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2月08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乐天父子上演继承者之争日韩民众抨击企业家族模式

  • 发布时间:2015-08-07 08:10:00  来源:人民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原标题:乐天父子上演继承者之争 日韩民众抨击企业家族模式

  

  新华社/法新

  乐天集团两兄弟的经营权斗争连日占据韩国媒体头条,辛氏家族现已分裂为两派,分别支持长子辛东主、次子辛东彬执掌这一庞大的商业帝国。

  过去一周来,先是辛东主在父亲支持下宣布解除弟弟的职务,而有“财界大鳄”之称的辛东彬辣手反击,反而把父亲从控股公司开除。

  接下来的乐天股东大会,将成为斗争关键。而乐天集团的内讧也引发韩日两国民众反感。一家韩国消费者团体呼吁抵制乐天,以抗议“扭曲的家族企业治理模式”和“充满暗箱操作的决策过程”扰乱市场秩序、侵害消费者权益。

  兄弟出招争权

  这场经营权斗争始于7月27日。当时,辛东主带着94岁的父亲飞往日本东京,宣布解除辛东彬以及日本乐天控股公司、即乐天集团的实际控股公司6名董事的职务,尝试在父亲支持下重返经营舞台。

  辛东彬迅速反应,7月28日宣布,这份解职令没有经过董事会表决、属于无效。紧接着,辛东彬召集日本乐天控股公司紧急董事会会议,反而宣布解除父亲职务,今后将改授予父亲“名誉会长”头衔。

  辛东主今年1月被撤掉乐天集团核心职务,而辛东彬从7月开始接掌日本乐天控股公司。辛东彬指责哥哥发动“政变”。在韩国乐天集团发布的声明中,辛东彬批评哥哥不该不顾年逾九旬的父亲身体孱弱、鲁莽地带父亲飞往东京。

  辛东主则在接受韩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公开了两份文件,一份是父亲签署的对辛东彬的解职令,另一份是对辛东主的任命书。

  家族矛盾升级 集团高管站队

  现年60岁的辛东彬3日下午从日本飞抵韩国,随即直奔首尔小公洞乐天酒店与父亲辛格浩会面。当时,韩国媒体猜测,61岁的辛东主或许也在现场。

  事后证明,当时果然是父子三人会面,只是会谈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按照韩国《中央日报》的说法,“辛东彬低着头进去问安后,(没过多久)却像被赶出来一样离开了”。

  乐天集团人士透露,“围绕最近发生的事情,(辛格浩与辛东彬)父子间最终也未实现沟通”。

  乐天集团最早由旅日韩侨辛格浩在日本创立。1965年韩日邦交正常化后,辛格浩于1967年在韩国成立乐天制果公司,逐渐壮大为今天的韩国乐天集团。如今,乐天集团由日本乐天控股公司控股。

  围绕接班人问题出现兄弟争斗后,辛氏家族成员纷纷站队,或支持长子,或支持次子。

  乐天集团高层人士向韩国《中央日报》透露,上月试图驱逐辛东彬之举,是由辛格浩的三弟、82岁的辛善浩“一手导演”。辛善浩7月31日表示,辛格浩把长子当作继承人。

  这名知情人士透露,三叔辛善浩7月27日率领一帮子侄辈,包括73岁的辛英子、69岁的辛东仁等,前往东京谋篇布阵。“从今年年初辛东主被解职以后开始,辛善浩就为恢复长子的权力而担任‘总导演’”。

  但按照一名乐天集团高管的说法,辛善浩其实私下里对兄长辛格浩颇为不满,其举动未必是出于好意,甚至有可能故意损害乐天集团利益。这一说法令这起家族纠纷更加波谲云诡。

  辛格浩有过两段婚姻,与第一任妻子育有长女,与现任日本妻子重光初子育有辛东主、辛东彬二子。两子均在日本出生,随后回韩国发展。据韩媒报道,辛格浩的长女上月曾召集集团高管,恳请大家支持辛东主。

  知情人士透露,88岁的重光初子得知长子发动“政变”后非常愤怒,飞往韩国两天后返回东京,与次子见面。辛东彬“听取了母亲传达的信息和未来决战计划的忠告”,才下决心“背水一战”。

