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中国消费增长动力快速转换

  • 发布时间:2015-04-30 16:29:36  来源:国际商报  作者: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赵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近年来,随着我国城镇化、“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战略的实施,我国消费增长的动力快速转换。原来增速和占比都遥遥领先的城镇消费增速下降较为明显,而农村居民转变成城市居民以后,消费水平快速提升,消费增长动力已经从城镇转向城镇化。“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则增强了供给能力,刺激了消费需求,提高了消费倾向,便利了消费行为,使消费增长转换成科技驱动型发展模式。

  消费动力从城镇转向城镇化

  城镇对消费的拉动作用减弱。城镇消费增速连续3年低于农村。随着我国城乡之间收入差距不断缩小,城镇消费增长速度远远快于农村的局面出现逆转。2014年,城镇消费品零售额达22.6368万亿元,增长11.8%;乡村消费品零售额达36027亿元,增长12.9%,比城镇高出1.1个百分点,农村消费名义增速已连续3年快于城镇,实际增速连续2年快于城镇。

  城镇消费低增长拖累总消费。城镇消费占总消费的比重高达86.3%,由于城镇消费基数大,未来增速难以快速提高,可能长期保持在中等水平。而且,由于农村消费增速快于城镇,全年农村消费占总消费的比重比上年有所提升,而城镇消费占总消费的比重则有所下降。2014年城镇消费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从上年的86.4%下降到86.3%,而农村消费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从从13.6%上升到13.7%。从各月情况看,农村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比城镇高出0.6~1.6个百分点。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最高的5月份,城乡增速差高达1.6个百分点;在消费增速最低的10月份,城乡增速仅相差1个百分点。增强了说明占总消费绝对多数的城镇消费增速放缓,是总消费增速放缓最主要的原因。

  城镇化对消费拉动作用显著。我国目前正处于快速城镇化的发展阶段。2014年,我国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54.77%,有将近7.5亿人生活在城镇,城镇常住人口比上年末增加了1800多万。根据《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到2020年,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将达60%。我国1978~2012年城镇化率百分点与人均GDP对数的相关系数高达0.99,远远高于世界各国平均0.85的水平。2015年的城镇化率还将提高1个百分点,这意味着上千万的农民进入城镇工作、生活。

  城镇化将从需求和供给两个方面促进消费增长。我国城镇化坚持以人为核心,以解决三个1亿人问题为着力点。城镇率化水平持续提高,不仅使城镇消费群体不断扩大、消费结构不断升级,也带来城市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和住宅建设等巨大投资需求,带动了就业和收入水平的提高。以住房消费为例,2015年的城镇化工作要稳定住房消费,保障性安居工程新安排740万套,其中棚户区改造580万套,增加110万套,把城市危房改造纳入棚改政策范围。农村危房改造366万户,增加100万户。据测算,如果释放6.3亿农村人口的消费潜力,就足以使我国7.5%以上的经济增速持续到2030年。而且,农村居民转变为城镇居民以后,生产方式改变了,收入水平明显提高,消费能力出现较快增长。更重要的是,这些新的城市居民将会改变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按照城镇的生活方式进行消费,消费支出水平会快速提升2.6~28倍。因此,未来我国消费增长的动力主要源自于农村人口转化为城镇人口的过程,即城镇化。

  消费动力从内生转向创新驱动

  收入和人口因素驱动作用趋缓。拉动消费增长的人口红利正在消退。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加快,到2010年,我国劳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已经见顶。尽管2013年下半年政府推出了单独二胎政策,努力使中国人口红利消退的时间点推迟,但趋势却难以改变。《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在死亡率不变的情况下,中国2014年的出生率为12.37‰,仅比上年增长0.29个千分点。根据美日等发达国家的经验,人口老龄化必然导致耐用消费品等商品消费的增速下滑。以汽车为例,研究表明,高购车需求人口的年龄段集中在25~44岁,在1960~1975年,日本这个年龄段的人口数量平均增速在2.05%左右,而这段时间新车销量增长高达25.9%。1986年以后,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25~44岁人口平均增速为-0.35%,新车销量增速仅为0.2%。虽然人口老龄化会增加个人护理及服务、教育培训、个人保险、医疗保健等方面的消费,但是基于当前我国“未富先老”的社会现实,虽然养老服务需求旺盛,但是老年消费者支付能力有限,其消费潜力难以转变为现实的消费增长。

  城镇居民收入增长放缓将是长期趋势。从全球发展趋势看,世界经济复苏疲弱的状态依然持续,虽然美国复苏迹象较为明显,但是欧洲、日本以及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速度低于预期。国内经济“三期”叠加,工业生产价格持续下降,经济下行的压力还在增加。虽然就业和价格较为稳定,但是收入增长的幅度难以快速提高,特别是占总消费绝大多数比重的城镇居民的收入增长较为缓慢。2014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增长的创新驱动特点显著。2015年,我国开始了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为突破口,积极鼓励科技创新,调动亿万人民的聪明才智,加快形成万众创新的浪潮。特别是“互联网+”概念的提出,增加了中国经济和居民消费的无限活力与想象空间。在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催化融合下,传统行业转型升级,“互联网+”概念在广度和深度上都将进一步扩充,新产品、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不断涌现,助推我国的消费结构升级进入关键阶段。随着网购、快递、互联网金融移动支付在线教育等新业态快速进入百姓生活,新型服务业呈现增长态势。2015年,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创新,将引领O2O、社区商业、服务业O2O,跨境电子商务等新业态、新模式加速成长,不仅成为城市现代生活的一道风景,也将改变农民的消费方式,还将继续满足原有消费需求,刺激新的消费欲望,增强消费便利,提升消费体验,促进消费规模和消费水平的稳定提升。以“互联网+”为载体形成的创新驱动,将成为未来消费增长最新最强的动力。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