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5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钮文新:中国或是国际股权资本争夺中心

  • 发布时间:2015-07-13 16:52: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17500点到18300点之间已经横盘了近半年之久,这是在“做顶”,还是在“空中加油”?美国人必须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此时正面临一个关键时点:美联储要加息。一旦美联储加息,美国股市会如何演变?谁都明白,暴跌。也正因如此,美联储一再推迟加息时间,它们要等,等待全球资本大量涌入美国。有这种可能性吗?在美国人看来,这件事必须有,否则刚刚恢复一点元气的美国经济将重归原样。

  金融危机之后,美国股市为何能6年涨两倍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人类进入了金融资本主义时代。伴随着金融大爆炸,金融衍生品层出不穷;伴随着华盛顿共识的出现,资本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肆意流动。其结果是什么?全球GDP增长4倍,而基础货币增长300倍;全球流动性金融资产与全球GDP之比从 1980年的109%增长到2013年的350%。超出实体经济需求的钱去哪儿了?除了在金融系统中空转以外,它们随时虎视眈眈于各色机会,而变成了劫掠他人财富的武器和工具。

  也正是这样的背景,金融资产的存续期限越来越短(金融短期化),实体经济所需的长期资本越来越稀缺。而与此同时,金融危机在全球频频爆发。从上述统计数据看,金融空转的规模越来越大。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在其新作《新资本论》当中列举数据显示:从1945年到1970年,也就是世界执行布雷顿森林体系期间,世界总共爆发金融危机39次;而1970年到1997年,也就是金融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世界总共爆发金融危机139次。

  笔者认为,之所以金融危机不断发生,一个根本原因就是“投融资期限错配”。在金融短期化的趋势之下,金融可以给实体经济提供的融资期限越来越短、价格越来越贵,而适宜实体经济发展所需的资本期限不可能随之变短,这就必然发生投融资期限错配,就像银行存贷款期限错配一样,风险巨大。只要金融端流动性出现问题,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便可能立即发生。我认为,中国金融之所以越发脆弱,正是因为我们过去的金融改革落入了不断短期化的陷阱,发生了较为严重的投融资期限错配。

  美国最先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在金融危机救援和QE的过程中,有意开展了大规模的扭曲操作,释放长期流动性,而使金融市场更加有利于资本形成。正因如此,美国股票市场开始了一轮波澜壮阔的上涨行情,从2009年年初的6000点附近现在来到18000点附近,6年上涨两倍。

  从美国看全球经济释放的八个新信号

  与此同时,全球经济正在和已经出现了许多新现象和新特点。

  第一,奥巴马“再工业化”主张经过5年的努力,美国已经形成“新硬件”产业,机器人3D打印、可穿戴设备等等一批新的产业和产品已经陆续问世。

  第二,人们开始怀疑新自由主义理论。要知道,新自由主义的一套是支撑金融资本主义40年发展最核心的理论基础。甚至,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也多次公开站出来否定“市场原教旨主义”和华盛顿共识。最近,他在《纽约图书评论》上还发表长文指出:继续采用市场原教旨主义和华盛顿共识的一套措辞和理论去统治世界已经行不通了,因为它们已经被过去的经济实践所证伪。

  第三,美联储在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QE)的过程中,采用了“扭曲操作”,意在向市场释放长期流动性,以改变金融短期化的趋势。随之,美国股市大涨,而去杠杆过程迅速展开,并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实际上,去杠杆就是金融短期化的反向运动,是金融长期化的必由之路。

  第四,国际股权资本争夺白热化。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竞相大规模QE,并借此压低本币币值。表面上看,这是货币战争,是贸易争夺,但实际是通过压低长端利率,而为实业资本或股权资本创造一个优良的金融环境。因此,这实际是国际实业资本、股权资本的争夺。当然,本币竞相贬值的过程,也是劳动力价格相对下降的过程,这也为实体经济的成长创造了条件。

  第五,美国通过页岩气的开发,成功压制了石油价格,这当然是为了“再工业化”而进行的努力,因为它同样大幅压低了工业成本。但遗憾的是,美国的中东盟友沙特阿拉伯正在不断上调输往亚洲的石油价格,这其中到底意味着什么?我的理解是,不能让中国同等享用低价能源。

  第六,希拉里正式宣布竞选总统,刚刚透露出的希拉里的施政纲领中,不提环境问题、不提碳排放问题,而专注于中产阶级收入的提高。我认为,希拉里作为民主党参选总统将继续“再工业化”的进程,因为中产阶级是高级的技术工人和工程师,而绝不是各色服务员。所以,美国吸引全球实业资本的计划还将继续。我认为,美联储主席耶伦会加息,但华尔街的口风已经变了,把加息解释为“恢复到正常水平”。这和我一直以来的判断高度吻合,美联储最多会把利率提高到“正常低利率”的水平。须注意的是,耶伦主导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但从不提及退出扭曲操作的事情。所以我认为,美国依然会执行有利于“再工业化”的资本政策,吸引全球实业资本投资美国。

  第七,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一体化出现了“倒退”。比如,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尤其是针对中国等出口大国的各色反倾销案数量急剧增长,同时环保税、碳排放税等非关税壁垒也在不断加高;再比如,英国脱离欧盟的声音开始出现,希腊公投否决国际救援方案,而使其退出欧元区问题进一步发酵;还有更为明显的事实是,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谈判,从根本上打破了在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已经达成平衡的世界贸易组织(WTO)体系;等等。一系列的现象表明,全球经济一体化已经或正在被赋予新的内涵,而当下表现出的“倒退”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第八,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罕见地发布报告指出:如果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在经济中的占比过大,金融业引发的经济和金融波动的成本将超过经济增长的贡献。报告认为,美国、日本等发达经济体金融部门的发展已经露出过度的迹象。而实际上,美国、欧洲、日本、中国都在强调经济结构,调到什么方向?大体应当看到:发达国家经济需要“脱虚向实”——再工业化;而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结构需要重新找寻定位。

  金融特质正在修正,股权资本争夺是焦点

  上述事实说明时代在变,说明美国正在对金融资本主义时代的金融特质实施修正,同时也把世界带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后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尽管一个新时代开始了,但我们必须意识到,美元霸权不仅还在而且继续被刻意强化,金融资本的全球性流动数量和速度有增无减,发展中国家的金融风险不是减少而是加大。

  我有一个强烈的预感:金融资本掠夺世界的冲动、欲望,及其发生的裂度将远远高过历史任何一个时期,而且这次争夺的中心就是中国。这恰恰是中国今天必须面对、也不得不面对的国际生存环境。

  为什么是股权资本争夺?因为,过去40年,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已经让全球债务扩张到了极致,而现在必须通过超大规模的股权资本来平衡本已不可能再平衡的债务率。实际上,希腊债务违约就是“不可能再平衡”的证据,但希腊不是债务最严重的国家,美国、日本要比希腊凶险得多。所以,这一点中国必须清醒,这也是赢得“金融抗战”胜利的重要前提。

  (作者 钮文新 系CCTV证券资讯频道总编辑)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