  多名乐天高管4日发表声明,明确支持辛东彬。乐天集团37个部门的高管开会后发表声明说,“我们感到负有一份责任,为这起令人不快的纠纷引发公众关注而感到抱歉。我们支持辛东彬会长,他在领导乐天集团的过程中展示了经营才能。”

  在日本东京,乐天集团的实际控股公司日本乐天控股公司总裁筑田孝行(音译)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态支持辛东彬,“乐天集团在韩国和日本的双重经营体系非常稳定,我们不允许乐天集团分裂”。

  韩国媒体评论,辛东彬经营风格冷酷而专业,重视启用专业人才,而非一味任用家族成员。不少亲戚因被撤掉集团内重要职务,果断投入“反辛东彬”阵营。相比之下,辛格浩创立乐天集团67年来秉承“手指经营”领导风格,特点是老板专横作出主要决策,例如7月27日未经董事会表决、便用手指着辛东彬说“你走吧”。

  震动韩日商界

  受继承权悬疑未定的冲击,乐天集团及多家关联企业的股票最近数日下跌。辛东彬3日飞抵首尔金浦机场后,面对媒体三次鞠躬道歉,并誓言尽快平息事态,秉承父亲的创业精神恢复集团正常经营。

  眼下辛东彬和辛东主均在积极筹措日本乐天控股公司的股东大会,准备借此机会一举拿下乐天集团经营权。目前,股东大会召开时间仍未敲定。

  乐天集团高管透露,辛东彬打算发动一场“类似日本江户幕府第一代大将军德川家康统一天下‘关原之战’的战斗”,一举为这场权力斗争画下句号。

  自上月底以来,辛东彬接连会见优衣库会长柳井正、瑞穗银行、株式会社三井住友银行等业界同行,寻求支持。

  父亲辛格浩则于8月2日通过视频向国民致歉,表示“绝不原谅辛东彬会长”,显示“反辛东彬同盟”似乎已正式拉开总攻势。

  乐天集团业务覆盖韩国、日本、中国和东南亚等地。辛东彬2004年参与韩国乐天集团经营以来,把韩国乐天的销售额从23万亿韩元(约合207亿美元)提升至83万亿韩元(747亿美元)。相比之下,日本乐天的销售额仅为5.7万亿韩元(51.3亿美元)。

  据辛东主说,辛东彬曾向父亲隐瞒中国项目损失1万亿韩元(9亿美元)之事,导致父亲对辛东彬大发雷霆并予以殴打。一名乐天高管则反驳说,赤字额为3200亿韩元(2.88亿美元)。但业界评估网站CEO Score计算,乐天购物、制果、七星饮料、化学的中国大陆及中国香港法人自2011年至2014年的赤字共计1.1513万亿韩元(10.4亿美元)。

  日韩民众不安 抨击家族模式

  乐天集团兄弟争权一事,不仅震动韩日经济,也令两国民众不安。

  韩国消费者权益保护团体“金融消费者团体”4日说,该团体将发起对乐天产品和服务的抵制活动,认为“扭曲的家族企业治理模式”和“充满暗箱操作的决策过程”严重扰乱市场秩序、侵害消费者权益。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民众对乐天内讧非常反感,“觉得韩国屈指可数的企业集团被创始人家族完全私有化”。日本媒体评论这场纠纷为“庸俗的叶檀笳健保乐天企业形象大大受损。

  韩联社分析,乐天集团多个正在进行中的项目可能遭受冲击,包括旗下乐天数据通信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事宜。另外,多家乐天免税店的营业执照将于11月接受重新评估,而海关部门准备把乐天集团的经营架构列在考虑因素内。眼下,韩国零售巨头新世界百货店、现代百货公司均虎视眈眈,试图抢夺该营业执照。

  尽管因争权一事焦头烂额,辛东彬3日仍前往正在建设的乐天世界大厦施工现场,并亲自登上107层。这栋大楼总高123层,2016年竣工后有望成为韩国最高建筑。他4日还视察了首尔以南一处新职员培训中心,与一组新职员举行座谈会。(杨舒怡)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