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17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中国将对跨境资金流动疏堵并举均衡管理

  • 发布时间:2015-04-23 16:32:04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新华网北京4月23日电(记者 李延霞)“当前中国确实存在资本流出现象,但属于意料之中的有序调整,不能简单等同于隐秘的、违法违规的资本外逃。”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23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中国的银行结售汇逆差82亿美元,2月份扩大至172亿美元,3月份进一步增至660亿美元。一季度共计914亿美元的银行售汇逆差较去年四季度扩大97%。

  对于当前跨境资金流动振荡加剧,管涛表示,这种调整是可解释、可承受的,应该理性看待,不必过分渲染。

  他指出,当前资本流出的主要渠道是藏汇于民和债务去杠杆化。当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世界经济处于深度调整中,美元汇率持续走强,受这些因素影响,境内企业和个人延续了去年以来的“资产外币化、负债去杠杆化”的财务运作,导致即远期结汇减少、购汇增加。

  “尤其是3月份,在外贸顺差急剧下降的情况下,前述内外部因素叠加,导致了当期跨境资本流出压力脉冲式放大。其中绝大部分交易都有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背景。”“藏汇于民”一直被视为为中国庞大外储“减负”的途径之一。数据显示,一季度衡量结汇意愿的银行代客结汇占涉外外汇收入的比重(即结汇率)为69%,同比下降8个百分点。受此影响,同期境内外汇存款增加783亿美元,同比多增394亿美元,藏汇于民效果显现。

  另有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末,中国对外金融资产中官方国际储备资产占比为61%,较2013年末下降4个百分点,意味着外汇资产由国家集中持有转向市场主体分散持有的效果逐步显现。

  管涛指出,当前资本流动的调整是可承受的,中国有能力并有信心抵御外部冲击,但对相关风险也不可掉以轻心。

  “中国经济体量较大、货物贸易顺差较多、外汇储备充裕、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加,在应对资本流动冲击方面有较大的回旋余地。”管涛说。

  从中国外币外债风险指标看,除了短期外债占比以外,目前其他对外债务安全性指标都在国际警戒线标准以内,对外债务总体是安全的。

  对于未来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向,管涛表示,当国际收支和人民币汇率趋向均衡合理以后,跨境资本有时流入有时流出,将越来越常态化,未来跨境资本流动仍将呈现振荡走势。

  面对跨境资金流出压力,会不会采取控制流出的措施?对此,管涛表示,外汇局暂不会采取“控流出”的新措施,而是从加强监测、疏堵并举、完善预案等方面,积极应对跨境资金流动异常波动的挑战。

  他表示,将对跨境资金流动疏堵并举、均衡管理。一方面,抓住当前国际收支、外汇供求趋向基本平衡的有利时机,及时调整前期一些“控流入”的临时性措施,同时继续深化外汇体制改革;另一方面,对资本流出方向的监管政策,主要是根据现有政策而不是出台新措施,如开展“出口不收汇”专项检查,加大对个人分拆购付汇的监管力度,继续严厉打击地下钱庄等违法违规活动等。

  “外汇管理部门将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进一步加强对跨境资金流动的监测分析,全面梳理跨境资本流动主要渠道的新情况、新变化,摸清底数,及时做好形势预判和预警,积极应对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管涛说。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