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与土地打捆流转疏通末级渠系“毛细血管”

  • 发布时间:2015-04-21 06:29:43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试点

  □本报记者 王成栋

  4月16日中午,太阳有些毒。崇州市桤泉镇群安村耘丰农机专业合作社的育秧中心,负责人尹遥霞正忙着给秧苗浇水。

  即便这里已经接近半个月没有下过透雨,但尹遥霞并不担心——已经硬化的渠道修到了自家的田头,而上游直接连到都江堰灌区外江管理处,用水完全不成问题。这得益于两年前崇州试水末级渠系建管新模式——将水渠与农田打捆一起流转,并给出由政府与业主/农户共同出资修建农田水利等优惠政策。

  从今年春季开始,这一模式在成都全域铺开。那么,这一模式究竟有何优势?

  A

  困境

  资金难解决,产权不明晰,末级渠系管护成难题

  地处川西平坝地区的崇州市,农业生产用水主要来自于都江堰的外江管理处,境内渠道四通八达。全市支渠、斗渠总长度超过120公里,末级渠系更是长达近700公里。

  根据都江堰灌区水渠分级管理的原则,对于支渠、斗渠,崇州市可通过下设的水务站、流域管理站管护,而对于绵延数百公里的末级渠系,则只能依靠末级渠道所在的村集体。

  然而,多年来,由于产权不明、责任不清,末级渠系淤泥堵塞、布满杂草。尤其是在土地规模化经营的大背景下,水渠与土地相分离的弊端日显。流入土地的业主往往面临着这样的困惑:我该出资修水渠吗?使用权归我吗?更为关键的是,整修末级渠系的花费很高——在崇州,如果要硬化宽一米、深一米的水渠,投资接近50元/米。这笔投资,往往让业主望而却步。

  农户守着灌区没水用,成为了过去崇州的真实状态。

  “这个‘毛细血管’(末级渠系)很小,却是农业生产的关键。”群安村党支部书记胡水金回忆,以前每到春耕春灌时,灌区放下来的水,常常遇到“肠梗阻”。

  不仅影响农业生产,还浪费水资源。在当地末级渠系硬化之前,“基本上一半的水都浪费了。”成都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回忆,当时崇州的这种情况在成都周边并不少见。

  B

  探索

  末级渠系与土地打捆流转,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建管

  2013年2月,在桤泉镇周边流转了近600亩土地的尹遥霞和丈夫,发现田里面临着无水可用的窘境——流转的土地上,虽然拥有3公里渠道,但是因为没有硬化,已经很难发挥作用。

  不如拿钱自己修。但尹遥霞的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浇灭了。

  首先是太贵。如果要修,需要3万元清理费,15万元硬化费。这笔支出对于尹遥霞而言,实在是一笔巨款。其次,这些渠道修完之后,所有权仍然属于村集体,加之在大灌区存在上下游用户等问题,连优先使用权都无法保证。

  一方面是修建资金难题,一方面是产权责任问题,怎么办?

  转机很快出现。

  崇州市水务局提出了末级渠系建管新模式:业主在流转土地之时,可以将配套的水渠整体流转;业主/农户修建水渠可以申请市级财政资金,只要设计方案经市级水务部门审核通过,市级财政可承担7成的修建费用,但是业主/农户必须承担水渠的管护职责。

  成都市水务局总工程师季建表示,当时在崇州试点新模式,目的主要有二:适应农业规模化经营的趋势,打破农田水利与土地分离的局面;引入社会资金和社会力量参与农田水利的建管,减轻财政压力。

  尹遥霞回忆,当时正在为如何整修渠道发愁的她,在得知消息后立即找到了胡水金,要求流转田地周边的水渠,并申请整修、硬化水渠。很快,群安村委会当场与她签订了流转协议——3公里水渠每年120元流转费,共流转5年。

  2013年3月8日,崇州市水务局正式同意了尹遥霞的水渠修整、硬化方案。经过半个月的施工,2013年3月24日,尹遥霞家的水渠修建完成并通过验收,尹遥霞也拿到了12.6万元的市级财政的费用补贴。

  C

  成效

  崇州已整修三分之一渠系,成都今年在全市范围推广

  新模式已实施两年,成效究竟如何?4月16日下午,在尹遥霞的带领下,记者进行了实地探访。

  在群安村外,紧靠着村道的就是尹遥霞流转的土地和水渠。如今,渠道内整洁异常,渠道的一侧是已经结荚的油菜。

  “整修过后,说用水就能用得上。”尹遥霞说,在3月初,她花3000元把渠道清理了一遍,再过一个月,油菜就会收割完毕,水稻栽插就要开始。

  用水无阻,田里的产出也有保证。根据崇州市农业部门测算,水渠修通后,尹遥霞流转的土地每年每亩可多产菜油25斤,按照1.2元/斤计算,可以多收入18000元。在大春,每亩水稻可以多产120斤,按照1.3元/斤计算,可以多收入93600元。“换句话说,修整完水渠的第一年,她就收回了投资。”崇州市水务局局长马永忠说,从政府的角度,则弥补了末级渠系管护力量不足等缺陷。而从都江堰灌区的角度而言,渠道硬化、管护能力的提升,有助于提高水资源的利用效率。

  如今,崇州市已经大面积推行水渠与土地打捆流转和渠道休整、硬化政府民间资本共同参与的模式,按照此模式整修的末级渠系已达230公里,占总长度的三分之一。而全市的渠道用水系数远远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崇州模式所修建的农田水利经营收益,主要通过丰产稳产来体现,并且,等到土地流转期满,水利设施是完整的。”省农水局负责人认为,崇州的模式缓解了财政兴修农田水利的压力,分担了水务部门的管护压力,提高了农业产出,值得我省各大灌区借鉴。今年大春开始,成都已在全市范围内推广崇州模式。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