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李兰娟:卫生防控不可掉以轻心

  • 发布时间:2015-03-13 03:31:53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 本报记者 高 博

  “口足病、H5N1、H1N1、H7N9等等,每一个都可能酿成全国大的公共卫生事件。”说到公共卫生事件风险,李兰娟委员说。她的科研团队曾经在多次传染病危机中发挥关键作用。

  “中国这几十年来,局部和整体的严重公共卫生事件常发生。最严重的是2003年的SARS,一个病导致全国恐慌、GDP损失严重。”李兰娟说,“这是因为我国在SARS以前缺乏对公共卫生的危机感,网点破掉了,体系不完善。设备陈旧,技术跟不上。导致SARS发生后,病原体还认不出来,甚至要美国帮我们。”

  “照理当时应该就地隔离,可隔离意识不强。于是从广州传到北京,再传到全国各地,这是个教训。”李兰娟说,“那次后,我们重视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加强了卫生监督执法和CDC疾病预防,各大医院都建立了新的感染科。因此才阻止了后来很多疾病的扩散。”

  李兰娟拿2013年长三角的H7N9举例,“我们很早就发现是禽传人,因此很快关闭了活禽市场。如果不是及早发现和应对,H7N9的病死率为40%,不亚于SARS”。

  李兰娟说,西非的埃博拉疫情灾难,跟当年SARS一样,都是因为没有防控体系和队伍。“世界卫生组织说,应该把中国经验分享到非洲去,向中国学习。但是我们不能麻痹大意。世界不过是一班飞机的距离。”李兰娟说,“在中国,艾滋病、结核病、肝炎威胁仍大。慢性病不断增加,新的传染病还可能不断发生,随时可能进攻。如果松懈了很可能造成公共卫生事件。还有其他的风险——农田污染和矿区污染导致很多职业病,养殖业的一些违规行为也很危险,如果暴露出来就会成为事件。”

  李兰娟说,国家虽然有文件,县级以上医院都设感染科。但愿意去县里做感染科医生的医科学生很少。“一方面人们惧怕感染科;一方面感染科医生待遇低。”李兰娟说,“疾控体系和食品卫生执法也需要加强。他们的待遇也不高。”

  “这方面的投资是值得的。瘟疫的损失可是几百上千亿的。人类历史上,天花、霍乱、鼠疫都造成了‘万户萧疏鬼唱歌’。”李兰娟认为,尽管公共卫生风险不容易察觉,但危险随时会乘虚而入。

  李兰娟透露说,她的科研团队和军事科学院已经在做埃博拉疫苗的临床实验。“我期望很快可以应用,支援非洲。”李兰娟说,全球目前还没有实用疫苗,都在临床实验阶段。虽然美国研究起步早,但中国进度并不落后。(科技日报北京3月12日电)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