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0月01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货币政策该不该考虑社会价值观

  • 发布时间:2015-03-25 08:07:21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给货币赋予价值,确保货币价值的稳定,其实就是维持了这个社会的价值体系,在鼓励善良、勤奋、聪明和友爱的价值观下,一个国家就获得了正面的进化机制,作为个体的普通人也会因此做出更多符合生物进化原理的选择。

  在纸币时代,一国的央行主导了这个国家在某个阶段应该发展的产业,应该启动的市场,应该惩罚的银行,应该扶持的金融机构,需要控制的资产价格等等。但是,我现在产生了一个疑惑:央行持之以恒恪守货币的价值时该不该考虑社会的价值观?在推出阶段性货币决策时该不该通盘考虑对社会价值观念的影响?

  退休老人购买非法集资者发售的理财产品血本无归;沿海地区参与发放高利贷的私企老板携款逃跑之类的新闻报道让我焦虑不安,而电视剧《蜗居》描写的情节,更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震撼,在高房价年代,女孩为了房子放弃了心爱的男生而选择成了另一个已婚男人的情人。我在生活中常常听说一些真心相爱的人最终因为没有房子而被迫分手了。我现在担心经过高房价选择过的整整一代人,是否真能进化出更强壮更聪明的下一代人。

  我不相信上帝,我相信进化论。让我们来看看进化论是如何解释有关人性的有趣现象吧!科学家研究发现,爱情是一种有生化基础的物质存在。科研分析指出:人在择偶时,喜欢善良和幽默的人,其中善良更重要。研究进一步显示,善良不是性格懦弱的标志,而恰恰是优质基因的标志,因为只有当你强大到能光明磊落地战胜对手的时候,才会表现出善良的品质,否则你会是个充满阴谋诡计的坏家伙,并不招惹女生喜欢。女性在择偶时,体内会自动分泌一种化学物质,促使她爱上善良的人,这样的选择方式恰恰使得优质基因得到了传播。

  其次是幽默感,这个因素的分析包括了两个方面内容,那些给你带来欢乐的幽默感说明了对方包含两方面的遗传优势:一是说明对方具有聪明的基因,否则他会显得笨拙无比;其次是他能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乐趣恰恰说明他的免疫系统与你互补,一个互补型的夫妻会有更高概率生出健康的宝贝,这个孩子将能战胜更多免疫系统的毛病。

  我这个生物学外行看完这段科普后,发现爱情本身不是孤立的某个时间段的化学反应,而是进化和优选的重要机制。如果双方非常爱对方,这对夫妻才有可能长期待在一起,而他们生育出来的孩子将长时间有人照顾,这对下一代成长极为有利。其他相关研究进一步佐证了进化出更好后代是爱情这场神奇游戏的根本机制:异性的体味之所以对特定人产生吸引力的根本原因,在于这类体味是互补型免疫系统的特征;对称性体征更吸引异性是因为对称性体征本身是基因稳定且可靠的标志;真诚相爱的男女在一起做爱时受孕的可能性更高,是因为这时怀孕的孩子更健壮;男性喜欢身材较好的女性,是因为腰臀比例合适的女性不仅显得更美,她们在生育时更顺利。这些科研成果对我来说是压倒性的,醍醐灌顶般地提醒我,世界上的美丽和爱情都是因为我们自身有传播更好基因的天然本能。这个本能是上帝或大自然赋予我们的。

  我一直认为房价体现了未来的通胀预期,而与供求关系无关。2004年,为了抑制房地产投资热情,央行在沉寂多年之后,突然提高了利率。当时我就认为,加息将有力地推高全国的房地产价格。因为加息的决定确认了通胀,通胀并不是货币现象,而是生产力现象,根本原因是生产力水平无法进一步提高,无法用科技进步的办法来消化原材料涨价的风险。加息只是对通胀的受害者做一点补偿而已。此后,房价一路上涨,除去2008年金融危机那段短暂时间,全国通胀在2002年至2012年都保持在高位,全国约有三分之二的月份处于负利率水平;一代生长在通胀的年代的人成长起来了,他们的思想浸泡在买房,持有,然后等房子升值,或贷款买更多房子中。那些没有买房的年轻人,几乎没有机会获得立足之地,甚至在生存竞争中丧失了择偶权。当然,如果那些持有房子的人具有更好的基因,具有更优质的品格的话,他们也能推动人类的进化。

