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08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刘益谦是职业收藏而不是专业投资?

  • 发布时间:2015-11-16 07:00:24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善言斋专栏

  靠着《侧卧的裸女》1.7亿美元(约10.73亿元)的天价成交数字,刘益谦今年又在全球的艺术品爱好者面前火了一把。

  这位与莱昂·布莱克、埃里·布罗德、亚历山大·科恩和弗朗克斯·皮诺特等齐名的全球顶级艺术品收藏家,在最近五六年里,已经成功将7件过亿元人民币的艺术品收入囊中,可以说把“有钱任性”的土豪作风发挥到了极致。在全世界的公开拍卖市场上,《侧卧的裸女》仅次于今年5月在佳士得拍卖行以1.7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1.12亿元)成交的毕加索画作《阿尔及尔的女人》,是第二贵的艺术品。为什么要讲公开拍卖市场上?这是因为艺术品市场从来都不缺乏私底交易,有报道称卡塔尔王室2011年便曾经在私下交易中以1.6亿英镑买下法国著名印象派画家保罗·塞尚代表作之一《玩纸牌者》,创下当时艺术品交易史上的最高纪录。

  不过,尽管从藏品的价格等级和价格总量来说,刘益谦都无愧于中国收藏界“一哥”的称号,但是,经历近几年在高端市场板块频繁得手后,也有业界人士提出:这种在国际和国内市场上一掷千金的“土豪式”竞买,并不能归入专业艺术品交易或投资的经典教学案例,因为不管是其在2009年横扫当年国内拍卖市场上成交价前10名的艺术品中的4件,还是在2010年挥金20多亿元进入市场并以3.08亿元拿下举世瞩目的王羲之《平安帖》,甚或是后来购入苏轼《功甫帖》、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和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等一系列天价拍品的种种表现,都无一例外地在挑战专业投资的逻辑。何出此言?

  质疑者认为,刘益谦只能算得上是一名职业收藏家,而不是一名专业投资者。他和夫人王薇在上海开办了自己的龙美术馆,并不惜重金在全球持续搜罗顶级艺术品来作为它的藏品,足以说明收藏已经成为他在金融投资和化工医药以外的另一份重要职业。但是,尽管他在高端艺术品市场上的购买经验如此丰富,其大部分经验都是许多专业投资者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的,但是,这些经验并没有形成一套成熟且可以被其他同行借鉴的艺术品收藏标准,至少从目前来看,在他所有的购买案例里边,并没有出现过一件可以作为投资教学案例的交易标的,因而刘益谦并不是专业投资圈里边常见的那类投资专家,他在全球艺术品顶级收藏“俱乐部”里边的种种表现都只能看成是他个人的一种习惯行为,或者说是个人能力的表现,但并不见得是专业市场操作逻辑的必然要求。

  事实上,对于自己的投资标准和投资理念,刘益谦在公开场合有过一些很零星的表述,给外界印象最深的是他那一句“只买最贵的”的回应。他曾经坦承,参与艺术投资,在外界看来门槛比较高,需要很深的专业知识,他没有专业知识,所以每次拍卖时都会盯着拍卖图录的封面作品不放,因为能上封面的拍品肯定是当次拍卖中精品的精品。他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有资金,发挥好这个优势,就算不懂,也不会有什么障碍。

  但是,对于大多数的普通艺术品收藏者和投资者来说,他们都不可能像刘益谦那样拥有花不完的钱。正因为手头掌握的资金有限,所以迫不得已要更重视专业知识的积累。

  回顾过去十多年,刘益谦在国内外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一直是以买家的身份出现在公众或同行的视野,到目前为止,公众很少在媒体上看到有关于刘益谦转让或变卖艺术品的记录,因而,刘益谦始终扮演“只进不出”的纯粹的收藏家角色。因此,外界无从在数据上去分析和考证其投资的资金成本和效率问题。尽管任何投资都会有盈亏,但是,没有人知道刘益谦在艺术品买卖这件事情上亏过多少本、盈过多少利作为一种单纯的个人收藏,只要他能够获得持续的现金流来维持现有的事业和生活,就不必急着去考虑这些藏品的变现问题,甚至还可以继续购买更多新的艺术品来补充自己的仓库。如果我们有和他一样的雄厚资本,自然可以一起到全球顶级收藏“俱乐部”里边去玩一玩;倘若没有,当然就只能从现在开始就好好学习专业知识,专心研究一下性价比的问题了。

  冯善书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