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1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寻访大秦人

  • 发布时间:2015-04-10 04:34:00  来源:人民网  作者:杜鹏霄  责任编辑:罗伯特

  丰收时节,我们终于踏上了甘肃省永昌县通往者来寨的小路。河西走廊,山高天远,阳光璀璨,路两旁的田野上静卧着用铧犁翻过的沃土,散发着浓郁的泥土馨香;收获后的农家人,面带丰收的喜悦在村巷里三五成群地品咂丰收,三三两两的牛羊在长满青草的沟涧边悠闲啮草觅食。者来寨就在祁连山脚下,那些古罗马人是如何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度过了漫长岁月?我望着即将到达的目的地,心中有着说不尽的激动和兴奋。

  公元前53年,古罗马执政者克拉苏,率领一支远征军征服远在西亚的帕提亚人。但是不幸的事总是伴随着过分的骄狂和傲慢。帕提亚人以其智慧和勇敢使这支古罗马的远征军陷入到重重的包围之中。眼看着就要全军覆没,克拉苏临阵组成一支6000多人的突击队,起了一个非常威武的名字,叫“罗马第一军团”,由克拉苏儿子普布利乌斯率领,企图冲破帕提亚人的防线,挽救远征军全军覆没的命运。然而普布利乌斯并没有给这位古罗马残暴的执政者带来一点胜利的希望,帕提亚人在叙利亚草原上,对古罗马军队进行了大肆杀戮。克拉苏的毙命,宣告了不可一世的古罗马远征军全军覆没。

  公元前20年,战争的硝烟早已烟消云散,交战双方握手言好,罗马人在互换战俘时惊讶地发现,俘虏中没有一个第一军团的将领或者士兵,第一军团是死是活,一时成了难以解开之谜。贺拉斯,这个古罗马伟大的诗人,用他那饱蘸激情的文笔,对第一军团的命运进行了悲壮的描述。当罗马人苦苦寻找第一军团的时候,东方的西汉王朝,甘延寿和陈汤在讨伐西域郅城时,遇到了一支奇特的部队,“以生俘四五十,降虏千余人”而告胜。汉元帝下诏将这支人马就地安置,并设骊靬县治。后来,我们的史学家以大量的史实证明,这就是那支失踪了的古罗马第一军团的后裔。

  这个遥远的故事久久地萦绕在我的脑际。一支军队能冲破敌军的重重包围圈,本就不易,竟然还从里海边辗转落脚在祁连山下,过上完全不同的生活,更是传奇。今天,当我终于到了这支军队后裔生活的者来寨,亲眼看到一片广袤的土地,背依莽莽苍苍的祁连山,不禁感慨万千。

  者来寨是一个不足百户的小村子,房屋散布在广袤的田野之中,一条小河绕村而过。如果不是事先了解这段历史,人们绝不会想到在这里曾经发生过一个传奇故事。我们在一个张姓老乡的带领下,来到了一节断壁残垣前。这是一个废弃了的城垣,只有齐胸高。村外有一个白色的四角亭子,在西沉的落日中熠熠生辉。走近了看,亭子的北方上书“骊靬亭”3个大字。

  唐代著名大学者颜师古对“骊靬”有过这样一个注解:“骊靬,即大秦国也,张掖骊靬县盖取此国名耳。”汉代时称呼古罗马为“大秦国”。据悉,在汉代,以外国国名命名的中国城市名只有3个,一个是温莎,一个是库车,再一个就是骊靬了。骊靬县城就设在者来寨村这个地方。应该说,罗马第一军团是幸运的,他们摆脱了死亡的不幸,找到了一个赖以生存的港湾,在祁连山下繁衍生息。古罗马人来了,他们将亚得利亚海的文明,与东方古老的文明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兼具东西方神韵的文明,并在偏僻的河西走廊上传播开去。

  正沉浸在怀古的思绪中,张姓村民邀我们到家中小坐。正是八月十五后不久,老张端上自家做的“爪爪子”馍和“宝盖馍”,让我们品尝。我打量着眼前这个淳朴的农家人,打量着这个殷实的农家,不由得祈盼者来寨的人民用他们的聪明和智慧再造一个新的传奇故事!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