  可惜,这个游戏并不成立。倘若拥有最多房产的人同时拥有更多择偶权,我们将退回到十二世纪,成吉思汗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多的房产,最多的土地,最大的权力和最多的女俘虏,据说当今世界上百分之一的人带有他的基因,这对于他个体来说,是个遗传上的胜利,但对于生物多样性来说,不利于人类总体进步和演化。大城市的孩子们在听说自己将来可继承三或四套房子后,很可能会变得懒散,缺乏进取心,他们的免疫系统会因此而退化,但他们拥有了更多择偶权。大多数人靠勤奋工作很难在通胀年代赶上物价上涨。我本人就连续12年收入增速低于物价上涨水平,但我不抱怨,我乐于看到这个国家的其他人变得更富裕。关键是他们富裕的路径是否有利于国家增强竞争力,民族增强凝聚力,人类增强免疫力。在通胀年代获得择偶竞争优势的富裕路径就是借更多钱,买更多房子,然后“打死也不卖”!这样的路径会滋生高利贷,而不是科技进步,勤俭节约和努力工作,借贷关系本身没有错,但这样的致富路径不仅违背了中国的传统道德观,也违背了生物进化原理,大大削弱了下一代中国人的竞争力。

  所以,我想提一个别人或许还未曾想到的问题:央行不仅有捍卫货币的责任,也有捍卫社会道德的责任。因为,人类进入纸币时代,特定的金融环境就像是热带雨林般的生存环境一样,会培育特定的文化、风气、价值取向并最终影响进化,而纸币时代的金融环境就是央行创造出来的。

  英语中有些词的来源很有意思,维特根斯坦说过,一个词的意义在于它的用法之中。价值和价值观在英语里面同源,这使得我猜测在英语里,价值和价值观的用法有一致性的渊源。当你奉行某个价值观时,你就获得了价值的回报。从这个意义上讲,货币和道德是不可分割的一体。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如出现道德沦丧,往往也伴随着货币制度的严重缺陷,因为在一个有缺陷的货币制度下,人们无法通过勤奋、努力、聪明和友善来获得价值上的肯定。令人惋惜的是,这个房价飞涨的年代,恰恰是中国出现了见到老人摔倒不敢搀扶的时候。大家羡慕金钱,羡慕嫉妒恨那些有钱人。我们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不能把责任统统丢给百姓,有什么样的金融环境,就有什么样的价值观,什么样的生存方式。就像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的鬣蜥最终学会了在咸水中潜泳一样。一句话,在通胀年代里,敢于冒险借钱,懒于做其他任何有建设性的工作,才是生存之道。

  我为此感到担忧。

  或许专家们会进一步质问我,“你一方面说通货膨胀是生产力现象,一方面又指责央行没有控制通胀,这不是你明显自相矛盾的地方么?”是的,我确实认为通胀是生产力低下的表现,而不是货币政策过于宽松的结果,但这不意味着央行在这个问题上就该无所作为。我们的投资决定并没有什么严格的因果关系,我们是被一种环境引导着去做决策的。如果一个市场上获得资金很容易,超高房价也很容易,那么人们就会放弃科研开发,转而去走最容易赚钱的路径,就像维特根斯坦讲的,“似乎有两道平行的墙给我们划出了一条路径,但是我们回头看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如果2005年的汇率改革能提前一些,如果汇率改革的步伐可以迈得更果断一些,那么,我们也许就不会堆积起那么多外汇储备,投放那么多基础货币。

  给货币赋予价值,确保货币价值的稳定,其实就是维持了这个社会的价值体系,在一个鼓励善良,勤奋,聪明和友爱的价值观下,一个国家就获得了正面的进化机制,作为个体的普通人也会因此做出更多符合生物进化原理的选择。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