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5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在法律政策框架内解决群众问题

  • 发布时间:2015-12-20 06:31:29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近日,中央信访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组成6个督查组,分赴河北、辽宁、浙江、湖北、云南和陕西6省,对49件信访事项进行实地督查。这是今年第5批中央信访督查组赴地方进行实地督查。《经济日报》记者全程追踪了对浙江省的督查工作。

  浙江省有8件信访事项被列入督查,全都与征地拆迁问题有关,涉及面广、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处理不当易引发大面积上访。因此,群众合情合理合法的诉求,必须解决到位。但是,有的诉求过高,政策框架下无解,成为“死结”。中央督查组表示,群众的“事”必须要解决,再硬的骨头也要督促地方政府“啃”下来。

  算账核实“青苗费”

  “算上青苗费,应该赔偿我24万元。”见到督查组,新昌县46岁的何一超坚持自己的诉求。因认为政府统计的青苗费有误,何一超多次越级进京上访,反映新昌工业园征地和青苗费补偿款没到位,失去土地的他温饱成了问题。

  督查组对何一超反映的问题进行了核查,发现补偿款已全部发放给了村民,何一超的补偿款也已经打到他父亲的账户,但他反映的青苗统计漏登及生活困难问题属实。

  督查组现场调解,县、镇、村三级相关干部与信访人全都参加。镇工作组认为他将分截的树段埋在地里,存在抢种行为,只能认定青苗费1.5万余元,何一超认为漏登,双方一直争执不下。

  账算不下来,陷入僵局。这时在大雨泥泞中实地查看的督查组成员来到调解现场,把记者从现场拍摄的朽木桩等照片亮出来,证实部分树桩为分截的树段埋种而成,而不是有根的树桩。何一超脸红了,但他还是坚持3万棵红枫树要按2.5元的单价赔偿。得知信访人只有4分地,督查组问:“4分地能长3万棵树苗?1平方米种112棵树吗?”信访人这才松口,承认抢种错误,不再坚持“天价青苗费”。

  账一直算到晚上9点,加上漏登的,督查组反复核实认定,最后双方都认可的补偿款为57399元。督查组告诉信访人:“按政策和你的实际,就是这么多,这个数雷打不动。”

  “对信访人家里地少、生活困难的实际情况,政府不会坐视不管。”新昌县政府表示,会给予信访人一定的生活困难救助,并协调落实帮扶措施。

  问题得到合理公正的解决,信访人表示满意,当场签订协议,并承诺息诉罢访,皆大欢喜,督查组调解成功。

  群众写信就“管用”

  因为一封“匿名信”,督查组来到了台州市黄岩区。2015年1月,这封署名为“灯塔村全体村民”的匿名信寄到了国家信访局,反映2014年台州市黄岩区院桥镇灯塔村基本农田被强征,经济作物被毁,且没有安置补助。

  这封“匿名信”引起国家信访局关注,被列为督查事项。然而,督查组到现场核查发现,“匿名信”反映的问题并不属实。灯塔村土地征收、出让程序合法,土地补偿标准符合规定,补偿款已发放到位,只有4户未领取。

  “看,这是我生病手术留下的疤痕。”督查组与这4户村民进行座谈时,其中一位“因病致贫”的信访人当场掀开衣服,4名村民均存在生活困难问题,拒绝领取补偿款是希望提高征地补偿标准。此外,村民还对当地暂缓参保政策产生误解,担心以后生活没有保障。

  提高征地补偿标准涉及10村704户,显然不现实。“群众的质疑就是我们工作的突破口。”督查组提出,要尽快落实好被征地村民的养老保险问题,应保尽保,解决村民后顾之忧。对信访人家庭的特殊困难,要用足政策,加大关心帮扶力度。对此,黄岩区政府承诺加快养老保险工作进度,争取让群众在2016年1月份开始领到第一笔失地养老保险金。

  这个案例也说明,不用去北京上访,群众写信就管用。群众利益无小事,只要真心实意地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赢得他们的理解和尊重,就能消除他们的对立情绪,化解矛盾。

  搭好下来的“梯子”

  每到重要会议节点,少数信访人总会采取进京上访的方式,给地方政府施压。劝访接访演化成双方博弈,有的信访人提出要解决进京上访的路费、住宿费、误工费等。

  少数信访人多次进京上访,随着花费增多而寻求补偿心理更强,诉求越来越高,走到这一步“下不来了”,偏离了正常生活轨迹。需要从思想上心理上为其搭好一个“梯子”,让上访人回到理性思维和正常生活轨道上来。

  督查组的工作就是要架起这样的“梯子”:既要与地方研究如何在政策法律框架内妥善解决信访人的合理诉求,也要针对信访人的不合理诉求,维护政府的权威性和政策法规的公信力,做好疏导教育工作,打消投机心理。

  杭州市江干区钱江新区建设涉及几万人,99%拆迁户已搬迁入住当地安置新区。朱拥军等13位上访人认为补偿标准低,不同意搬迁,为此上访8年,往返北京20多次。

  上访人认为,补偿标准应该按照原房子的实际建筑面积补偿,而江干区的安置方案是按照被拆迁人家庭常住户口人数予以确定。

  督查组查阅,上访人房子的建筑面积与批复面积存在差距,如廖水保的房子面积批复是253平方米,实际建了930平方米。也就是说这些上访人的房子建筑存在违建问题。上访人要求违建也补偿,而且还要按该面积予以安置,这个要求违反了当地征地拆迁安置相关政策。

  如何解决?双方一直拉锯,如果不解决,信访人就上访;如果解决,地方政府又违反政策,而且还可能造成更大范围的上访。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价的上涨让解决的困难越来越大,而上访人的累积成本也越来越高,期望值增加,“楼梯”也越搭越高。

  督查组如何搭好这架“梯子”?约见信访人,督查组开诚布公:“政策不能乱开口子,我们要谈解决方案,再难也要谈。往前迈一步,才能有进步。”

  “看看已经安居的邻居,这么多年上访自己得到了什么?”通过交流,信访人抛开对立情绪,把心打开。一位上访人表示,多年上访影响了家里的生意和生活,身心疲惫;一位35岁上访男子至今未婚,让督导组成员感到惋惜。“把成家立业、创业干事的年龄耗在不合理诉求的信访上,值不值得?赶紧选房,别耽误终身大事。”会谈结束时,一位信访人握住督查组成员的手说:“见到你们,我再也不想去北京上访了,期待尽快解决问题,过上正常日子。”

  “征地拆迁,绝不能让老实人吃亏。”浙江省信访局局长周维亮表示,应避免个别干部在处理征地拆迁“钉子户”问题时,为加快项目进度迁就满足其无理要求,造成了老实人吃亏的局面。然而,每一个信访案件涉及的都是百姓个体实实在在的切身利益。政府人员的行为,既要消除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各种人为的、政策的隐患,又要在个体利益和集体利益中找到平衡,保持公平正义与和谐稳定。

  (注:文中信访人均为化名)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