量小等因素也使供需不能有效衔接。有些进口药品注册证审批流程较慢,资格证迟迟办不下来,以及原料紧张,成本上涨等,都影响到药品生产供应。

  “11元一支的鱼精蛋白,一般每台手术用3支,不过30多元,但是少了它手术就做不了。”山东省立医院心外科教授李勇说,鱼精蛋白即使价格翻一番,也不过20多元,患者是可以承受的,但价格太低,药厂不生产,则是患者难以承受的。

  “救命药”涉民生需多措并举保供应

  屡屡发生的廉价“救命药”短缺问题也引起了相关部门重视。2015年1月,国家卫计委发出通知,明确急救抢救药品直接挂网采购。同年6月,国家发改委取消了500多种低价药的最高零售限价,以此为药品生产保留合理利润空间。

  然而,此次鱼精蛋白短缺发生后,一些业内人士表示,排除新药典标准更新等原因带来的供需变化以外,低价药的短缺还受诸多深层因素影响,并非靠定价“松绑”等政策调整可以简单解决。

  “药品管理从国家、省、市的垂直管理部门,到横向的物价、医保等部门环节太多,运行多年的规则很难轻易打破,操作层面有很多难题。”崔勇认为,如果没有更加灵活的价格机制,廉价药断供危机还会出现。

  有业内人士反映,药品招标几年一轮,定下来的价格很难改变,尽管医疗行政机构对价格松绑,但落实起来也有困难。并且,对生产资格的严格管控使得某些药物缺乏充分的市场竞争,也会影响供需。

  如何确保廉价“救命药”不断供?

  一些医药专家和业内人士表示,对廉价常用短缺药物进行重点管理,必要时由政府定点有资质的药企生产,并给予一定的政策倾斜,以保证药品稳定供应。改革“价低者得”的药品招标制度也尤为重要。“价格不要压得太低,否则药企利润降低,会想方设法降低成本,反而影响药品质量”。

  还有网友呼吁,对于低价但必备甚至救命的基本药物,应该视同民生物资进行供应管理。“可以对每种急救抢救药物建立电子信息档案,便于跟踪,货源不足提前预警,形成从生产到储存、使用的长效监管机制。”方晴霞说,目前每家医院都会把短缺情况汇总到药械采购中心。药械采购中心需要掌握一些紧缺药品的临床需求量,与药企协议,做好生产预案计划。(采写记者:任玮、王海鹰、王烁、黄筱)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