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7月07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让公立医院真正“姓公”才能实现公平可及、群众受益

  • 发布时间:2015-04-06 11:33: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央广网北京4月6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引发热切关注。原因是,在我国公立医院是医疗服务体系的主体,担负着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重任,也是医改的重点和难点。

  近年来,各地探索公立医院改革,在提高医保水平、降低药品价格、缓解看病难等诸多方面进行尝试,让百姓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然而,仍有一些公立医院错位逐利,人民群众对此反映强烈。公立医院大搞创收,致使"潜规则"在部分医院大行其道。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就曾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痛批当前一些公立医院医生不讲医德、违规创收的行为。一些公立医院大肆逐利,不仅加重了群众看病负担,还容易滋生腐败现象。公立医院不姓"公"一直为人们诟病,以药养医、大处方、天价耗材、重复检查等诸多乱象,都让公立医院打上了逐利的烙印。之所以如此,一方面由于医院或多或少的逐利行为,但更大程度源于政府对公立医院公益属性的定位不清,对医院投入不足。只有让公立医院真正“姓公”才能实现“公平可及、群众受益”。

  公共服务学者徐宗威对此发表评论。

  经济之声:有媒体报道,现在大医院院长坐在一起,都问做了多少亿的营业额,而不是治好了多少危重病人。从某种程度上说,公立医院逐利也是逼出来的。医院自负办医成本,便不得不靠检查、卫生耗材等收费项目弥补人力成本和医疗服务收入上的亏损,这种情况我们自身也是有所感受的,比如普通的感冒、发烧,医院能开出将近200块钱的药。要坚持公立医院公益性的基本定位,是不是意味着政府首先要加大投入?

  徐宗威:没错,这次会议确定公立医院的公立性,公立性和逐立性是一个矛盾,医院要想做好公益性的这种公共医疗的服务,那么一定要废气逐利这样一种原则,因为逐利是市场经济的基本特征。

  这次中央新的医改新政讲到医院的公立性,而且讲到政府确实要加大对公共医疗的投入,我觉得这个投入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医院怎么存活下去?医院的医生、护士的收入从哪来呢?这也是需要一个非常稳定、有保证的渠道,我觉得这个渠道主要靠政府公共财政。政府的公共财政确实投入项目很多,教育,科技,住房,卫生等等,但是从人民群众的健康来讲,人的健康,人的生老病死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政府的公共财政一定要拿出相当的比例和规模投入到公立医院,支持公立医院做好相关的公益性的基本的医疗的公共服务。

  经济之声:增加多少才算多?这个数字怎么来算,或者怎么补,财政怎么补医疗才补得合理?

  徐宗威:具体的比例每个地方情况也不太一样,每个医院的情况也不太一样。总的来说就是公共财政每年应该有一个明确的比例,在这个比例之上逐年有所增加,这个就可以了。现在医院的收入主要就是三大块,医疗服务,药品的销售,还有公共财政补贴。

  经济之声:您觉得私立医院对整体的社会医疗体系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徐宗威:私立医院应该是我们社会中医疗服务的一个重要的部分,这次的指导意见里明确的公立医院作为社会基本公共医疗服务的主体,这一点我觉得是非常必要的。因为确认了公立医院的主体地位,就可以让社会公众放心,也可以让社会公众满意,为什么呢?因为公立医院的发展规模、医疗的水平、设备条件等等相对来讲是比较高的,把它们确认为社会的基本公共医疗服务的主体,大家相对来讲就比较放心了。

  私立医院它有它的优势,因为它灵活,它小,可以在很多专业上面做得更深,做得更细,做得更科学,而且它也可以根据社会的需要接受政府的委托,可以按照政府的约定来向社会约定社会所需要的某一个方面的基本医疗的公共服务。

  主持人:都免费了是不是效率就低了,您觉得私立医院的大力发展有可能缓解这样的现象吗?因为毕竟从全国来看我们医疗资源仍然是一个相对不均衡的,不足的,有缺口的一个现状。

  徐宗威:对,我觉得私立医院还是需要发展的,因为我们国家人口确实很多,而且东西南北差异很大,医疗条件、医疗人才的储备确实还是相对缺口很大的。所以这个大力发展私人医院对公立医院肯定是一种重要的补充。

  主持人:目前来看,我们怎么样来强调政府办医的责任?对于政府办医应该怎么来定位?

  徐宗威:政府办医的责任我觉得这次讲的挺明确的,就是说要落实政府办医的责任,而不是说怎么再去明确政府办医的责任,也就是说政府办医的责任早明确了,这就是政府的事,为什么是政府的事?因为它是一种基本医疗的公共服务,作为公共服务当然是政府的事情,这个不需要再去明确了。而怎么样把它很好的落实下去,那么这次指导意见里讲得很清楚,落实政府责任主要是四个方面,第一个就是领导的责任,怎么去加强对公共医疗服务的领导,怎么加强对公立医院的领导,怎么使公立医院树立起公共医疗公益性的思想,怎么样能明确公立医院服务社会公众的服务意识,所以一定要加强领导。

  其他观点:

  新华社评论,医改进入深水区后,需要啃的“硬骨头”越来越多。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面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在100 个地级以上城市进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面对这项十分艰巨的任务,关键是下定决心,在顶层设计层面彻底破解公立医院逐利机制,有效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通过让群众有更多“获得感”,克服阻力,将医改向纵深推进,最终实现“打造健康中国”的庄严承诺。

  还有评论分析,要破除公立医院逐利机制,回归公益性定位,让公立医院真正姓“公”,必须切实改革公立医院“以药养医”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做到“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一方面,在强化法律规制,依法加大医疗领域反腐力度的同时,要痛下决心,以猛药去疴[kē]、刮骨疗毒的勇气,破除根深蒂固的既得利益藩篱,砍断“以药养医”模式下“准入、入院、处方、取药”等各个环节中的灰色利益链条,让医生远离“药架”,推进“医药分家”的医疗体制改革。

  一方面,在强调公益性的同时,要设计出医院和医生正常收入的经济补偿、工资补偿机制,建立起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履行好公立医院投入、运行上的政府领导、保障、管理和监督职责,加大政府公共财政的投入保障力度,从而调动起医院和医生的积极性,而不能躲避、推卸责任,以所谓的“政策”,放任公立医院“自负盈亏、自我发展”,放任医生根据看病数、开药数领取“计件工资”,进而不断陷入逐利的经济怪圈。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